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歲老人被大兒子趕出家門,只因父親健康自己得病,理由超扯:我生病都是因為他

父母含辛茹苦把子女拉扯大,子女贍養老人本該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情,

88歲的張景芳老人一共有4個子女,卻只能借住在弟弟家,

沒有一個子女愿意贍養他,甚至6年前還被大兒子趕出了家門。

張景芳老人的生活狀況如何,子女們又為何不愿意贍養父親呢?

記者來到了老人的弟弟家,看到了老人居住了3年的地方,

由于弟弟家沒什麼多余的房間,老人的臥室是用雜物房改造成的,

幾摞穿了很多年的破舊衣服和被褥放在陳舊的柜子里,

屋內陰暗潮濕,連電都沒有,只能點蠟燭,

陪伴老人的只有破舊的屋頂和堅硬的木板床。

每天只吃自己隨便做的一道菜配上一大碗米飯,

到了夏天,屋內又悶又熱,還有蚊蟲叮咬,

老人睡覺都睡不安穩,半夜還要醒來好幾次。

老人的弟弟張志忠也對哥哥的處境感到心酸,

自己是一個人住,也已經70歲了,只能勉強照顧自己,實在無暇照看哥哥,

哥哥過得的確不太好,吃的油都是女婿送過來的。

以前家境貧寒,在那個吃不飽穿不暖的日子里,

張景芳和妻子總是把珍貴的米飯省下來給4個子女吃,自己則用紅薯填飽肚子,

沒想到熬過了最苦的那些日子,如今到老只能借住在弟弟家里。

提起自己的子女,張景芳老人就情緒激動起來,

他原本一直跟著大兒子一起住,幫他種地又幫他砌房,日子過得很平穩,

可6年前,大兒子生了病之后,居然直接翻臉要把他趕出家門,

他的所有東西大兒子都沒有留,連飯都不給他吃,

無奈之下,老人只能從大兒子家搬了出來。

本想著自己還有其他3個子女,

但他們大部分時間都在外面打拼,只有過年的時候才會回來,

對待他的態度也很冷淡,根本就沒人提出要把他接過去贍養,

沒辦法,張景芳只能來投奔弟弟,住在弟弟家原先的雜物房里。

張景芳有4個子女,4個孫子,還有3個重孫,

他是個老實本分的農民,本想著到老能夠頤養天年,沒想到落得這樣一個下場。

那麼,大兒子把他趕出家門的原因是什麼呢?

張景芳至今還記得當初大兒子把自己趕出家門時說的話:

「他說他生病都怪我,我克他,是我害他得的病。」

不僅是張景芳,就連鄰居們也覺得這種說法很沒有道理,

這可是親生父親,父親都巴不得兒子好,怎麼可能會克兒子呢?

然而不管別人怎麼說,大兒子都一概不聽,堅持著自己的想法,把父親趕出家門。

事實真是如此嗎?記者跟著張景芳老人前往大兒子家,

令記者沒想到的是,

大兒子家和老人居住的地方相距不到300米,但他們已經有將近3年的時間沒有見過面。

大兒子名叫張強,見到父親過來,他的態度異常的差,

他擺手說著: 「你要找就去找政府,別問我,我不管,要罵就罵我吧!」

說完,張強轉身向院內走去,沒看父親一眼。

一段時間后,張強的情緒稍微冷靜了一些,他說,自己并不是沒有贍養過老人:

「他之前在我家住了25年,母親在我家一直住到去世的那一天,

這麼長的時間都是我在照顧,付出了特別多。」

2012年,張強不幸患上了泌尿系病癥,

每兩個星期他就要做5次透析,胳膊上都是針孔,

同時還患有高血壓和胃病等不少疾病的他,每天都要吃七八種藥,

他有病在身,實在無法照顧父親,才讓父親從自己家里搬出去的。

隨后,張強承認,他的確認為父親是自己得病的「罪魁禍首」:

「他都快90歲了,我才50歲,

得了病之后,我的身體大不如前,可他的身體還好得不得了。」

張強說,自己沒辦法解釋其中的原因,但父親就是與自己相克,

說不定等到他離世了,父親還好好的。

話音剛落,張強回屋拿來了一本老黃歷,這是他平時最愛看的書,

只要有時間他就拿出來看一看,他很相信這些,也很有研究,

在他看來,父親身體硬朗,自己卻重病纏身,一定是因為父親一直在家里住著,

所以,自己說什麼也不會再給他提供住處:

張強認為,自己已經照顧了父親25年,也該輪到其他子女來照顧了,

那麼,其他子女們又是怎麼想的呢?

正巧,張景芳老人的兩個女兒和女婿們一起來看望老父親,

為了迎接女兒女婿們,老人還特意穿上了一件干凈整潔的外套,讓自己看起來體面些。

女兒們為老人帶來了保健品和豬肉,叮囑他保健品的用量和豬肉的存放,

老人認真地聽著,雖然沒有表露出來,但誰都能感覺到他內心的喜悅。

其實,女兒們雖然沒有和老人住在一起,

但經常會來看望父親,能幫忙的都會盡量幫。

他們也不是不想把父親接過去住,但村里有個習俗,

只要家里有兒子,那麼贍養老人就是兒子的責任,畢竟家產都給了兒子,

兩個兒子都不管了之后,女兒們也把老人接走住過幾天,

但老人住了10天就要搬回來,他們也沒辦法。

實際上,因為贍養老人的事,4個子女之間早就進行過調解,

知道大哥生病之后,他們就商量好說要讓父親去二哥家里住,贍養費4個子女一起承擔,

可沒過幾天,二哥家就反悔了,父親只好又回來自己生活。

那麼,老人的另一個兒子對此又是怎麼認為的呢?

記者驅車來到老人的小兒子家,兒子張貴并沒有在,只有二兒媳王菊香在家,

然而,二兒媳的說法與老人女婿的說法截然不同:

「當初說的是一個月輪一次,在大哥那邊住一個月,在我們這邊住一個月。

本來他是住在我們家的,但吵了一架之后,他就自己抱著被子出去了。」

老人的小女兒生氣地反駁她,明明父親生病的時候她根本就沒有管過他,

只在母親去世的時候出過一點錢,此外再沒有為父母出過一分錢了。

父親獨自居住的這幾年,二哥和二嫂一次都沒去看望過他,根本就沒有盡到孝順的義務。

女兒女婿們憤怒地聲討著二嫂,她雖然也在有氣勢的反駁,

但并沒有否認這些事實,只是說不能讓她一個人來承擔照顧父親的責任。

王菊香帶著記者來到了一間屋子里,這是之前老人住過的屋子,

雖然現在已經堆了不少雜物,但床還一直保留著。

她說這是為老人特意購買的床,但老人每次只住幾天就走了,

自己的兩個兒子和丈夫都在外面打工,家里只有她一個大人,

她在家忙著帶兩個孫子本就應付不暇,實在沒精力照顧老人。

沒過多久,二兒子張貴回了家,他表示自己很愿意贍養父親,

可張景芳老人一點都不相信,他一年到頭都在忙工作,只有過年才回家,

他又是個怕老婆的人,他說的話根本就不能算數。

難道張景芳老人的晚年生活真的就要在沒有保障中孤獨地度過嗎?

實際上,他們家的贍養糾紛持續了很長時間,村支書也多次前往進行調解,

按照當地習俗,家里有兒子的,女兒不需要贍養,

因此,兩個女兒認為父親應該住在兒子家,

又因為大哥有病在身,二哥給父親提供住處是再合理不過的。

但二兒媳婦和老人不對付,動不動就會因為瑣事針鋒相對,

老人在他們家住了一個多月之后,就又被趕回弟弟家去了,

在這段時間,他們上門調解了很多次,都沒有得出一個讓所有人滿意的結果。

這天村支書再次來到大兒子家,他對大兒子「父親克子」的迷信觀念提出了批評:

「贍養父親是天經地義的事,不能因為你生病就不管了。」

可張強還是堅持他的態度,他不想繼續承擔照顧父親的義務:

「他現在還能自己做事,能自己照顧自己,不需要我照顧。」

他似乎忘了,哪怕父親身體再健康,他也是一個年近九旬的老人。

見張強勸不動,村支書又找到了二兒子張貴,

張貴說自己可以贍養父親,但只能承擔一半的責任,

父親有兩個兒子,不能把所有責任都推到他身上。

他也似乎忘了,他的大哥現在重病纏身,之前還照顧了父親25年,

他于情于理都要承擔更多的責任。

見兩個兒子是這樣的態度,無奈之下,村支書只好找到兩個女兒,

提出讓他們輪流把父親接過來住的方案,可她們對這個方案并不滿意,

女兒們還是堅持著當地的習俗,父親把家產都給了兒子,理應在兒子家住,

而且他們4子女之前就討論過這個問題,當初二哥表示父親可以在他們家住,

但大哥也有一半照顧父親的責任,大哥現在身體不好,

那麼屬于大哥的這部分贍養責任,兩個女兒可以替他做,

當初,他們本來都對這個方案表示同意,可現在二哥突然反悔了。

女兒們堅持認為父親只能住在二哥家,二哥張貴又堅決不贊同,

在一來二去的爭論中,小女婿的情緒突然爆發,他實在看不下去二哥的冷漠:

「之前的情況我不了解,但是憑良心講,

如果有人像你這樣對待自己的父親,他絕對不會這樣安心的生活!」

眼看著場面越來越不受控制,周圍的人連忙把小女婿拉到一邊,

可小女婿的氣還沒有消,他無法理解,怎麼會有人這樣對待養育他成人的父親:

「每次遇到這種事,他都是這種態度!

為什麼不能面對他的責任呢?這可是他的父親!

做兒子的連份孝心和誠意都拿不出來!

他現在這個樣子就是在逼大哥表態,可大哥都病成那樣了,還怎麼承擔得了?」

周圍人勸他消消氣,畢竟一旦矛盾徹底激化,贍養老人的事就真的得不到解決了,

小女婿沒有再過去質問二哥,但他的怒火仍然無法消解。

這時,張景芳老人的弟弟張志忠也來到了現場,

作為張貴的叔叔,他語重心長地勸說自己的侄子:

「你現在要求和大哥輪流贍養,這是不對的,

你大哥已經照顧了25年,身體又不好,肯定是要你來提供住處。」

張貴在一旁沉默地聽著,還是表示自己不想管,然后起身離開。

第二天,鎮司法所的工作人員再次展開調解,

或許是進行了一整晚的反思,大兒子和二兒子家對于這個問題的態度都有了改變,

事情進展比前一天順利了許多,

經過半個小時的討論,4個子女終于在贍養父親的問題上達成了共識:

鑒于大兒子的身體狀況和贍養情況,

張景芳老人之后就在小兒子家住下,直到他走完整個人生,

但老人的生活費和醫療費,包括去世后的喪葬費等一系列費用都由兩個兒子均分。

兩個兒子負責照顧老人的飲食起居,兩個女兒則要定期來看望老人,

這一個解決方案成功獲得了所有人的認同,

在協議上簽下各自的名字之后,這份協議就正式生效了,

生效當天,老人就迫不及待地要回弟弟家把東西搬走。

在子女們的幫助下,老人離開住了3年的陰暗潮濕的小屋,

住進了小兒子家為他準備的明亮的臥室,

站在新住處,老人的臉上終于露出了睽違三年的笑容。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希望全天下的老人都能老有所依。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