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年台灣老兵60歲娶妻,老婆才23歲惹人閑話,老兵:她不嫌我老

又到了出門的時候,孫國華將老婆用鐵鏈子鎖在家里,回頭看了她一眼,微一咬唇,終于轉頭出門。

他并不是一個虐待狂,可是老婆得了瘋病,他只有將老婆鎖在家里,才能放心出門做活。

實際上,孫國華非常疼愛自己的老婆。在家里的時候,他每次先把飯吃完,便小心翼翼地喂媳婦吃飯,而且媳婦的口味他也一直記在心里,媳婦喜歡吃辣,孫國華便常常給做媳婦吃辣豆腐乳。

對此,他身邊的鄰居朋友都為他很不值,說:「她瘋瘋癲癲,你怎麼會娶她?」

可是孫國華卻絲毫不覺得不值,反而回答道:「她都不嫌我老,我還能嫌她瘋?」

沒錯,孫國華的老婆小他三十七歲,兩人結婚的時候,孫國華已經是個年過花甲的老翁了。

作為一個49年被抓到台灣的福建籍台灣老兵,孫國華一直過著清苦孤寡的日子。

他日日思鄉,卻不得而歸,又因為軍務等原因,直到兩鬢生出白發,也沒有機會脫離單身。

所以當一個女人不嫌棄他的老,哪怕孫國華大他37歲也不嫌棄他的時候,又怎能不讓他心中感動呢?

那麼,這位台灣老兵是個什麼樣的人,又與這個姑娘有著什麼樣的故事呢?

雖然這位小自己三十七歲的女孩得了瘋病,六十歲的老兵最終還是接納了她,與她相依為命

我們不妨一起回到1949年那個硝煙彌漫的時代。

一.還在打著光棍,卻被抓往台灣

故事的主人公,名字叫孫國華,是一名福建籍的「台灣老兵」。

什麼是「台灣老兵」呢?這是個比較特殊的稱謂,不能單用「台灣這個地方的老兵」來理解。

他們是那些1949年前后,隨著蔣介石退居台灣、并在台灣服役多年的大陸籍退伍軍人。

他們由離開大陸的家鄉,不得不在台灣長期與親人相隔,是因為特定的歷史原因而產生的悲劇性群體。

而孫國華,也是這個群體的一份子。

十三歲的時候,孫國華的母親就去世了。他的父親覺得這個家里不能沒有個女人,一直想要給他張羅一個媳婦。

可是婚事張羅了兩年,還是沒有什麼結果。畢竟那時孫國華年紀還小,婚事不是那麼好張羅的。

直到十七歲的時候,父親終于從隔壁村給孫國華尋了一門親事,對方的名字叫蕓妹。

那時的社會觀念還比較老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還很管用,孫國華自然不會拒絕這門婚事。

只是那時的孫國華總覺得自己還小,沒到成家的時候,便暫時沒有娶蕓妹,先跑到縣城上學了。

可是到縣城上了兩年學一回來,孫國華正要娶蕓妹時,父親卻告訴他一個消息:娶不了了,蕓妹已經病死了。

得,光棍還得繼續打著。

不過對于孫國華而言,這倒也不是什麼太壞的事情。

畢竟他到城里上了兩年學,眼界開闊了,鄉下的姑娘反而不太能看得上,所以選擇在縣城工作。

可是尷尬的是,他看不上鄉下的姑娘,城里的姑娘也看不上他。

在那些城里的姑娘眼里,孫國華雖然也在城里上了兩年學,但也無異于一個「土包子」

這種尷尬的局面已經持續到了1949年,也就是孫國華二十九歲的時候。這個年紀還沒娶上老婆,可把孫國華的老父親憋壞了,當即把孫國華從城里叫了過來,嚴正對他下達了「指示」:

今年必須結婚,否則別想回這個家了。

對于那個年代的人而言,二十九歲的確是個大大的剩男了,孫國華也可以理解,可是他干著急也沒有辦法,畢竟能和他互相看得上的姑娘實在難覓。

這個時候,孫國華的小姨子站了出來。他從小沒有了娘,所以小姨對他而言,和親娘也沒有太大區別,所以對他的婚事也格外關心。

那時是四月,小姨讓孫國華隔日到她家一趟,說是給他介紹一個對象。

當時別說是孫國華的父親和小姨急,連他自己其實也有點火燒眉毛,所以毫無猶豫便答應了。

可是到了小姨家,還沒到第二天,孫國華卻遇到一個變故——一隊陌生人忽然闖進了小姨的家里。

這群人看起來是軍官模樣,一進來便把小姨家翻了個遍,最終瞄上了孫國華,并不由分說把他給帶走了。

后來孫國華才知道,他原來被國民黨抓了壯丁。

二.被迫服役,退役時仍是光棍

1949年,蔣介石計劃在大陸的統治徹底崩潰前撤至台灣,帶走大量的壯丁作為拱衛台灣的屏障。

而孫國華也是壯丁之一,他被和一群同樣被抓的人被趕到了一個叫三都澳的碼頭。

他被勒令與其他人一起往碼頭上的軍艦上搬東西,東西剛搬完,卻忽然發現船竟然開動了。所有人驚慌失措地奔往出口,卻早已經晚了——出口已經上了鎖。

從此,孫國華便被這艘軍艦運往了台灣東北部的宜蘭縣,從此難以回家。

最令人難熬的地方,其實就是想家。

據許多曾經的台灣老兵回憶,他們被強行抓到台灣后,就要輪流駐守金門、馬祖等所謂的「前沿陣地」。

據許多曾經的台灣老兵回憶,他們被強行抓到台灣后,就要輪流駐守金門、馬祖等所謂的「前沿陣地」

當了兵,沒有人身自由,回家的日子遙遙無期。可是軍營里非但不準提「抓壯丁」一事,甚至不允許傳播想家的想法,否則便是思想犯了「罪」。

白天的時候,他們的日子還好過一些,忙的都是訓練以及軍務。

可是一到晚上,思鄉的情緒便抑制不住地上涌,大家只好偷偷抱在一起哭,相互安慰說,他們總能回家的,一年、兩年、三年,總可以的。

可是一年以后,兩年以后,他們連所謂的「一年準備」都沒有實現。

回家夢更是遙不可及,他們沒有料到,他們中的絕大部分人到了台灣之后,與家人的離別便是永別。

而孫國華,也逃脫不了這個厄運。他哪知道,自己只是去小姨家談談婚事,竟會把自己就這麼永遠地擱進了台灣。

自從被抓到台灣后,孫國華先整訓了二十多天,然后很快便輾轉于汕頭、潮安等地,后來又參加了金門戰役。

打仗期間,長官所謂的「不愁吃不愁穿」,其實不過是四五十顆花生米,而且不是一個人,是大家七八個人分著吃。

除此之外,不過是一點豌豆渣,和幾片完全不夠塞牙縫的蘿卜葉,這點東西普通老百姓都不一定吃得飽,何況是辛苦打仗的士兵呢?

這之后,孫國華一直都沒閑著,被上級各處調動,不知不覺間,已經跟著部隊奔波了二十年。

十三歲的時候,孫國華因為年幼,父親尋不到親事,十七八歲的時候,他不著急結婚,二十九歲之前,他的婚姻高不成低不就。

而被抓到台灣之后,他卻因為跟隨部隊奔波,把光棍打到了四十九歲。

1969年這一年,孫國華終于熬到了退役。

三.年過花甲,終于脫離單身

如上文所說,像他這樣熬到退役的老兵,叫做「台灣老兵」。

而在台灣,他便有了一種相對「光榮」的稱號——老「榮民」,即對台灣具有貢獻、有光榮事跡的「國民」。

雖然被稱為「榮民」,但因為軍階、所屬部隊、退伍的方式等不同,他們受到的待遇往往是截然不同的。

這種不同主要體現在高階職位和低階職位上,那些退伍的低階「榮民」,退伍后的日子往往非常一般。

台灣老兵在台灣也被稱為「榮民」但榮民的待遇未必很高,由他們的身份背景等因素所決定

而孫國華的日子,過得也如同一個老農民一般。他拿退役的錢,在台灣東北的鼻頭角蓋了幾間石頭房,并買了些狗、雞羊等,還把家具也置辦齊了。

這日子雖然不算很好,倒也說得過去,該有的都有了。可是這個家依然顯得空落落的——沒錯,他都四十九歲了,家里卻連個女主人都沒有。

其實台灣老兵在婚姻方面,情況往往都不太樂觀,他們當中大概有三種人:

第一種,在大陸有妻子,卻被抓到台灣,與妻子不能相見的老榮民;

第二種,在大陸有妻子,被抓到台灣與妻子不能相見,只好另娶妻子,重新組成家庭的老榮民;

第三種,便是像孫國華這種,到台灣前是光棍,退伍后依舊是光棍的老榮民。

根據「退輔會 」統計,台灣有5萬以上的老榮民始終未婚。

他們以光棍的身份入伍,又因為各種原因,在服役期間及至退伍之后,都只能忍耐著單身的生活,而其中主要的原因,便是收入不夠娶台灣本地的女性等。

台灣老兵的婚姻情況,往往并不那麼樂觀,當中有許多人始終未婚

可是就這麼孤獨終老,孫國華自然難以忍受。

因此他還是找了些門路替他找尋人家,可是大陸老兵的身份加上如此高齡,實在不好找對象,而媒人那邊也沒有音信。

一年又一年過去了,孫國華又單身了五年。此時的孫國華已經五十四歲,真正是一個年近花甲的老翁了,想要結婚更是形同做夢。

那能怎麼辦呢?放棄吧,反正也沒戲了。

可是正當孫國華心灰意冷之時,媒人卻在1979年找到了他——媒人說,她給孫國華找了個二十來歲的小姑娘。

開玩笑吧?怎麼可能有二十歲的小姑娘嫁給他這麼個老翁?孫國華瞬間生氣了,并正告媒人,別再拿他開涮。

媒人見他生氣,便嚴肅告訴他這事沒有假,而且人姑娘的確不是那種普通的妙齡少女——她是個瘋子。

經媒人一番解釋,孫國華才知道,原來這姑娘也是個苦命人。

這姑娘叫陳文婷,家里三個兄弟姐妹,她排行老大。

而她父親的工作是在海上跑船,陳文婷懂事很早,而且作為家里的大女兒,她很早便擔起了大姐姐的職業,一邊替母親分擔家務,一邊幫助母親照顧弟弟妹妹。

可是十三歲的時候,一件事卻如晴天霹靂一般打擊了她——父親在出海打漁的時候,意外被漁網纏住腿,掉進海里淹死了。

這對于只有十三歲、心靈還很脆弱的陳文婷而言,不亞于是天塌下來了。

可是在她好不容易緩過這沉痛的事實時,她卻看到母親往家里帶來一個陌生的男人。

當她聽到母親讓他們兄弟姐妹三人叫他叔叔時,陳文婷便知道,這個所謂的「叔叔」很快就會變成自己的繼父的。

果然很快的,這位「叔叔」便住進了家里,成為了這個家庭的一員。

陳文婷本身很懂事,也理解母親找一個繼父回來。

十三歲的陳文婷剛剛失去父親不久,心靈的缺洞不僅沒有得到繼父的彌補,反而遭到了更嚴重的打擊,最終不堪折磨,還是瘋掉了。

聽完這個故事,孫國華唏噓不已,對這個小姑娘不禁有些同情。

饒是如此,他還是對媒人表示,自己還是很介意對方是個瘋子,他打了半輩子的光棍,連自己的幸福都顧不過來,哪有余心再娶一個瘋子呢?

媒人對孫國華的反應似乎并不詫異,便告訴了孫國華一件事消除他的顧慮,那就是這姑娘其實平時也挺正常的,只是不能受刺激,他好好對待人姑娘不就完了嗎?

伶牙俐齒的媒人最終把孫國華說動了,最終決定看一看這個陳文婷

這媒人伶牙俐齒,倒真把孫國華給說動了,左右尋思,不見白不見,大不了到時候再拒絕就是了,于是決定見一見陳文婷。

第一次見,孫國華到了陳文婷家,和女孩見了一面,這姑娘倒也沒什麼明顯的異常,只是不肯讓母親給她換衣服。

對方畢竟是二十歲的年輕小姑娘,孫國華一見還算正常,倒也沒什麼可挑眼的,所以決定再見她一面看看。

這一次,孫國華特意留了個心眼,趁著陳文婷在他家東瞅西看時,便指著家里的羊問她:「你喜歡這些小羊羔麼?」

在得到陳文婷肯定的回答后,孫國華又讓她與羊圈里的羊接觸,結果反應還算正常,起碼一起生活還算可以,于是孫國華最終決定與陳文婷結婚了。

二人結婚那一年,孫國華已是花瓜之年,而對方才二十三,兩人足足差了三十七歲。

四.同病相憐,相濡以沫

結婚之初,兩人算是度過了一段蜜月,陳文婷倒真的像個貼心主婦一樣,洗衣做飯等家務不能說樣樣精通,起碼還做得來。

兩個人分工很明確,孫國華在外面放放羊,媳婦在家里料理家務,二人過了一段舒服安逸的日子。

可是這日子,不過持續了一個多月。

原來夫妻倆有天睡覺的時候,孫國華只是翻個身碰到了妻子,不知怎麼竟把對方給嚇到了,一時間變得歇斯底里,口中莫名其妙地大喊:「你打死我好了!」

孫國華非常疼愛自己的媳婦,媳婦特別喜歡吃辣,孫國華便常常給媳婦吃辣豆腐

很顯然,陳文婷犯病了,而且從此便沒有好轉,一天到晚要麼發呆瘋語,要麼就情緒激烈,罵人摔碗。

于是孫國華馬上帶著妻子找到了陳文婷的母親,問她怎麼回事。不料她的母親卻一臉嫌棄,埋怨孫國華又把女兒帶了回來。

孫國華又問她女兒到底怎麼回事,她媽媽卻閃爍其詞,也不敢正眼看他。孫國華發覺蹊蹺,便向周遭一打聽,這才知道陳文婷繼父何止是打她罵她,甚至還侵犯過她。

得知了背后的隱情后,孫國華非但沒有產生放棄她的想法,反而對她有點心疼了。

當初自己被迫離開大陸,來到台灣,再也回不了家了。而陳文婷遭到如此的凌辱,生了瘋病,卻有家不能回,與他又有什麼區別呢?

當初孫國華被迫被抓來台灣服役,有家卻回不了,與陳文婷有家回不了,有某種相同之處

于是孫國華不僅主動擔負起照顧她的責任,還帶著她求醫問藥,找了各家醫院。

面對陳文婷的病情,醫生的建議都是住院,可是孫國華家里有這麼多家畜需要照料,哪有那麼多精力分出來呢?

孫國華起初也不是沒試過,而且盡可能耐起心來去做。

可是久而久之,他要來回奔波于醫院和家里,而且一斷藥病就會復發,孫國華實在經不起這個折騰,沒法兩面兼顧。

左右為難之下,孫國華只好用了一個迫不得已的辦法——一出門就將媳婦鎖在家里,避免媳婦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

而只要孫國華回了家,一定會悉心照顧媳婦,媳婦喜歡吃什麼,他都會滿足,吃飯時也會溫柔地喂媳婦吃飯。

要孫國華回了家,一定會悉心照顧媳婦,媳婦喜歡吃什麼,他都會滿足,吃飯時也會溫柔地喂媳婦吃飯

這麼對待一個瘋子,不免引起了身邊人的一些非議。大家經常問他,這麼做到底圖什麼呢?陳文婷已經瘋了,徒然是個累贅,沒必要做這冤大頭。

可是孫國華卻絲毫不認為媳婦是冤大頭。其實兩人初次見面的時候,陳文婷意識還是清醒的,然而她并沒有嫌孫國華老,孫國華對此一直心懷感恩。

「我們中國人,夫妻間講的是情義。 當初人家沒嫌我老,我現在怎麼能嫌她瘋呢?」

而時間久了之后,孫國華也逐漸將這里當做了自己真正的家。后來台灣開放探親的時候,孫國華曾給家里寄信,等了很久卻沒有回音,他第一反應卻不是失落,而是欣慰。

台灣放開探親后,許多台灣老兵都完成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尋親夢,心中激動萬分

這在當時的台灣老兵中,可是不多見的,畢竟這當中相當一部分的老兵,等了這麼久,心心念念的就是那海峽對面的親人啊。

但孫國華心里想的卻是:「不回信也好,回信了,我是回去還是不回去呢?我回去了,陳文婷怎麼辦?」

而1990年的孫國華,已經是古稀之年了。

這時的他,已經提前想到了自己的身后之事,買好了自己的墳地。可是這時候的他心里,卻有一個唯一的擔心:自己死后,媳婦卻時日還長,到那時候,究竟誰來照顧文婷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