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68萬買房,15年后獲1700萬拆遷款,原房主得知后找上門「耍賴」:合同無效,房子還我

2003年 魏思麗用68 劉亞云手中買下一套房子。 15年后房子拆遷,開發商將賠償1700余萬元。

劉亞云卻找上門告訴魏思麗, 之前的購房合同無效,拆遷款應該是她的。

魏思麗覺得劉亞云滿口胡言,可 法官卻真的判決15年前的購房合同無效。

白紙黑字、錢貨兩清,購房合同為何會失去法律效力?魏思麗能保住這筆拆遷款嗎?

賣房遇到好心人

2003年,劉亞云的 丈夫患病去世,當初為了治病,劉亞云 欠下了一大筆外債。家里的頂梁柱倒下了,但日子還得過下去。

兩個兒子還在上學,家里的開銷這麼大,還得攢錢還賬。劉亞云沒辦法, 只能將家里唯一的住房賣掉。

劉亞云的房子位于 城中村,環境非常一般。賣房的消息放出去很久,買家卻寥寥無幾。

就在劉亞云心灰意冷的時候,魏思麗出現了。

魏思麗本來是想 買樓房做投資,無意間看到了劉亞云的賣房信息。這套 院子的面積不小,魏思麗有了新的想法。

她覺得這套房子可以好好改造一下出租,以后自己 每個月都可以有一筆固定的收入。

很快,兩人便見面商議。 房子的掛牌價是66萬余元,魏思麗知道劉亞云的難處后,動了惻隱之心便 多付了2萬元,最后這套房子以68萬元成交。

魏思麗和劉亞云還簽了一份 《房屋買賣合同》,這份合同雖然略顯簡陋,但很多細節卻表達得非常清楚。

合同里寫明, 院子的面積是557.8平方公尺,兩間房的面積分別為58.4和87.75平方公尺。

魏思麗當時特別注意到,這套 房子是登記在劉亞云亡夫的名下,所以特別要求 劉亞云寫明情況和代替亡夫簽下了名字。

除此之外,這份房屋買賣合同上, 劉亞云的兩個兒子田軍和田浩,也簽上了自己的姓名。

魏思麗看著眼前的《房屋買賣合同》,覺得萬無一失,很快就 將68萬的房款一次性結清。

劉亞云拿著這筆錢還了欠款,順帶搞起了大棚做生意,日子一步步走向正軌。

直到拆遷的消息傳出,劉亞云的兒子 田軍動了心思。 如果當初不賣房,這筆錢是不是就是自己家的?

房子拆遷鬧風波

這個 院子足足有557.8平方公尺,魏思麗買下院子之后,又在空地上 擴建了幾間房,都將會得到不菲的拆遷款。

田軍默默計算這個院子會被賠償多少錢,一想到房子原來是自己家的,他的心便開始堵得慌。

田軍找到母親劉亞云,和她說起老房子要拆遷的消息。劉亞云起初不明白兒子是什麼意思,田軍便明著說出來了。

田軍: 「媽,這套房子是我爸留給我跟我弟的,當初魏思麗將房子買走確實幫了我們家,但現在不一樣了!拆遷款我們不全要,拿一部分就行。」

聽完兒子的話,劉亞云沉默了。但是想想那 一大筆拆遷款,她還是心動了。

田軍表示自己有辦法拿到這筆錢, 雖然魏思麗當初簽合同時弄得非常詳細,但是她忽略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

田軍告訴母親: 「法律有那個條文,城鎮戶口是不允許上農村買宅基地的,她又不是本村村民。」

聽到兒子這麼說,劉亞云的心瞬間放下來了。 2018年,劉亞云將魏思麗起訴到法院,希望判決15年前的《房屋買賣合同》無效。

魏思麗在得知這個消息后,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15年前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現在要拆遷了劉亞云母子搞這麼一出。

魏思麗找人從中調解,希望劉亞云可以撤銷訴訟,可劉亞云的態度卻非常堅決。

劉亞云: 「怎麼說我們的都有,沒德行賣給別人了又往回要,他這是不懂法,懂法的一聽就明白怎麼回事,我還不多要,就660萬,你問她給不。」

相對于劉亞云母子一副穩操勝券的樣子,魏思麗卻非常無奈。 當初買房的時候,她并不知道還有這個規定,不然根本不會買。

魏思麗的房子真的白買了嗎?除了害怕房子被劉亞云母子要回去之外,魏思麗還感到了憤怒。

魏思麗: 「我覺得用背信棄義來說絲毫不過分,如果說這個東西我買到手這是錯的話,也應該是她錯賣在先,我錯賣在后。」

法院判決購房合同無效

審理本案的法官,對案件做出了詳細的解釋。

合同本身其實是沒有問題的,并且雙方的購買價格,確實比當時的市場價要高一些。可這份合同,卻違反了一些規定。

魏思麗和劉亞云的《房屋買賣合同》違反了相關的規定,因此, 法院判定雙方簽訂的買賣合同無效。

魏思麗回想起 15年前買房的場景,當時 劉亞云的母親還專門上門感謝,畢竟如果不是她伸出援手,劉亞云母子現在還不知是什麼狀態。

魏思麗還提出了一個質疑,當初買房時, 屋子的面積只有146.15平方公尺。為了做生意,她向親戚 借了150萬擴建住房。

房子現在的面積是430多平方公尺,如果不是她掏錢擴建,現在也不會得到這麼多的補償款。

魏思麗還算了一筆賬, 買房的68萬加上擴建的150萬,在2003年可以買好幾套樓房。

如果當初買了樓房,現在的 價值差不多在2200萬左右了買賣合同無效,她的這些損失該向誰索賠呢?

1700萬拆遷款歸誰所有?

在一審時,劉亞云除了要求買賣無效外, 還要求分割拆遷款。但當時拆遷款的具體份額還未確定,所以 法院暫時沒有對此做出判決。

2018年10月,拆遷款的數額確定為1700萬。這次魏思麗主動提起訴訟,希望法院對拆遷款劃分做出判決。

魏思麗能拿到拆遷款嗎?畢竟從法律的角度來看,這份買賣合同無效,交易也就不成立。

對此 法官也十分為難,幾經考慮之后,法官認為 具體事情應該具體分析。這筆 1700萬的拆遷款由兩大部分構成, 房屋補償款和團簽獎勵。

房屋補償款又可以分為兩部分, 一部分是之前的舊房146.15平方的補償款,一部分是魏思麗擴建的284.81平方公尺。

魏思麗擴建部分的補償款,和團建獎勵是屬于她個人的,這點毋庸置疑。現在的主要問題是, 146.15平方公尺舊房的補償款應該怎麼算?

法院認為,這部分的補償款, 不應該全部劃分給某個人,而是按比例分割。

最終, 1700萬拆遷款分割完后,魏思麗分得1600萬余元,劉亞云分得100多萬。

案件落下帷幕

魏思麗在知道法院的判決結果后,松了一口氣,她還是可以接受的。

魏思麗回想起當初買房的場景, 一時心軟幫了人,卻在15年后會變得這麼麻煩。但被問起,她會幫助劉亞云嗎? 魏思麗卻表示不后悔。

本案雙方的合同確實違反了相應的法律,但 法律卻不會因此讓賣家說反悔就反悔,說要錢就要錢。因為一時的利益,而放棄承諾,這顯然是不可取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