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歲少年「身高1米9餓到只有120斤」埋頭苦幹「每天12小時」只為救妹妹「可怕的不是病魔是放棄」好心人曬照震驚全網:好哥哥辛苦了

對于一般的16歲男孩來說,這個年紀的他們正是上學的好時候,在陽光下的球場踢踢球,和一二好友吹吹牛,甚至有的男孩在這個年紀遇到了心儀的姑娘,將那份懵懂的感情宣之于口。

但是對于16歲的柳常樂而言,16歲是一個很苦、很難、很累的年紀。

這個年紀的他需要每天忙著裝卸貨物,只為了給身患重癥的妹妹買藥。

而這個藥是可以救命的,沒有這個藥,妹妹隨時都可能離開人世。

一場突然而來的意外,改變了這個平靜的家庭

雖然柳常樂叫常樂,但是這個男孩卻從來沒有像名字一樣快樂。

在2017年的時候,柳常樂的妹妹確診不治之癥,她的身體沒有辦法正常造血,從確診到骨髓移植再到后期的抗排異,一年多的時間父母都在為妹妹的病情忙碌,無暇抽身回老家。

而這個時候的柳常樂一個人在老家無人照看,他只能自己照顧自己,自己做家務,自己吃飯,自己生活。

和他後面的生活相比,這種生活反而算是幸福的了。

他只能努力著自立自強,從什麼也不會做,到什麼都摸索著會干。從熱熱鬧鬧的家庭,變成空落落的一個人居家。

事實上,父母并沒有把妹妹的情況告訴柳常樂,是常樂自己從姑父的手機上看到了妹妹的情況,從那時起,他便開始給妹妹攢錢。

為了將錢攢下來,常樂將近半個學期,都吃饅頭度過,一個一米九的小伙迅速消瘦到一百二十多斤。

在這樣勤儉的過完一個學期后,他攢下了幾百塊錢,然后把這些錢全部給了妹妹。

但是對于天價醫療費而言,這連零頭都算不上。為了賺更多的錢,年幼的柳常樂在暑假的時候選擇去打工。

可是他才16歲,哪有人會僱用他呢?

最後他只能干最苦最累的物流裝卸。

這種純體力勞動不需要柳常樂有什麼學歷,他只需要埋頭苦干就行。從下午四點開始,一直到凌晨三點,12個小時的高體力工作讓柳常樂喘不過氣來。

太苦了,太累了。

可是想到妹妹可愛的面龐,柳常樂只能咬牙堅持。

妹妹你要挺住,哥哥會救你的。

剛來到打工地的常樂,一米九的身高,卻僅僅只有一百二十斤的體重,當地的工友都覺得這個年輕的小伙子無法承受這般痛苦。

最可怕的不是病魔,而是放棄

結果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常樂卻成了這里的老手,用瘦弱的身軀一次又一次扛起重擔。

每當深夜,街道有風吹過,涌上無限的寂寥,空蕩蕩的心,獨自一個人他,總是百感交集,大概命運總是不憐惜可憐人。

每一分,每一秒,身上的千斤擔,都在真實地告訴他,不能放棄。因此盡管這個工作,哪怕是對一個成年人而言,都覺得太苦了,但他始終沒有放棄。

一想到曾經會甜甜地喊著哥哥的妹妹,如今卻只能伴隨著冰冷的儀器躺在病床上,心中便涌現出一股勁兒,他的妹妹還在等他,這個信念給他無窮無盡的勇氣。

到發薪水的日子了,埋頭苦幹一個月的柳常樂賺了3000塊錢,但是這些錢柳常樂分文沒動,全部給了妹妹。

在休息的時候,柳常樂會用手機和妹妹說說話,也會給妹妹聽歌,他聽著妹妹說著她的近況,卻不肯將自己在這邊受到的苦講給任何人聽。

一天的工作足以讓他倒頭就睡,但是妹妹的聲音總是能讓他神清氣爽。

妹妹一定會好起來的,他如此堅信著。

2018年,媒體對這件事情進行了報道,頓時得到社會各界的關注,大家被柳常樂的這種精神感動,通過多方渠道給予他的妹妹幫助。

9月末,常氏文研會帶著常氏宗親捐贈的12萬元來到柳常樂的父親面前。

這是他們自發的,他們都被這個16歲男孩的行為感動了。

在他們的宣傳下,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柳常樂家庭的不幸遭遇,並且自發地來為他們盡綿薄之力。

有的網友選擇捐錢,有的網友親自來看望妹妹,無論是什麼,他們都讓柳常樂的家庭感受到了社會的溫暖。

雖然困苦,但愛一直都在

當柳常樂的父親看到兒子的時候,他震驚地說不出話。

他沒有想到,記憶中那個健壯的兒子居然瘦成了這般模樣。

但是柳常樂並沒有抱怨,他終于見到了妹妹,他經常讓妹妹依偎在自己的懷裡,然後給她講故事。

劉常樂的妹妹服用的藥每瓶上萬元,如果病情恢復順利的話,將會穩定一天兩片,每瓶有60片。

這個靶向藥需要先吃兩年,兩年后根據病情判斷再選擇是否服用。專家表示後續也許還需要幾十萬元的醫療費。

但是柳常樂家並沒有被這個價格打垮,因為他們知道,人定勝天。

柳常樂的父母更是堅信女兒會好起來,畢竟他們的兒子都已經如此努力了,他們還有什麼理由輕易放棄呢?

面對困難,這個家庭沒有退縮,而社會各界人士也紛紛伸出了自己的援助之手。

柳常樂還經常鼓勵妹妹,讓妹妹一定要堅持下去,俗話說「風雨過後見彩虹」,在大家的幫助下,相信小妹妹會順利渡過難關,而柳常樂也一定會見到自己的雨後彩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