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與屠夫的結合」終成悲劇「27年家庭破碎」原因讓人心寒「餓狼竟在身邊」孝子尋親結局圓滿,網送祝福:早日康復

她擅長詩文,喜歡寫作,在那個高中生十分罕見的年代,周蘭嬌是村里人人稱道的才女。

她和村口靠屠豬謀生的蔣興峰一見如故,一個書卷氣息濃厚,一個卻也道的盡江湖情誼。

他們兩個人的結合成為村里的一段佳話,婚后兩人育有一兒一女。可是有一天這個女人突然瘋了,是什麼讓她27年神志不清?又是什麼讓這段愛情神話以悲劇收場?

一場意外,讓原本幸福的家庭瞬間破裂

20世紀80年代,周蘭嬌是東安縣的一個村落上唯一的高中生。她自小喜歡詩文創作,再加上長相清爽大方,是村里很多男孩子的夢中伴侶。

后來村口屠豬的蔣興峰愛上了這個女孩,幾番追求之下,他靠著自己的踏實本分收服了女孩的芳心,婚后生有一男一女。

一家四口擠在一間十平米的平房里,日子過得拮據卻也幸福。可是周蘭嬌怎麼也不會想到,一個夜晚會摧毀掉自己的整個人生。

27年前,那天正值農忙季節,蔣興峰帶著小女兒到地里干農活,那時候大兒子蔣有幸已經有十歲了,打小就十分懂事,在完成自己學校的功課之后,他都會幫著家里做些家務。

那天,他就留在家里準備午飯。下午兩點,蔣興峰忙完手頭的工作就回家了,卻沒有看到兒子的身影,蔣興峰沒有多想,他覺著兒子大概是和同村的孩子出去玩耍了。

可是一直到傍晚9點,蔣興峰依然沒有看到兒子回家,這讓他有些慌了神。他跑到附近的鄰居那里去打探和兒子行蹤有關的信息,得到的也都是模糊的回復。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蔣興峰這才反應過來兒子可能遭遇了不測,而自己也錯過了尋找兒子的最佳時期。那一晚周蘭嬌執著地在村里尋找,蔣興峰勸告好久才讓她回家睡覺。

愛子心切的周蘭嬌哪里睡得著,她一邊責怪自己和丈夫的遲鈍,一邊痛哭不已。后來,夫妻二人除了操勞農活就是到村上張貼尋人啟示。

他們日夜守著電話,就想著哪天它響了起來,然后傳來兒子的聲音。蔣興峰也是幾乎一夜白頭,正值壯年的他卻顯得格外蒼老。

蔣有幸在家的時候,也沒有留下什麼照片,夫妻二人只記得兒子的額頭中間有一道明顯的痕跡,腿部留有一塊燙傷。

此后的日子變得愈加煎熬,夫妻二人每晚都能在夢中聽到兒子叫爸媽的聲音,只是那小臉越來越模糊,蔣興峰真害怕哪天自己連兒子的樣子都忘了。

無盡的思念折磨著周蘭嬌,她本就是一個內斂多情的女人,平時喜歡教兒子寫詩,給他念一些散文,此刻兒子沒了,她的世界宛若崩塌了。

陷入絕望,依舊不忘尋找

一日清晨,她像是丟了魂似的,從衣柜里翻出了兒子最喜歡的那件白襯衫,走到了河邊,細細地洗著,就像之前兒子在的時候一樣。

嘴里反復念叨著什麼,蔣興峰注意到妻子的異常,把她拉回了家,這才發現妻子已經完全變了一個人,不記得身邊的任何人,說話語無倫次,眼里滿是紅血絲。

后來的周蘭嬌每日獨來獨往,瘋瘋傻傻,只是每天早上都帶著這件白襯衫去河邊洗,這一洗就是27年。

妻子精神出了問題,兒子下落不明,蔣興峰陷入了絕望,現在唯一能支撐他的,就是小女兒蔣淑萍。

自從記事起,蔣淑萍就記得自己的媽媽總是自顧自地念叨著一些旁人聽不懂的話,爸爸總是早出晚歸。

她記得家里還有一個哥哥,只是有一天突然就找不到他了,爸爸告訴她哥哥一定會回來的,他要我們等著他。

19歲成年之后,蔣淑萍就擔起了養家的重任,她眼看著蔣興峰由于日夜不停地操勞,身體日漸虛弱,她就獨自外出打工,補貼家用。

蔣淑萍一下子擔起了兒子和女兒的雙重角色,外出打工這些年,雖然辛苦,但也為家里攢下了些錢,她用攢的錢給家里換了一套稍微大一點的房子,這日子也就慢慢過起來了。

蔣淑萍在了解到「寶貝回家」這檔節目可以幫助家庭找到走丟的孩子之后,就鼓勵爸爸參加了節目。

在這個尋親網站上,記者恰好發現一個名叫謝國春的男子也在尋找雙親。

這個謝國春自幼便知道自己此時的父親只是自己的養父。

雖然這二十多年來,養父待自己宛若親生兒子一樣,無微不至,但是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仍然是他魂牽夢縈的念想。如今三十六歲的他有了自己的小家庭,生活也算是幸福。

一家團圓,迎來幸福結局

記者見到謝國春之后,覺著他確實和周蘭嬌有幾分相似,在志愿者的幫助下,對謝國春和蔣興峰進行了DNA比對,結果證實了記者的猜想。

謝國春就是周蘭嬌走失了二十多年的兒子蔣有幸。在外地工作的蔣淑萍得知找到哥哥之后,立馬趕回家,準備和哥哥在高鐵碰面。

見面之后,蔣有幸就跟著妹妹來到了家里,看到了五十六歲的周蘭嬌,周蘭嬌還是抱著那件已經洗的泛黃的白襯衫,念著兒子的名字。

蔣興峰也站在門口,焦急的張望著兒子的歸來。蔣有幸見到媽媽的那一刻,一把抱住了她,說著,「媽,我回來了。」

周蘭嬌還是認不出兒子,只是嘴角掛著笑,蔣有幸記得,媽媽溫柔漂亮,總是教給他一些詩文,如今怎麼變成了這番模樣。

他痛恨自己沒有早點找到他們,更痛恨當年那個把他帶走的男人陳專生。

他清楚地記得那天下午,爸爸的朋友陳專生到家里來,說要他去幫個忙,結果一路被帶到了外地。后來是他的養父告訴他這個人用4萬元的價格把他賣給了自己。

幾年前陳專生因病去世,逝者的罪惡也就無法繼續追究。

得知真相后的蔣興峰也是痛心不已,他怎麼也不愿意相信,曾經那個自己愿意用命結交的兄弟,會為了4萬塊錢而對自己的兒子下手,導致本是圓滿的家庭卻經歷了27年的折磨。

他最心疼的就是小女兒,乖巧懂事的她沒有享受到女孩兒的優待,反而是迅速成長為一個大人,靠著自己辛勤的打拼換回了家里如今安穩的生活。

哥哥走的時候蔣淑萍才五歲,如今看著比自己高出一個頭的哥哥,她感到無比的滿足,和哥哥訴說著家里的事情,就像從前一起玩耍的時候一樣。

蔣有幸表示會好好贍養雙方的父母,兩邊都會兼顧到,他很慚愧自己沒能出現在家里最困難的時候,對于母親的病情也是十分的痛心。

他想多抽些時間來陪伴母親,而周蘭嬌的病,是精神上出了問題,但究其根源,還是心里的癥結無法解開。

蔣有幸相信,只要自己耐心的陪伴和照顧母親,總有一天,母親會想起自己和這個家。傷口的愈合總需要時間的治愈,我們期待這個飽經風霜的家庭可以早日迎來光明的結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