「第一懶人」楊鎖,腳從來不沾地,吃飯全靠喂,23歲懶死家中,網嘆:都是父母害了他

「懶」是一種很正常的生活狀態,幾乎存在于每個人的生活中。比如周末的早上懶得起床,吃完飯后懶得刷碗等等。但大多數人的「懶」都是有一個尺度的,因為人可以懶一時,不能懶一世。

一位來自河南的男子,用他的一生向世人證明了「懶一世」會有怎樣的后果。 他吃飯靠喂,5、6歲時還需要父母喂飯吃;他走路嫌累,直到8歲時才第一次自己獨立行走。

「無微不至」的父母

故事發生在楊家。

楊家的男主人楊繼春身高中等,干活利索;女主人也是個勤快的人,經常把家里打掃得干干凈凈。

夫妻二人主要依靠 務農賣一些雜貨為生,家境不算富裕,但足夠衣食無憂。

1986年,楊家誕生了一個男嬰。夫妻二人欣喜萬分,他們將這個男嬰取名「楊鎖」,希望男孩永遠留在自己的身邊。小楊鎖的到來,讓這個家庭多了一份歡聲笑語。

楊鎖出生那年,楊繼春已經46歲了。 中年得子的他對楊鎖的照顧可以說是無微不至,甚至是溺愛。

為了方便照顧楊鎖,楊家夫妻二人出攤賣雜貨時,都會將他帶在身邊。

小楊鎖長得白白胖胖的,圓圓的臉蛋很是可愛,一雙大眼睛更是炯炯有神。

在雜貨攤買東西的顧客看到這一家三口都會夸上兩句:「老楊啊,你現在可真幸福啊!」

聽到他人的夸獎,楊繼春則笑呵呵地道謝,隨后看著楊母懷中的楊鎖,一臉的幸福。

一年后,到了楊鎖學習走路的年紀了。小楊鎖第一次離開父母的懷抱,單獨站在地面上,他有些不知所措的四處張望,試圖尋找那兩個熟悉的身影。

「砰」的一聲,小楊鎖摔倒了。

這可把不遠處的楊家夫妻二人嚇壞了,他們急忙跑過去抱起楊鎖,楊鎖則在父母的懷抱中嚎啕大哭。

過了好一會兒,楊鎖哭累了,在父母懷抱中睡了起來。

楊家夫妻二人看著眼角仍有淚痕的楊鎖,下了一個特殊的決定:不勉強楊鎖繼續學習走路了。

此后很長一段時間內,楊鎖都沒有繼續學習走路。

平日里,楊家夫妻二人交替著抱楊鎖, 外出騰不開手時,就將楊鎖放到籃筐里面,用扁擔挑著走路。

除了不學走路外,楊家夫妻二人也沒有教楊鎖吃飯,幾乎一直都是親手喂他。

在這種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成長環境下,楊鎖漸漸地長大了,但卻走向了錯誤的方向。

兒時的楊鎖是很聰明的,楊繼春教他的兒歌一學就會,一些小游戲也是很快就能掌握要領。 這些讓楊繼春覺得很驕傲,覺得楊鎖長大了一定很有出息,對楊鎖也更加溺愛了。

在朱堂鄉,有一種名叫「豬油饃」的特色小吃,味道鮮美,頗受當地小朋友們的歡迎。

「豬油饃」雖然美味,但售價也高,大多數農村的小孩,只有在過年的時候,才會吃到這樣的美食。

但楊鎖不同,只要是他想吃的,楊家二老都會想盡辦法給他買來。

一段時間內,楊鎖一天可以吃到兩個「豬油饃」。但再好的東西,吃多了也會膩。

一次,楊母給楊鎖買的「豬油饃」,他只咬了一口就扔掉了,村里的其他小孩看得眼睛發直,想去撿起來吃,又怕被父母責罵。

楊鎖的「任性」,還遠遠不止這些。

因為家里有雜貨買賣,楊繼春時常會應酬客戶,有時他也會帶著楊鎖過去。

一次,楊繼春在陪客戶吃飯,楊鎖突然吵著要吃雞腿。楊繼春當即拋下了客戶,去鄉里給楊鎖買雞腿吃。

于是,在父母一味地溺愛下,讓一顆名為「懶」的種子開始扎根于楊鎖的心中。

錯誤的教育

愛玩是小孩子的天性,楊鎖也不例外。

但幾乎沒走過路的楊鎖,不愿意站著和其他同齡的小朋友一起玩耍,他嫌站著太累了!

楊繼春則想了個辦法,他給楊鎖做了一輛手推車。楊鎖想去哪里時,他便讓楊鎖坐在手推車上,推著他過去, 之后楊鎖就坐著和他人一起玩耍。

楊鎖受到欺負時,楊繼春總是不分青紅皂白地先把對方吼一頓再說。

村里的人對楊繼春的養育方式實在看不下去了,勸誡他說: 「小孩子需要經歷挫折才能成長,一直這樣護著他,不是在幫他,而是在害他。」

「我心疼自己的孩子還有錯了,你家孩子受欺負了你不心疼嗎?」楊繼春反問道。

見到楊繼春如此執拗,村民也不再勸他了。

幾年后,5歲的楊鎖已經到了該上學的年紀了。因為朱堂鄉的面積并不大,從村里的學校到楊家也就步行幾分鐘的路程。

這個時期的農村, 幾乎沒有家長接送小孩上學,除了楊鎖家。

他每天都會推著個腳踏車,送楊鎖上學,雨雪天氣時,便直接背著楊鎖走。

村民好心勸他道:「孩子都這麼大了,讓他自己走路吧,不能這麼慣著。」

楊繼春則說道:「我們家小鎖上課學習已經很累了,我不能再讓他走路累著了。」

「待遇」如此好的楊鎖,學習的成績怎麼樣呢?

答案是很糟糕。

楊鎖在課堂上根本就不聽講,也不聽從老師的安排,老師批評他也不聽,還向自己的父母告狀。

到了第二天,楊父和楊母就會來到學校,跟老師交涉。他們跟老師說楊鎖還是個孩子,不要批評他等等。

而有了靠山的楊鎖更加肆無忌憚了,久而久之老師也就不管他了,任由他胡鬧。

幾年的小學生涯,楊鎖幾乎什麼也沒學會,升國中的考試他考得一塌糊涂。

楊父為了能讓楊鎖繼續學習,花錢找關系,好不容易才把楊鎖安排進了國中。

國中的管理比小學要嚴格得多,在這里沒人會慣著楊鎖,也沒有人能夠時時刻刻為他出頭了。

自在慣了的楊鎖在國中讀了一年后,再也待不下去了,無論楊母楊父怎樣說,他都不肯去了。

看到這種情況,楊父楊母也不再勉強楊鎖了,為他辦理了退學手續。

楊鎖為重獲「自由」而高興,絲毫不關心,為了能讓他上國中,家里花費了多少錢。

12歲的楊鎖提前過起了退休生活,每天的生活內容只有吃喝玩樂。

看著為家庭奔波的父母,沒有一點想要幫忙的想法。

直到1年后,一場大病讓楊父臥床不起時,楊鎖才開始有了一絲的改變,但遺憾的是這絲改變持續的時間很短。

根深蒂固的懶惰

1999年,勞累多年的楊父患上了嚴重的肝病,無法再從事任何的體力勞動。

但這一年, 13歲的楊鎖干了一件讓朱堂鄉村民頗為詫異的事情。

他獨自一人帶著錢,前往數百公里外的潢川縣進貨,幾經轉車,最后竟然完好無損地帶回了一大包貨物。

病床上的楊父看到楊鎖竟然有如此本事,一時間開心得不行,想著自己的兒子終于長大了。

而楊母則是心疼地看著楊鎖,隨后抱著他痛哭起來。畢竟這是這麼多年來,楊鎖第一次和她分開。

這趟潢川之旅,讓村民對楊鎖有了很大的改觀,他們都以為楊鎖長大了,懂事了,但現實并非如此。

名為「懶」的種子,早已在楊鎖心中根深蒂固,不會因為一次偶然事件而改變。

從潢川回來后,楊鎖再次進入了「養老」模式,每天依舊吃吃喝喝,不干實事。

1年后,楊父沒能挺過疾病,不幸去世了,家里的重擔一下都落在了楊母身上。

楊鎖的幾個堂哥看到這對兒孤兒寡母實在可憐,便主動幫楊母分擔一些農務。

哪曾想楊母竟然對楊鎖說: 「鎖兒,家里有你幾個哥哥幫襯,你就好好休息吧。」

于是,無所事事的楊鎖每天在村里閑逛,還染上了抽煙喝酒的壞習慣。

而楊母每天除了要在田地里勞作外,還要回家做好飯,端到楊鎖面前,等楊鎖吃完后,她收拾好碗筷,再回到田里繼續勞作。

時間久了, 楊母身體積勞成疾,也扛不住了。

后來到秋收時期,楊母實在是忙不過來了,便喊楊鎖一起去田地里干活,誰知楊鎖不但很果斷地拒絕了,還對著楊母大喊大叫的。

楊母沒想到,自己寵愛多年的孩子,竟然這樣對待自己,一時間難以接受。

2005年,勞累過度的楊母,帶著滿心的擔憂也離開了人世, 只留下了18歲的楊鎖獨自一人。

雖然楊父楊母不在了,但他們給楊鎖留下了 不少家產,田地、菜園、樹木、池塘等等,只要楊鎖稍微經營一番,養活自己絕對不成問題。

楊鎖已經「懶」習慣了,他不會去打理這些物資,也懶得去打理,畢竟他習慣了吃現成的。

名叫「溺愛」的毒藥

最初,在楊母剛過世那會兒,楊鎖家的其他親戚可憐楊鎖, 每逢飯點,就會喊他一起吃飯。

楊鎖的堂哥楊德玉還將他接到自己的家中,然而楊鎖非但沒有感激之情, 反而經常因為飯菜不合口味,對著堂哥堂嫂提供的飯菜挑三揀四。

楊德玉氣得不行,但想到楊鎖現在是孤零零的一人,又不忍將他棄之不理。

他托人給楊鎖找了一份建筑工地的工作,然而楊鎖只去了半天就溜了,楊德玉問他為什麼不干了, 楊鎖說道:「工地的活太累了,我干不了。」

這次氣得楊德玉直接就不再管他了, 楊鎖也很硬氣地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沒有人給他做飯了,楊鎖便直接去買現成的。

但由于只出不進,他花完了家里的現金,甚至變賣了家中值錢的物件,直到最后再也拿不出一分錢了, 他便以乞討為生。

此后幾年,朱堂鄉便多了這麼一個人,他總是身穿一身邋遢的西服,散著過肩的長發,還夾著一個公文包。

到了飯點,他就拿出一個泛黃的瓷碗,對附近正在吃飯的人說道:「行行好,給點飯吃吧。」

村民們看楊鎖可憐,也都會給他一些飯吃。

但楊鎖討飯也很「懶」,哪家村民給過他一次飯以后,他便賴上這家人,一直在這里討飯,直到惹得人家厭煩了,趕他走了,他則再去尋找下一個好心人家。

楊鎖也很有「原則」, 雖然以乞討為生,但他不偷不搶,有哪戶人家吼他了,罵他了,他會記在心里,此后再也不去這戶人家乞討了。

到后來,楊鎖變得更懶了, 以至于有好心的村民主動到他家喊他吃飯,他都以「不想動、懶得吃」為由拒絕了。

他連廁所都懶得去了,有需求的話,直接在院子里挖個坑,完事后用土掩蓋起來,整個院子被他折騰的臭氣熏天的。

冬天的時候,天氣寒冷,楊鎖家也沒有什麼棉被(被他賣了不少), 他懶得出門撿柴火取暖,便將家里的桌子、凳子、甚至門窗拆下來燒火取暖,整個家被他折騰的不像樣子了。

終于,在楊母去世后的第5年,楊鎖的「懶」最終釀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楊鎖出事兒了。

那是2009年的冬天,朱堂鄉連續下了好幾天的大雪,楊德玉想著楊鎖可能這幾天都沒好好吃過飯,便帶著食物和被子去看他。

然而當楊德玉到楊鎖家找到楊鎖時, 他已經被凍僵了,失去了呼吸,他的身前還有一堆木材燃燒后留下的灰燼。

朱堂鄉的村民聽說后,都說楊鎖是餓死的,因為他實在是太懶了。

后來, 「楊鎖餓死」在朱堂鄉傳開,媒體們聽說后,紛紛前來采訪,還有人把楊鎖的事情編成了劇本,拍成了電影。

恐怕楊鎖自己也沒有想到,他死后竟然成了朱堂鄉的「名人」。

隨著楊鎖的離去,他的家慢慢荒廢了,成為一片雜草叢生之地,雜草中依稀可見的斷壁殘垣似乎在向路過這里的人講述一個故事,一個男子因為「懶」而失去生命的故事,一個被溺愛毀掉的孩子的故事。

「溺愛」最后受傷的是孩子自己。培養孩子需要耐心的引導和教育,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才能夠讓他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