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70后男子原本是企業高管,卻遭遇中年危機失業被失婚,陰錯陽差去大陸工作:真是天無絕人之路!

我是老陳@台灣老陳,70后台灣人,目前獨自一人生活在鄭州。

曾經我很努力地提升自己,從專科讀到研究生,最后成為企業高管,經濟水平也因此大幅提升。可世事難料,人到中年卻遭遇了莫名其妙的下崗,至今不明白為什麼。

頹廢至極的我,被老婆家人瞧不起,婚姻也一度亮起紅燈。為逼我失婚,妹夫差點把我送進牢房。絕望之中,我寫下一篇小說,陰差陽錯獲得了來大陸工作的機會。

從此,我的人生又開始了新一輪起飛,真是天無絕人之路!

(如今的我已是年過半百的人了)

我生于1970年,家中還有一個大11歲的姐姐。我出生沒多久,父母就分配到基隆那邊任教,而我一直生活在苗栗鄉下的老家,由大伯母撫養。她是日本人,所以小時候我只會說日語和閩南話。

童年的記憶里,我的家族非常龐大。還記得那時候,大人們各司其職,干著各自的活計,小孩們則快樂玩鬧。每到吃飯時間,鐘聲一響,大家便會一股腦涌進餐廳,說說笑笑,熱鬧無比。

這樣快樂的日子,在上學回到父母身邊后結束了。只是初到基隆,因為不會說普通話,生活多少有些不習慣,好在父母對我照顧有加,很快就適應了。

(沒想到有一天,我也會踏上往返于台灣與大陸的歸鄉路)

國中時,我打算考取五年制專科院校,結果學校不理想。大伯母對我的教育一直非常上心,不知道通過什麼渠道,幫忙辦理了基隆中學的報名手續,最后順利考入。至今仍然感激大伯母的養育,以及為我所做的一切。

高中時期,我的成績不上不下,在1989年大學聯考時,考取了一所專科院校,讀的是環境工程專業。

幸運的是,學校正好迎來專升本的重要時期,所以教學質量大幅提升,同時對學生的要求也更加嚴格。

每天除了學習污水、廢氣等檢測與評估,還要進行實地操作,再加上老師布置的大量作業,讓我覺得讀書真是太累了。所以畢業后沒有繼續進修,選擇了去服兵役。

(有次路過大學附近抓拍的學校附近景色)

在台灣,服兵役是強制性的,只要身體允許,就無法逃脫。上大學只能逃得了一時,畢業后需要立即執行。

服完接近兩年的兵役,我于1994年返回基隆。恰巧老師出任了當地環保局局長,在他的安排下,我作為約聘人員,順利進入了機關單位。

這里的工作不是特別忙,為了未來更好地發展,我決定利用晚上時間提升學歷,類似于大陸所說的專升本。每天晚上都按時去讀夜間部的課程,白天抽空及時鞏固復習,順利拿到了大學學歷。

那時候過著「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單身生活,日子過得瀟灑又自由。兩年后,父母幫我付了首付買了一套房,從此開始房奴生活,經濟一下緊張了起來。一個月3萬台幣的收入,除去房貸,瞬間捉襟見肘。

(我和父親最喜歡吃的羊肉館)

人的一生,總有感到無能為力的時候,但它也會帶給你改變的動力。重壓之下,我決定跳出舒適圈,出去尋找高薪工作。后來入職了一家工程公司,底薪加上加班費大約8萬台幣,壓力才得以緩解。

隨著年齡漸長,父母希望我能盡快成家立業,沒想到很快就迎來了緣分。1998年,有位在日本留學的姑娘,想做一期關于台灣溫泉的報告,于是找到了老師。而我當時正好負責礁溪溫泉范圍變化調查一類的工作,所以老師托我回復了郵件。

就這樣,我認識了這位姑娘,后來聯系漸漸頻繁了起來。當時并沒有談戀愛的想法,但是沒想到,我們之間還有更令人吃驚的緣分。

(距離談戀愛20多年了,如今都兩鬢斑白了)

有一次我們閑聊時,她說準備去探望表哥,當說起地址時,發現和朋友同住一個小區。聊著聊著發現,我們說的竟然是同一個人,朋友就是她表哥。

那一刻,忍不住感慨緣分真是一個奇妙的東西。多了一層親近關系,我們也順理成章地談起了戀愛。

她畢業后回到台灣,成為了一名老師。而我也開始在單位中嶄露頭角,被委以重任。雖然不常見面,但是我們的關系卻變得越發親密了。

我的祖先是清朝的武舉人,祖籍福建,后來被朝廷派到台灣,家族就此繁衍生息。我一直知道根在大陸,所以特別渴望能去故鄉看看。當單位和大陸有業務往來時,我毫不猶豫申請了前往。

(朋友家的小孩,她的爸爸可是個大名人)

2001年,我第一次踏上大陸的土地,來到了青島即墨。但眼前的城市,卻令我大跌眼鏡,實在是太窮了。不僅城市風貌一般,人們的生活也相當拮據。

記得當時遇見一個小孩,用飼料編織袋做書包,卻驕傲地告訴我,這是班里最好的書包。后來才知道,他爸爸是我對接工廠的高級工程師。這一切簡直令我難以置信,因為在台灣,技術人才的待遇還是非常豐厚的。

這是我與大陸的第一次親密接觸,能深刻感受到大陸人民,尤其是山東朋友的熱情好客。但是城市的硬件建設,以及落后的環保思想,都遠遠沒有達到我的預期。

可是僅隔了一年,我和老婆去韓國度蜜月時,卻聽到了和所見大陸完全不一樣的版本。

(第一次來大陸時的情形還記憶猶新,如今大陸煥然一新)

當時正在舉辦世足賽,湊巧和一群來自北京的球迷住在了同一個酒店。吃飯時,他們正在閑聊,原來在他們眼里,景福宮與故宮簡直沒法比,甚至不足以稱之為景點。

而且他們的消費水平,以及思想前衛度,都與我曾經接觸過的大陸同胞不一樣,甚至覺得他們比台灣人更有錢。

從此,我對大陸既迷惑又好奇,想著以后有機會一定再去轉轉。畢竟中國那麼大,每個地方的風土人情也會不同,所以才會有不一樣的感覺。

婚后沒多久,女兒就出生了,家庭美滿幸福,工作更是得心應手,得到了領導的肯定,一路升至企業高管。收入也大幅提升,不僅還清了房貸,還購置了一套300平方的復式房,日子過得紅紅火火。

(朋友帶我去山西平遙古城玩)

可是一次會議匯報,卻讓我萌生了提升自我的想法。那次單位競標一個管道缺失修繕的工程,由我負責簡報說明。結果發現幾個競爭對手都是年輕人,而且職位很高。

真是長江后浪推前浪,后來者居上,這也讓我備受打擊。老師恰巧也在現場,當我說出自己的困擾時,他建議我去讀研究生,后來還幫忙寫了推薦函。

就這樣,我利用兩年時間,半工半讀完成了研究生課程,并于2013年正式畢業。可是事與愿違,當我努力提升自己,以求工作更上一層樓時,卻遭受了事業的滑鐵盧,中年失業了。

當年公司承接了某市地下管道缺失修繕的案子,整個案子分為四部分,我負責其中一部分。但我發現,兩個城市交接部分的管道存在異常,經常有不明氣體排出,而且下水道里蟑螂、老鼠也在瘋狂活動。

(失意時是大陸接納了無助的我)

我意識到這里一定存在大問題,于是,便直接跟甲方匯報了這一情況。但是沒過多久,老板竟然通知我離職,理由是我不適合這份工作。

至今也不明白,這一發現到底觸及了哪方利益,導致我被迫離職。難道是我心直口快,說錯過什麼,得罪了人嗎?如此不明不白地失業,讓我一度陷入自我懷疑。

從小到大都特別順遂,突然遭此打擊,整個人陷入了自我否定的泥潭。后來台灣發生了一起重大管道爆炸事故,而我更加不理解,原本可以做到防患于未然,為什麼沒人聽取我的建議,反而強制我離職?至今也沒有想明白其中的緣由。

(那幾年難熬的日子總算過去了)

而此后的幾年,我斷斷續續找過幾份不同的工作。從曾經的企業高管,到體力勞動者,再到無業游民,這一轉變不僅讓家庭經濟開始吃緊,還被岳父母嫌棄,一直催促我們失婚。

這次變故,讓我深切體會到成年人的世界有多難,連崩潰都是悄無聲息的。人到中年,想找一份像樣的工作,真是太難了。也曾打聽過大陸的就業崗位和薪資,并于2015年前往過北上廣深這樣的大城市,遺憾的是,并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

現在回想起那幾年,依然能夠感覺到當時的絕望。因為經常酗酒,脾氣也開始變得暴躁無比,與老婆爭吵不斷,關系降到了冰點。

(沒想到有一天,我會在工地找到生活下去的勇氣)

后來認識了一些統派團體,便跟隨他們一起走上街頭,弘揚兩岸統一的思想。沒想到,向來與我觀點不同的妹夫,為了逼迫我與老婆失婚,借由此事,差點把我送進牢房。

還記得那天吃飯時,他專門詢問一些敏感話題,然后偷偷進行錄音,結果被我發現了,最后我們不歡而散。后來才知道,他想用這樣的方式對我進行打壓。

長期經濟收入不理想,加上家人之間不和睦,令我狂躁抑郁。朋友看我頹廢至極,想到我平時喜歡讀書、寫文,就告訴我網上可以發布小說,或許能賺到錢。我想閑著也是閑著,權當用文字梳理下自己的心情。

(鄭州給了我全新的生活)

于是,我結合自己的經歷,寫了一篇短篇小說發表在網上,竟然收到了很多打賞。更重要的是,給我的生活帶來了重大轉機。

有位河南的老總,通過私信問我為什麼會寫這篇小說。結果我們聊得越來越投緣,他很賞識我,也為我的技術才華被埋沒而感到惋惜,于是問我是否愿意來大陸工作。

聽到這話,我忍不住大吃一驚,畢竟我們只是萍水相逢。他說公司正在建設房地產項目,想讓我負責施工安全方面的工作。

稻盛和夫曾說:「有些事不能盡你心意,就是在提醒你該轉彎了。」面對如此機遇,我沒有遲疑,說服了父母,安排好一切后,于2017年夏天來到了鄭州。

(在大陸結識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以前為了找工作,來去匆匆,都不曾用心感受過大陸的美好。眼前的鄭州繁華無比,科技超前,相比之下,台北都有些遜色。隨處可見的掃碼、掃臉支付,真是讓我大開眼界。要知道,今天的台灣還是無法實現這一操作的。

當我來到工地時,看到干得熱火朝天的農民工朋友,那份對工作的熱忱,對生活的熱愛,深深感染了我。我知道,這里將會成為我重生的地方。

鄭州的朋友很熱情,怕我背井離鄉會想家,總是千方百計照顧我,可他們又何嘗不是為了生活漂泊在外的打工人?

工地上的農民工朋友,有的已經兩年沒有回家了。四川的老張說:「回去的路費都夠娃娃一個學期的費用了,現在通訊這麼發達,知道家里好好的就行。」

(工地上勤勞的朋友們)

他心酸又無謂的表述,恰恰是每個工地人的真實寫照,也是成年人肩上的責任。

我不再糾結過往,開始投入眼前的工作。因為失去的已經失去,再留戀不舍,也沒有任何意義,不如在成長中收獲另一種可能。

每天和一群樂觀向上的農民工朋友一起工作,我開始變得越來越陽光,也深刻感受到大陸同胞的樸實無華。有時候工作一著急,就忍不住斥責對方,但他們總是摸摸頭,抱歉地說:「對不起啊陳工,下次注意。」

我為人心直口快,有一說一,更不懂得轉彎抹角,所以很容易得罪人而不自知。在台灣也曾和同事發生過沖突,但是大陸同胞卻給了我無限包容。

(一點一點看著大廈建了起來)

我喜歡大陸,更喜歡鄭州,是這里的同胞用語言、行動,溫暖治愈著曾經迷茫無助的我。

為了回報老板的知遇之恩,我工作格外積極,同時也大力融合、傳播台灣的技術理念,以及實用的制度,很快工資就提了上來。

因為收入提升,岳父母對我的態度也大為改觀。曾經慌亂的生活開始回到正軌,日子一天天變得好起來。

家人因為我,對大陸多了一些了解,也改觀了曾經的看法。有空我就會帶父母來大陸旅游,爬上過壯觀巍峨的武夷山,踏上過隔江相望的鼓浪嶼,感受著祖國美麗的山山水水,二老都有些流連忘返。

(帶父母爬武夷山,見識祖國大好河山)

我一直有一個定居大陸的夢想,可是2020年疫情突然爆發,打亂了曾經的計劃。但是期間發生了很多感人的事情,也更加堅定了我的定居夢。

記得之前鄭州封城的時候,我正在工地做最后的收尾工作,根本沒有時間采購物品。同事知道后,連忙為我采購了大批生活物資。

一聽封城,台灣家人焦急地詢問相關情況,擔心我有沒有飯吃。當我把物資拍給他們看時,他們都忍不住為同事點贊,物資多到非得吃胖幾斤不可。

如今,我在大陸已經生活了五年,雖然會想念台灣的美食,但我也喜歡這里的晨起暮落。因為台灣是家,大陸也是家。

去年年底回台灣探親時,工地已接近尾聲,我辭去了原來的監理工作,安心回了趟台灣。根據這幾年對大陸行情的了解,我打算再回來時,重拾台灣老本行,做室內空氣凈化等相關工作。

(好山好水好風光,有空我就會到處轉轉)

今日我已扎根鄭州,開始了自己的創業之路。想把自己所掌握的技法理論,以及台灣適用于大陸的相關管理制度,傳播到這邊。

雖然大陸對台商的優惠政策有40歲以下這一年齡限制,但我依然有信心去嘗試自己擅長的環保領域。

感恩自己能遇見伯樂,有幸踏上鄭州這片土地,讓我有了重獲新生的機會,很希望能為豫台友誼貢獻自己的力量。

作家白先勇曾說:「擁有的從來都是僥幸,無常才是人生的常態,所有的成熟都是從失去開始。」經歷過人生的大起大落,年過半百的我,才真正成熟起來。也懂得了人生就是一場邊擁有邊失去的旅途。

(鄭州市民在跳廣場舞,台灣可不多見)

如今我最大的夢想就是尋找一所合適的房子,疫情過后,把家人接來大陸定居。到時候,我努力打拼,女兒繼續學業,父親找人下下棋,母親自己種種菜。真期待一家團圓的日子,不知那時能不能找到適合我們的農家小院。

人的一生,難免會有浮沉,不會永遠如旭日東升,也不會永遠困苦潦倒。一浮一沉,對我們來說或許正是一種磨練。

所以,不管歷經何種不堪,請昂起頭、踮起腳,努力向陽而生。畢竟人的一生除了生死,其他都是擦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