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歲楊振寧與46歲翁帆近照曝光:結婚17年,雙手緊握恩愛非常

有一對夫妻,一旦亮相在世人面前,就會得到遠比娛樂圈八卦更高的關注——楊振寧與翁帆。

就在前不久,他們夫婦二人現身山東某藝術展覽,現場圍觀者眾多,擁擠不堪,而他們全程雙手緊握,恩愛非常。

這是眾人猛然瞥見的一幕,也是時光常常見證的一幕。

結婚17年,他們用細水長流、潤物無聲的生活狀態,打了所有預測「老夫少妻沒有美滿婚姻」的人,一個響亮的耳光。

「晚年叛逆」楊振寧如今在世的人中,能襯得上「偉大」一詞的人不多,楊振寧算一個。

單單是「諾貝爾物理學獎」這個頭銜,就足夠振聾發聵。

在專業領域,他能比肩的人,往往是牛頓、麥克斯韋、愛因斯坦這些大佬。2000年,《自然》雜志評選人類前年最偉大的二十位物理學家,楊振寧是唯一的華裔,也是唯一活著的一位。

然而這樣一位高不可攀的巔峰人物,其私生活卻一再成為世人茶余飯后的談資。

無他,都源于那段相差54歲的「忘年戀」。

事實上,楊振寧第一段婚姻生活,屬于最常見而平淡的那種。

27歲時戀上曾經的女學生杜致禮,在異國他鄉的餐館里再見傾心,相戀一年后結婚,一相守,就是53年。

這一看,就是言情小說的標配,家庭電視劇的經典脈絡。

兩人育有兩子一女,家庭和睦,夫妻和順,是萬千家庭的范本。2003年,妻子過世,楊振寧成為一個「孤獨的老頭」。

故事發展到這里,一般來說,就可以收尾了。

但楊振寧的愛情,卻開始了二次萌芽。這一次,是轟動性的。

2004年底,他與翁帆領證結婚的事情,引發了世人強烈的討論。那時,他82歲,她28歲。

兩個倒過來的數字,相隔萬里的年紀。

正應了蘇軾那首詩:

十八新娘八十郎,蒼蒼白發對紅妝。

鴛鴦被里成雙夜,一樹梨花壓海棠。

質疑聲排山倒海而來,唱衰聲繞梁三日不絕。

沒有人理解他們的選擇,但對他們來說,或許也不需要別人的贊同。

「舉世轟動」老少戀楊振寧與翁帆的相識,其實要更早些,早在相戀10年前。

1995年,翁帆還是大一新生,作為學生代表在汕頭大學接待了楊振寧杜致禮夫婦。

楊振寧這樣頂尖的物理學家,自然擁有很多崇拜者,翁帆便是其中一個。

他們時有書信往來,楊振寧晚年喪妻之后,她也曾寫信安慰。

那時的她,也剛剛結束了一段失敗的婚姻。

2004年,楊振寧邀翁帆旅游,兩人在廣西北海騎車、散步、聊人生。

《圍城》里有一段話:「結婚以后再蜜月旅行是次序顛倒,應該先共同旅行一個月。一個月舟車仆仆以后,雙方還沒有彼此看破、彼此厭惡,還沒有吵嘴翻臉,還要維持原來的婚約,這種夫婦保證不會失婚。」

楊振寧與翁帆,顯然在共同旅行之后,看到了彼此的閃光點。

旅行結束之后,楊振寧便立即求婚。

「求婚怎麼能沒有鮮花呢?」

「以后給你補上。」

沒有猶豫,沒有糾結,也沒有狗血,他們的婚姻關系如此簡單地成立了。

對社會各界來說,這都是一次巨大的震動。

而與大多數人猜想的不同,他們并不是一時沖動。

于彼此的家人而言,他們給足了交代。

楊振寧的子女從來尊重父親的決定,對父親的再婚,他們毫不猶豫地表達了祝福。

而眾人最關心的財產問題,也一早有了回答。

2006年,他們的婚前財產公證顯示,楊振寧只把一棟房子作為婚后財產,他百年之后房子屬于翁帆。

其他的財產,歸屬子女。

此決定雖然引發了很大爭議,但至少可以證明一點:翁帆不是為利而來。

翁帆的父母,也沒有阻撓他們的婚姻。

「我們完全理解和支持女兒的選擇。小帆愿意為照顧楊教授的晚年生活作出犧牲,這是一種美德,也是光榮!」

他們用了「犧牲」二字,但楊振寧與翁帆都沒有這麼認為。

于二人而言,他們是最契合的生活伴侶與精神伴侶。

他們都喜歡散步、看書,她為他做早餐,他為她寫詩,生活中處處充滿了文人的浪漫。

《晨曦集》一書中,記載了他們很多的婚后小事。

楊振寧會出數學題考翁帆,會和妻子討論那幅畫更好看;而翁帆會更加注意丈夫的身體,噓寒問暖,照顧起居。

他們彼此欣賞,也彼此感恩。

楊振寧說:「假如我沒跟翁帆結婚,我會覺得三四十年后的事跟我沒關系;現在我知道,30年后的事,透過翁帆的生命,與我有非常密切的關系。」

他認為,翁帆是老天送給他「最后的禮物」。

翁帆說:「回看這十多年,我們一直生活得很平靜,我很享受,覺得自己像生活在象牙塔中的象牙塔。他給了我一個很純凈的世界。」

她堅信,楊振寧是她「生命的帶路人」。

他因為她更關心世界,她因為他而遠離喧囂。

相伴之后,他們都擁有了更愜意的人生,這便是愛情存在的最大意義。

「細水長流」夫妻情在《曙光集》的前言中,楊振寧寫道:「我今年85歲,看不到天大亮了,翁帆答應替我看到……」

那時的他,沒有期待自己能擁抱幸福多久。

所以,他不敢要孩子,「如果我不在了,翁帆一個人帶著一個或者兩個孩子,那將是很困難的事。」

他更不敢要永遠,「等我將來離開這個世界,你可以再結婚。」

有句話說得好,時間是解答一切最好的證據。

楊振寧先生很快就100周歲了,這段無人看好的「忘年戀」默默經營了17年多,依舊和睦如初,遠比許多年齡相仿的婚姻來得堅固。

他以為自己看不到的「天光大亮」,也等到了。

因為自身的關注度與婚姻的特殊性,他們無可避免地活在世人的七嘴八舌里,卻也不受干擾地走自己的路。

楊振寧一直奔走在科研與慈善的前沿,回國定居之前,還賣掉美國的房子,全數捐給清華。

他還義務參與建設了中國60多個一流的物理實驗室,推薦了上千名優秀學生赴國外深造。

他依舊是這個時代最偉大的科學家之一,也關心時代的后續發展。

翁帆在「精神引路人」的影響下,也在一直進步,成功考入清華大學建筑學院讀博。

質疑與謾罵,沒有讓他們產生哪怕一絲動搖;

婚姻與陪伴,讓他們都朝著優秀與美好前進。

他們有著年齡與成就上的不般配,而這條「人跡稀少」的路,他們走得隨心又恣意,獨立又親密。

「三四十年后,大家一定會認為這是羅曼史。」

楊振寧先生的預言走過一半時光,已經悄然印證。

他們走到哪里,都是「十指相扣」,是一種習慣性的浪漫。

而他們「攜手看潮起潮落」的日子,還有很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