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戲言引哥哥去世」成刀郎終生遺憾,情路坎坷「前妻生女40天便跑路」,苦盡甘來「心坦然愛妻愛女度餘生」網嘲前妻:衝動的懲罰

1991年,刀郎抱著40天大的女兒坐在狹小的出租屋內。

他愣愣地發著呆,因為他的妻子楊娜悄無聲息地離開了,

而懷中的女兒還嗷嗷待哺,他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會被妻子拋棄。

妻子楊娜的離開讓刀郎悲傷不已,而此時楊娜卻絲毫沒有后悔。

刀郎身邊的朋友得知此事后,都覺得楊娜不可理喻,

不管因為什麼原因,都不應該拋下無辜的孩子,

在他們看來,楊娜這樣做,她早晚有一天會后悔的。

如今30余年轉瞬即逝,楊娜后悔當初離開的決定了嗎?

當年她又為何要絕情地拋夫棄女呢?

刀郎本名叫羅林,是家里的第二個孩子,在他上面還有個哥哥。

刀郎的父母都是從事文藝工作的,

母親是舞蹈演員,父親則負責做幕后舞美。

刀郎小的時候,父母在文工團工作十分忙碌,無暇管他,

照顧他的重任便落在了哥哥的肩上。

可可哥也只是個半大的孩子,對于鬧騰的弟弟沒有什麼耐心,

哥倆在家里常常吵架,有時候哥哥還會仗著個子大揍他兩下,

這讓刀郎很不服氣,但他卻無可奈何。

不過后來等他長大一點之后,父母偶爾會帶他去單位,

在那里刀郎忘記了和哥哥的不愉快,倒是陪著父親在演出后臺玩,

還因此喜歡上了音樂,并隨著時間的推移產生了做音樂的想法。

刀郎的表哥在當地一家文化館就職,以創作音樂為生,

他覺得刀郎很有做音樂的天賦,便和刀郎的父母說了此事。

為此父母特意拿出幾百元給他買了架電子琴,讓刀郎專門學習音樂。

而此時他還不知道,未來將會與他有一段婚姻之緣的楊娜,

正在苦練舞蹈,期待某一天能在舞臺上一展舞姿。

隨著刀郎一天天的長大,他越來越有自己的想法,

在家時和哥哥斗嘴的次數也越來越多,還總是想「報復」一下哥哥。

刀郎哥哥20歲的時候交了個女友,他聽說哥哥的女友前任很多,

為了氣一下哥哥,就故意跑到哥哥面前說他女友不檢點,

結果恰巧被父母知道了此事,他們認為哥哥不該找這樣的女孩。

哥哥和父母大吵了一架,然后從家里跑了出去。

哥哥離家還沒滿一個星期就傳來了噩耗,他因為交通事故去世了。

年幼的刀郎一時深受打擊,他很后悔沒能在哥哥生前與他好好相處。

哥哥去世后很長一段時間,刀郎都養成了開著門睡覺的習慣,

因為哥哥離家的時候,媽媽告訴他要給哥哥留著門,別回不了家。

就這樣,刀郎懷著對哥哥的愧疚,度過了一段難熬的歲月。

哥哥因為一場愛情斷送了生命,可刀郎沒有想到,

在未來他也會因為愛情而備受煎熬。

17歲時,刀郎對音樂的向往愈來愈濃,于是他果斷拋下了學業,

他知道父母是不會贊同他的做法的,只好留下一紙家書,離家遠去。

多年后刀郎在接受采訪時表示,當年離家,

實際上是為了去其他的地方學習如何做音樂。

尚未成年的刀郎離家之后,過了一段很苦的日子。

身上沒有多少錢,想要做音樂花費又高,刀郎只能出去打工。

偏偏他高中也沒畢業,因此只能做一些很累的工作,

比如去烈日下搬貨,或者是去人聲嘈雜的飯店端盤子。

為了能多學些音樂,刀郎還跑到了歌舞廳當服務員。

因為這種地方長期有樂隊駐唱,

刀郎還跟著樂隊成員學會了除電子琴外的其他樂器。

刀郎忙著做事業,而楊娜此時卻正在為婚姻苦惱。

此時已經成為了舞蹈演員的楊娜,常常與丈夫吵架,

她不滿足于丈夫的財力,又厭煩與這個男人一同生活,

因此產生了失婚的想法,她想要再去尋覓一段更好的人生。

歌舞廳里的年輕人很多,而刀郎又很有才華,

一來二去他也交到了不少朋友,不久后他和朋友們組建了一支樂隊。

借著酒吧歌舞廳駐唱的舞臺,刀郎和樂隊的朋友們演出了幾場,

但是很快,因為沒有什麼收入,他們就解散了。

就在刀郎因為樂隊的失利而煩悶時,楊娜走進了他的人生,

據說楊娜這個名字最早是出現在一個雜志上,

而楊娜也并不是這個女人的真名,而是化名,

只不過故事傳得久了,大家都認為這就是她的名字。

那時楊娜剛剛結束了一段失敗的婚姻,她為此傷心欲絕,

常常到刀郎工作的那家歌舞廳借酒消愁。

楊娜長得落落大方,身材又高挑,因此吸引了很多追求者。

刀郎常常能看見美麗的楊娜坐在角落,愛美之心也算蠢蠢欲動。

后來一次偶然的機會,刀郎和楊娜聊了幾句,兩人便成了朋友。

之后他們常常在一起聊天,刀郎還會帶著楊娜出去散心。

楊娜其實和刀郎的母親一樣,都是舞蹈演員,

可能是因為這樣的緣分,刀郎和楊娜的共同話題很多,

久而久之兩人對彼此都產生了好感,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

楊娜那時的收入不錯,花錢也大手大腳的,她喜歡刀郎,

也沒太在意這個男人有多少錢,至少刀郎因為愛她,

常常會把為數不多的收入花掉,用來哄她開心。

得知刀郎和楊娜談戀愛之后,刀郎的父母很不贊同。

在他們看來,楊娜已經結過一次婚,

而刀郎還正值青春,娶個二婚女人回家實在不好看。

不過刀郎對楊娜的愛超出了父母的想象,

最重要的是還沒等刀郎的父母逼他分手,楊娜就懷孕了。

孩子都有了,刀郎和楊娜結婚,自然是水到渠成。

可婚姻是現實的,楊娜在結婚后,

看著為了即將到來的孩子,事事節儉的刀郎陷入了沉思。

要知道在結婚之前,楊娜花錢向來很隨意,

她也很喜歡那些紙醉金迷的生活,

但很顯然這些是刀郎目前無法給她的。

而且刀郎還在嘗試做音樂,沒有穩定的收入。

懷孕期間楊娜還是接受了和刀郎在一起生活,

畢竟她挺著個大肚子確實需要人照料。

只不過刀郎的細心與愛護,并沒能溫暖這個女人,

她無時無刻不在向往著富裕自在的生活,

也越來越渴望離開刀郎,去找個更有錢的男人。

1991年,等到孩子出生后,楊娜看著襁褓中的女兒憂慮不已。

但40天后,追求新生活的念頭,戰勝了不舍得女兒的心理,

楊娜拋下了剛滿月不久的女兒,選擇了離家出走。

她沒拿走家里的任何東西,只給刀郎留下了一張紙條:

「對不起,你給不了我想要的生活。我走了,別找我。」

短短幾字,楊娜親手斷送了她和刀郎的全部情誼。

在外忙忙碌碌,趕回家想老婆孩子熱炕頭的刀郎,

怎樣都沒有找到妻子,只看見了那張冷漠的紙條和嗷嗷待哺的女兒。

他以為楊娜可能因為什麼原因生他氣了,所以才會離家出走換換心情。

刀郎以為楊娜生氣了,自己哄一哄她,就能讓她回心轉意。

于是開始四處尋找楊娜的蹤跡,可是電話打不通,朋友也聯系不到。

直到3個月后,刀郎才聯系上楊娜,

此時他已經身心俱疲,可楊娜還是絕情地告訴他,

讓他再等8天,8天后她會給刀郎最后的答案。

刀郎以為楊娜讓他等這8天,就說明還對他有感情,

一切都還有轉機,可8天后楊娜依然沒有給他答復。

刀郎的心冷了,他知道和楊娜的這段婚姻徹底結束了。

之后刀郎接到了楊娜起訴失婚的通知,女兒的撫養權留給了刀郎。

那段日子里刀郎終日郁郁寡歡,

除了面對女兒時他還能露出點笑容外,整個人都頹廢消瘦了不少,

因為楊娜的離開對他打擊太大。

他知道自己目前財力不足,才會讓楊娜無法過上理想的生活,

這讓他十分自責,同時刀郎還沉浸在被妻子背叛的挫敗感中。

可是不管他再怎麼痛苦,生活總還要繼續,

刀郎還要演出,根本無暇照顧孩子,

所以他只能將女兒送到父母家中幫忙照看。

而此時楊娜已經很久沒有與刀郎聯系了,

她正在另一個地方去尋找新的幸福,去尋找一位更有錢的丈夫。

至于女兒,楊娜似乎并不在意,可能于她而言,

被下一任丈夫候選人得知女兒的存在,是對自己不利的事情。

悶悶不樂的刀郎背上吉他去了很多地方,他在酒吧駐唱,

窩在小屋子里寫歌,將人生的失落與不得志通通埋藏在音符里。

在最初的那段時間里,刀郎的作品受失婚影響最深,

尤其那首名為《孩子他媽》的歌,就是刀郎寫給楊娜的。

很多人說《沖動的懲罰》也是刀郎寫給楊娜,不過后來刀郎方面回應,

稱這首歌并不是為楊娜而做,是當事作者杜撰的。

與此同時,深受打擊的刀郎在事業上也沒有什麼起色,

盡管一直在創作歌曲,但在樂壇想有立足之地還是很難。

不過好在刀郎一直沒有氣餒,因為愛情失意,

他只能將所有情緒都寄托在音樂上,似乎這樣就能逃避現實。

在音樂的陪伴下,刀郎走出了陰霾,

他走過很多城市,音樂也漸漸得到了市場的認可。

輾轉一路,他又遇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

與他們一同組建樂隊,他自己則負責寫歌做鍵盤手,

不久后樂隊闖出了名頭,而刀郎的生活也得到了改善。

1993年,在演出的時候,刀郎看到了舞臺邊上坐著一個女人,

她氣質獨特,五官深邃,問了同行的朋友之后,

刀郎才知道那個女人叫朱梅,是這次來給他們當主持人的美女。

借著幾次表演,刀郎和朱梅漸漸熟絡起來。

朱梅對音樂也很感興趣,兩人在一起聊聊音樂,沒想到還聊出了感情。

刀郎和朱梅說起過自己那段失敗的婚姻,

他以為朱梅會因此而嫌棄他,嫌棄他離過婚,嫌棄他帶著個女兒。

不過朱梅卻從未這樣想過,她很敬佩刀郎在音樂上的執著,

也很同情他被前妻拋棄的故事,至于刀郎的女兒,

朱梅并不反感,她甚至還隱隱期待著與這個小女孩見面。

雖然朱梅不介意這些,但刀郎卻有些自卑,

他覺得以他的條件有些配不上朱梅,

就像他的父母當年覺得楊娜配不上他那樣。

就在刀郎和朱梅的感情陷入一種尷尬的境地時,

一場交通事故為他們帶來了轉機。

刀郎常常在閑暇時和朋友們騎摩托兜風,

可不巧的是有一天,他正在高速上騎行卻不慎出了交通事故。

好在刀郎帶著頭盔,身上只是留下了一些擦傷,

不過還是需要住院治療一段時間。

聽說刀郎出事后,朱梅急忙往醫院趕,

刀郎對上她焦急的眼神時,便心動了,他放下了心理的包袱,

想要給這個關心他的女人一個溫暖的家。

遠在他鄉,楊娜結了第三次婚,

這次的丈夫,楊娜自認要比當年的刀郎好得多。

但隨著時間慢慢推移,楊娜再一次被柴米油鹽打敗了,

她逐漸不滿足現在的生活,她想要過得更好。

但無奈于沒有更好的出路,她只能隱忍于這段婚姻之中。

至于刀郎和女兒,楊娜早就忘得一干二凈。

等到刀郎康復出院,他便和朱梅正式戀愛了。

那時刀郎想要去尋求更大的發展機會,但朱梅卻不想跟他一起走。

原來朱梅的母親突然患病,老人年齡大了行動不方便,

所以朱梅想要回老家和母親住在一起,照顧母親。

可是她又不愿意阻止刀郎追求夢想,也不愿意與戀人兩地分隔。

刀郎聽后決定,跟隨朱梅前往她的家鄉。

于是1995年,刀郎陪著朱梅在她的家鄉定居。

從未體會過的風土人情讓刀郎十分驚喜,

在新的環境里,他的創作靈感無限迸發。

兩年后,刀郎和朱梅的生活穩定了下來,兩人也領證結婚了。

他終于徹底走出了楊娜給他的陰霾,決定在新的婚姻里重生。

結婚的時候,刀郎還沒出名,只是個默默無聞的歌手,

但朱梅總是告訴他不要心急,堅持下去總會有被看到的那天。

婚后不久,朱梅懷著忐忑的心情向刀郎申請,

讓刀郎和前妻的女兒跟他們一起生活,并保證會對繼女視如己出。

刀郎本以為朱梅會很難接受孩子,聽到她這樣說反而很感激。

女兒接到身邊之后,朱梅用盡心思照顧她,

隨著時間的推移,小姑娘也認可了朱梅,兩人相處宛如親母子,

朱梅用她的行動,彌補了小女孩缺失的那份母愛,

畢竟想要富貴生活的楊娜從來都不去看女兒。

不久后朱梅懷孕了,她也生下了一個女兒,

不過她并沒有因此而不愛繼女,而是對兩個女兒一視同仁。

此時刀郎的事業漸入佳境,開始錄制一些磁帶光盤,

雖然銷量平平,甚至為了制作專輯還賠過錢。

刀郎覺得十分虧欠朱梅,同時他看著兩個年幼的孩子,

清楚地知道自己必須要努力,他要給他愛的人最好的生活。

刀郎工作愈發努力起來,如果當年楊娜愿意與他同甘共苦,

或許此時他們也不會分隔兩地,擁有不同的婚姻。

不過刀郎并不遺憾,因為朱梅對他太好太真誠,

至于楊娜,她還在為婚姻煩惱,終日做著不切實際的發財夢。

刀郎的堅持和努力得到了回報,

2002年他觸景生情,寫下了《2002年的第一場雪》,

為了讓這個作品更完美,刀郎前前后后改了整整兩年。

功夫不負有心人,2004年當這首歌跟隨專輯發布的時候,

刀郎終于爆紅了,這張專輯的銷量大概有千萬張。

刀郎因此接到了很多商演,演唱會也開始籌備,

曾經拮據的生活一去不返,他買了車又買了大別墅。

為了協助刀郎工作,也為了照顧兩個孩子,

朱梅選擇了辭職,留在家里相夫教子。

之后,刀郎趁熱打鐵,又推出了《西海情歌》等一系列歌曲,

人氣越來越旺,錢也越賺越多,此時一位許久不見的人找到了他。

就在刀郎拼命趕通告的某一天,坐在電視機前百無聊賴的楊娜,

突然發現電視里唱歌的那個人,不正是自己當年無比嫌棄的前夫嗎?

如今他居然如此有出息,而且還做了歌星,一定能賺很多錢。

如果刀郎能念及舊情與她重歸于好的話,那她豈不是可以直接做闊太?

楊娜思來想去,決定和現任老公失婚,

她也不知道刀郎此時有沒有妻室,就算有,她也有把握能讓刀郎回心轉意。

畢竟當年她離開的時候,刀郎是那麼悲痛欲絕地挽回。

不過楊娜還是留了心眼,她怕直接找到刀郎求復合太唐突,

于是她想起了那個許多年都沒有管過問過的女兒。

據說幾經周折,楊娜得到了刀郎的聯系方式,

她打電話問刀郎自己可不可以去他家,去看看他們的女兒。

可楊娜沒有想想,這麼多年來她一直都不關心女兒,

此時的關心該有多麼唐突可笑,果不其然刀郎直接拒絕了她。

因為刀郎知道,他能有如今的成績,除了自己付出了努力之外,

最應該感謝的就是妻子朱梅,所以會給朱梅添堵的人,他不會見。

刀郎繼續和朱梅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只不過樹大招風,

刀郎的迅速走紅,讓一些樂壇人士十分不平,

他們以前從未接觸過刀郎的那種音樂風格,因此對他極為排斥。

2010年,刀郎憑借超高的專輯銷量,

入選了音樂風云榜影響力歌手名單,

但作為評委的那英卻大肆批判起刀郎的歌曲,

作為那英的好友,汪峰也站出來稱刀郎的歌會影響大眾的音樂審美。

外界紛紛擾擾,這次刀郎并沒有過多理會,

他堅持在做自己的音樂,畢竟這是他多年的夢想。

一年后,刀郎在個人演唱會上唱了三十多首歌,與無數歌迷共度3個小時。

可就在這之后,刀郎卻慢慢淡出了大眾視野,不發歌也不參加活動。

直到2016年,他表示將不再參加商演,如果復出會告知歌迷。

從那以后,刀郎把多數精力放在了創作歌曲和培養后輩上面。

沒有了演出,刀郎的收入自然會減少,但朱梅并不在意,

因為她支持丈夫的所有決定,她愛的是刀郎這個人,而不是他的錢。

刀郎從宣布不參加演出后,確實沒有再開過演唱會,

就連綜藝節目他都不上,反而在家里陪著妻子女兒過得自在。

至于楊娜,刀郎早就將她拋在了腦后,當年自愿離開的人是她,

時至今日,她再想挽回也于事無補,往事隨風,各自安好吧!

反觀,刀郎這些年一直都很感謝朱梅,他曾在采訪時表示:

「1993年和阿梅相識以來,她一直在用她的愛和理解默默支持著我,

我們曾經有過很艱難的日子,是別人無法想象的。」

刀郎的事業之路是坎坷的,但這并不僅僅是他自己造成的,

畢竟兩段婚姻對他的影響十分巨大。

楊娜的出現讓他對自己的事業信心滿滿,

可隨著楊娜的出走,他也對自身產生了懷疑,事業也一度低迷。

之后朱梅成為了刀郎的救贖,帶他走向了輝煌。

朱梅的溫柔真誠成就了刀郎的事業和人生,

與她相比楊娜是狹隘自私的,她只貪圖錢財,

所以把剛滿月的孩子拋下,離開了無比愛她的刀郎,

而刀郎走紅富裕之后,愛慕虛榮的楊娜又想回來過好日子。

不過好在刀郎并不糊涂,他清楚知道楊娜的目的,

他也明白多年來朱梅的辛苦,所以才會毅然決然地與楊娜劃清界限。

或許如今楊娜已經追悔莫及,只是她后悔的是沒能與刀郎共富裕,

現在看來,刀郎那首歌也算是送給楊娜的,

畢竟當年草率失婚,之后求復合未果就是對她《沖動的懲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