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全母親憑空消失,28年后卻出現在家鄉,面對子女,老人含淚說出離家不歸的緣由

「這麼多年沒見,頭髮都花白了!」

「天上沒掉下餡餅,卻掉下來個媽媽!」

「老媽終于回家了!」

離奇失蹤了28年的母親,再度「神奇」地出現在了家鄉的村子里,這位老母親的孩子和親人,見到幾十年沒見的母親,心中五味雜陳,熱淚盈眶;村里的鄰居也都趕了過來,大家對這個消失了多年的農村婦女感到了十分的好奇。

那麼,為何一個普通的、老實巴交的農村婦女,會在無故消失了28年后又再次現身?在這28年之間,她到底經歷了哪些不為人知的故事呢?

安養院里「奇怪」的老太

若想了解這起事件的來龍去脈,我們就需要一起將視線轉向這間安養院,這里生活著故事的主人翁——一位在這里生活了15年的、已經76歲高齡的鐘老太。

鐘老太和安養院里的其他老人在外表上看沒有什麼不同,但安養院里的工作人員卻表示:「鐘老太喜歡吃酸辣的食物,口音和我們本地的老人也不同,聽上去像是南方那邊的。」

的確,這位姓鐘的老太和安養院里其他老人確實存在巨大差異。在這里生活了十幾年的她,最近幾年來不知道怎麼了,總是喜歡坐在院子里的長廊里,眼睛呆呆地望著遠方,嘴里也時常念叨著:「我要回家!」

安養院里的工作人員對這個特殊的老太太格外關注,但每當工作人員詢問她的家在哪里時,鐘老太總是支支吾吾、三緘其口,她并不愿過多地透露關于家中的相關信息。

起初,鐘老太還有老伴龔大爺與之作伴,兩位老人在安養院生活得也算愜意,但天有不測風云,住進安養院沒幾年的時間,龔大爺就因為突發的心臟疾病而撒手人寰,之后的鐘老太就只能獨自生活在安養院里,這也讓她感到了無盡的寂寞。

在老伴龔大爺駕鶴西去之后,形單影只的鐘老太引起了安養院院長丁現省的注意。

在接觸了一段時間之后,鐘老太終于開口和丁院長溝通了起來。鐘老太告訴院長說,自己的家鄉在南方,在那里還有自己的親人,自己十分想念家鄉的一切。

這樣的消息讓院長大吃一驚,眼前的這位老人居然還有親人。為了弄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院長又詢問了鐘老太一些其他關鍵的信息,比如是否還記得家鄉的具體住址、親人家庭的實際情況等等。

最終,丁院長終于了解到了令人吃驚的信息:原來這位老人,其實是在上世紀90年代時被人拐到這邊的,在這里生活了多年后,鐘老太和老伴龔大爺因為身體原因住進了安養院中,丁院長也給他們申請了養老補助。

就這樣,鐘老太和老伴龔大爺就在安養院里生活了很多年,但龔大爺離世后,鐘老太卻越發思念起自己的家鄉來。丁院長是一個善良的人,為了幫助鐘老太能夠實現回到日思夜想的家鄉的愿望,丁院長向當地相關部門尋求了幫助。

老太的曲折往事

工作人員在與鐘老太的反復的溝通之下,掌握了更多的有價值的信息:鐘老太在家鄉還有一個家庭,丈夫的名字叫蔡子田,鐘老太和蔡子田生育有兩兒兩女。

鐘老太能很清楚的說出自己子女的名字,也對家鄉的記憶十分清晰,工作人員調查后認為:既然鐘老太提供了如此準確且有用的信息,那麼為其尋找家人就不太困難。

這時,新的問題卻又出現了:對于自己因為什麼原因而被拐到這邊,鐘老太卻不愿意再多做表達,這位老人似乎有著難言之隱。

尋親組織的工作人員十分給力,根據鐘老太提供的信息,他們很快在田間地頭,找到了正在處理農活的蔡天清,這個人就是鐘老太的兒子。

蔡天清說出了這樣一番話:「我母親早就不在了,死了差不多28年了。」蔡天清說出的話,讓工作人員大為震驚:精神矍鑠的鐘老太,怎麼在蔡天清口中卻去世了呢?

原來,蔡天清的母親在1991年時就突然消失了,在當時,蔡家人也發動親戚朋友們進行了尋找,但都一無所獲,過了這麼多年,大家都覺得人肯定都不在了。

蔡天清的此番陳述,讓工作人員頓時疑竇叢生:如果蔡天清說的是事實,那麼遠在河南的鐘老太又是誰呢?于是,工作人員將鐘老太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給了蔡天清,蔡天清聽后下意識的說道:「你們在開玩笑吧。」

不僅是蔡天清不敢相信,蔡天清的兄弟姐妹們也都對這樣的消息感到意外。因為他們都清楚地記得,28年前的某一天,爸爸媽媽照常去村上趕集,到了很晚也只有爸爸一人回家,左等右等始終不見媽媽的蹤影,媽媽就這樣憑空消失了。

鐘老太消失時的年紀是48歲,作為一個智力正常、身體健康的中年人,在大多數人的思維中根本不會無故消失,所以大家都認為她已經死了很久。但28年后,遠方傳來的消息稱自己的母親還活著,這確實讓鐘老太的子女大為震驚。

尋親組織的工作人員還帶來了鐘老太的照片,看著照片上的老人,蔡天清感覺似曾相識,但28年里人的相貌肯定會發生巨大的改變。為了保險起見,工作人員建議大家做親子鑒定,于是在采集了蔡天清的血液標本后,就立馬返回。

工作人員很快來到了安養院,他們用同樣的方法采集了鐘老太的血液標本。經過科學方法檢測后,終于得到了結果:鐘老太確實與蔡天清存在直系親屬關系,蔡天清就是鐘老太的兒子!

這樣爆炸性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鐘老太的老家,蔡天清和兄弟姐妹們很是興奮,大家聚集在一起商量后決定:一定要把自己的母親接回家,讓她能夠在家鄉安度晚年,不再漂泊。

子女來接回自己的母親

鐘老太的兒子和女兒急切的想要看到消失了28年的親生母親。但畢竟幾十年未見,他們的心中也是五味雜陳,不知道母親過的好不好?這些年她又經歷了些什麼?為什麼會突然在村子里消失不見?這些疑問讓蔡天清和蔡金華備受煎熬,只有見到了母親,這些問題才能找到答案。

蔡天清和蔡金華很快就來到了母親所在的安養院。在看到坐在院子里白發蒼蒼的母親時,蔡金華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快步沖上前去一把抱住了朝思暮想的母親,蔡金華嘴里念叨著:「28年了,媽媽你為啥不回家啊!」

再次看到闊別28年的親人,鐘老太也十分的激動,老淚縱橫。在平復了情緒之后,鐘老太說出了這些年自己的遭遇:

心地十分善良的鐘老太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她有禮佛的習慣。28年前的一天,鐘老太和丈夫一起前往鎮子上趕集,途中,鐘老太遇到了兩個熟人,他們邀請鐘老太一起去外地上香,經不住熟人的哄騙,鐘老太答應一同前往。

來到火車站后,一看要坐火車去上香,鐘老太自然不肯,但耐不住兩位熟人的生拉硬拽,鐘老太還是踏上了火車。就是這樣,鐘老太最終被拉到了偏僻的農村。

嫁給了自己并不認識的一個男人,雖然這個男人家庭環境不好,而且還帶著兩個孩子,但卻對鐘老太十分好,每次出問題時也總是偏袒鐘老太,這讓鐘老太心中得到了些許寬慰。

其實,鐘老太的文化程度并不高,當時身上也只有區區幾十元錢,根本不知道往哪里跑,所以就只能在當地生活了下來。

第一任「丈夫」在與鐘老太生活了13年后,就因病去世,無依無靠的鐘老太只能繼續留在當地,隨后又嫁給了第二任「丈夫」龔大爺,兩個人由于身體不好無法自理就住進了安養院,一住就是15年之久,直到龔大爺心臟病離世之后。

這時,有一個新的問題產生了:龔大爺既然已經離世那麼多年了,為何母親還要生活在安養院而不返回家鄉呢?面對兒女的疑問,鐘老太用沉默當作了回答。她只說等回到家見到自己的丈夫后,才會說出其中的原因。

母親提起了父親,這讓蔡天清和蔡金華緊張了起來。兩個人在火車的走道上商量著什麼,似乎有一些不愿意讓母親知道的事情。原來,父親已經在前幾年因病去世了,害怕母親受不了這樣的刺激,所以蔡天清和蔡金華決定暫時對母親保密。

飛快的火車穿越了重重山巒,很快他們就到達了老家。

蔡家人在得知母親終于回來了,他們早早地就聚集在村門口等待著她。不出一會兒,一輛車緩緩地停在了大家的面前,車門打開了,白發蒼蒼的鐘老太終于再次踏上了故土。親人們立馬上前擁抱鐘老太,而她本人也是激動得說不出話來。

終于,在「消失」了28年后,鐘老太再次與親人們、與自己的兒女們相見了。

時隔多年 鐘老太又找回了家的溫暖

熱鬧的相見之后,女兒們為鐘老太洗漱更衣,兒子兒媳則帶著她來到了新的房間,在嶄新的床鋪上坐下之后,鐘老太滿心歡喜,但此時她卻發現了異樣——自己的丈夫哪去了?

在鐘老太的追問下,子女終于說出了實情:父親在不久之前因為重癥去世了。

鐘老太在聽到這個消息后,一時間無法接受,痛哭不已。她嘴里反復的說著:「都怪我!我要是早點回來就好了!」

隨后,鐘老太終于含淚說出了自己不愿意回家的原因:原來鐘老太和丈夫兩個人都性格火爆,根本說不到一起,有時候丈夫還會對自己動手,所以她才想到不回家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所以這麼多年來一直留在那邊。

如今再回到家鄉看到子女,鐘老太卻感到深深的后悔和自責,鐘老太的子女卻安慰道:「都過去了,一家人能團圓就好!」

無論如何,血緣親情濃于水,即便已經28年沒有相見,但在鐘老太的子女看來,能夠再次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母親,已經很難得了,畢竟大家都紛紛認為母親已經早就不在人間了。

有人說,鐘老太是「瀟灑」了幾十年,老了沒人管了才想起自己的子女,她就不算是一個稱職的母親;還有人說,鐘老太被騙走這麼多年,這并不是她自己能決定的,我們應該對她多些理解和包容,哪有母親不愛自己的孩子呢?

時光如白駒過隙般匆匆走過,28年的時光一去不復返。家庭無論在什麼時候都是幸福的港灣,即便在生活中會有摩擦,但在我們需要的時候,家人都會給我們一個溫暖的擁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