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麗君離開27年「生前恨透成龍」沒接到最後電話成他終生憾「我對不起她」利用技術隔空對唱鄧麗君:愛過的人,錯過的魂

1981年,鄧麗君在台灣舉辦演唱會,在臺下,她沒有看到那個心心念念的身影,她迎來的,只有成龍的經紀人陳自強,

等到演唱會的最后一首歌一曲終了,她留住了陳自強。

餐桌前,是久久無言的兩人,直到鄧麗君的一句話打破了沉默:「你知道嗎?我恨透成龍了!」

這句話,本應該隨著鄧麗君的不幸離世而埋葬在歷史長河中,但成龍的那本自傳,卻又將那塵封多年的往事,翻到了臺前...

01

1953年1月29日,鄧麗君在台灣省云林縣褒忠鄉田洋村呱呱落地,9歲時,她就跟著九三康樂隊四處慰問演出,早早的經歷了各類舞臺的鍛煉,

反觀比她晚出生一年的成龍,小時候就是個閑不住的主,打架鬧事樣樣精通,6歲時,成龍拜師于占元,學習表演技巧。

1967年,14歲的鄧麗君出道伊始就取得了不錯的反響,不僅打破了「夜巴黎」、「七重天」等音樂場所的滿場記錄,還被評為了「慈善皇后」,

獲得這兩項成就時,她還未滿18歲,

美中不足的是,鄧麗君從小身體孱弱,并且還患有氣喘病,但身體上的問題并沒有讓小小年齡的她頹廢下去,而是在事業方面更上一層樓。

1971年,鄧麗君與麗風唱片正式簽約,準備共同打開東南亞市場,而成龍此時才剛剛以一名武師的身份進入演藝圈,開始演繹生涯,

當成龍還在演藝圈底層摸爬滾打時,鄧麗君的足跡已經遍布了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菲律賓等地,儼然已經成為了娛樂圈內的知名人物,

可能正是因為這段年少成名的歷史,讓她在不自覺間擁有了「大佬」氣場,在后來壓得成家班弟子「頭都抬不起來」...

鄧麗君與初戀林振發的邂逅發生在吉隆坡五月花大酒樓,那時,林振發將酒樓的前三排座位全部承包,天天叫著自己的親朋好友來給鄧麗君捧場,

在鈔能力的幫助下,這位有錢的歌迷馬上就與鄧麗君相熟相知并相戀。

那時,鄧麗君喜歡騎馬,林振發陪著,鄧麗君應酬,林振發陪著,方方面面,無時無刻都在關心著心上人,

有錢又溫柔,稱之為白馬王子也不為過,兩人的感情一度升溫,在當時的媒體看來已經達到了談婚論嫁的程度,

甚至后來師永剛還爆出鄧麗君親口所說的話:「這輩子,我非林振發不嫁。」

這邊鄧麗君與林振發打得火熱,那邊的媒體報道的卻是她與朱堅的八卦趣事,

相傳,在鄧麗娟剛剛出道的時候,娛樂圈背景深厚的朱堅就是她的后盾,在她困難時,全心全意的為她提供幫助。

1972年6月12日,朱堅前往台灣與合作伙伴商談業務往來,他不惜繞道而行,也要前往台灣看一眼鄧麗君,

得知朱堅要來的鄧麗君滿心歡喜,畫上了美美的妝容,穿上了好看的衣裳前往機場接機,但她等來的并不是朱堅,而是飛機失事的噩耗,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宇宙的兩端,天人兩隔所衍生出的無力感直接將鄧麗君打垮,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里,她終日以淚洗面,無法登臺表演。

1973年,鄧麗君的事業重心轉向日本,與林振發相見的機會越來越少,哪曾想在1978年,她又等來了一個噩耗:林振發心臟病發作,遺憾離世。

不僅如此,鄧麗君在感情上噩耗不斷,事業上同樣風波漸起,

也許,她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她不曾見過陽光...

02

后來,成龍回憶起鄧麗君時遺憾道:「我常常會想,如果有這樣一種可能,或那樣一種可能,我和鄧麗君會不會最終走在一起?」

然而錯過了就是錯過了,只能證明兩人有緣無分...

1979年2月,成龍的演藝事業熬出了頭,自導自演的《笑拳怪招》摘得香港年度票房桂冠,事業進行的如火如荼。

而鄧麗君這邊卻事事不順,不僅痛失戀人,還陷入了「假護照」事件中。

當年,日本警方捕風捉影,指控鄧麗娟偽造護照,硬生生將她臨時拘留七天之久,雖然護照在后來被證實為真,但對方的裁決卻令人咂舌:

「鄧麗君雖然沒有偽造護照,但是她取得護照的途徑不合法,因此將她驅逐出境,并且在一年之內不得再入境。」

從拘留所重見天日的鄧麗君因為當時種種原因的影響,并沒有返回家鄉,

而是坐上了飛向美國的飛機,前往美國南加利福尼亞大學留學,

也許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在鄧麗君赴美不到一年,成龍用《師弟出馬》打破了香港的票房紀錄,

趕往美國好萊塢交流學習并出演自己的第一部英語電影《殺手壕》。

當時,成龍在美國的日子過的相當無趣,白天學英語,晚上看電視,偶爾學習滑旱冰為電影進行練習,

在這些苦悶的日子里,鄧麗君就成為了照射進成龍生活中的一束光。

兩人的第一次相遇說起來還挺偶然,那時,成龍正與一群香港來的朋友去迪士尼玩耍,

嘻嘻哈哈之間,正巧就聽到了有另外一堆人在用漢語聊天打趣,扭頭一看,迎面走來的正是鄧麗君,

在之前,成龍與鄧麗君也有過交際,不過只能算得上是點頭之交,這次的相見,也只是簡簡單單打了一聲招呼,一笑而過。

只是緣分這東西說來也怪,總能在不經意間制造多種巧合讓兩人相見,這不,沒過多久,成龍就又在電影院遇見了鄧麗君,

一聊起來,兩人發現他們身上的共同點還不少,更是發現住的地方還挺近,都不由感慨還真是緣分到了,

留下了聯系方式,約好了下一次的見面,兩人才依依不舍的散了場。

異國他鄉,老鄉見老鄉,還如此有緣,不發生點故事那才叫奇怪,

沒過幾天,成龍就接到了鄧麗君的電話:「我記得你是在練習滑旱冰對吧,正好我也要練習滑旱冰,不如你教教我?」

就這樣,兩人借著滑旱冰的由頭再次碰面,那時,洛杉磯的街頭總是能見到兩位年輕男女相互扶著練習旱冰,他們一起摔跟頭,一起打鬧,

街上的行人總是能夠聽到男方爽朗的笑聲和女方銀鈴般的笑聲,

但他們不知道,這兩位,一位是樂壇歌后,一位是武打巨星。

經過幾次「旱冰之旅」,兩人的親密度直線上升,他們一起吃鄧麗君母親做的飯,一起散步,一起拍照,一起吃中餐,一起迷路,

她成為了他那段無聊日子的調味劑,

他成為了她繼兩次噩耗后的救命繩,

但調味劑終究只有調味的作用,沒有了它飯依然可以吃,

而救命繩的作用是拯救生命,沒了它,世界或許就又會變得灰暗...

03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好景不長,成龍的電影要在圣安東尼奧開機,兩人在無奈下分別,

臨走時,成龍深情的看著鄧麗君,對她說:「等我拍完戲,就去台灣找你!」

然而《殺手壕》上映后的票房慘不忍睹,急于撿回臉面的成龍一心只想拍出一部電影來證明自己,便將找鄧麗君的事情給拋之腦后,

直到他的新電影需要去選布景時,他才想起自家還有個女朋友需要找,便提議前往台灣完成電影的拍攝。

得知成龍前來,鄧麗君開心極了,兩人仿佛又回到了當初的那段快樂時光,

但這一次,兩人不能在大街上肆無忌憚了,只能把約會地點放在高檔的法國餐廳。

只不過當時的回憶對于成龍來說顯然并沒有那樣的美好,他在椅子上坐立難安,服務生給他遞過來全法文的餐牌,他看著餐牌陷入了不知所措,

餐桌上,是熠熠發光的蠟燭,蠟燭的兩邊,是戀愛期中的年輕男女,

只不過在旁人看來,女人優雅不失魅力,男人卻與此刻的場景格格不入。

鄧麗君看著絲毫不注意形象的成龍,笑著說:「牛排五分熟好吃 。」

可成龍偏不,他就要吃十分熟,鄧麗君拿著紅酒細細的品嘗,可他卻如牛嚼牡丹,一口而下,

直到飯局結束,成龍都沒給過鄧麗君什麼好臉色,走出餐廳時,成龍一臉怒容:「從今以后,再也不要帶我來這個餐廳,我現在要回去開會了。」轉身就走。

那為何成龍會突然如此生氣呢?其實與他曾經作為一名窮人的自卑感有關系,后來他在自傳里這樣寫到:

「剛進社會的時候做最底層的工作,所以我打心眼里討厭那些有權有勢的人瞧不起別人的樣子。

他們越是擺出一副自己很了不起的模樣,我就越想跟這種人唱反調。這種心態影響了我和鄧麗君的相處,對她很不公平。」

法國餐廳浪漫約會的不歡而散并沒有影響到兩人的感情,不久,成龍又接到了鄧麗君的電話:

「我有事可能要離開台灣幾天,要不我去你們劇組找你吧!」

成龍欣然同意,沒過多久,鄧麗君穿著高跟鞋和晚禮服盛裝登場,將成龍的小兄弟們看的目瞪口呆,

男人的虛榮心在此刻獲得了極大的滿足,成龍耍酷一般在小弟面前說了一聲「坐」,然后專心聊劇本,一個多小時沒有搭理鄧麗君。

鄧麗君的表情由高興變為失落,再由失落變為悲傷,最后忍著哭泣對成龍說:「Jackie(成龍)我先走了。」

成龍說:「好」,連送都沒有送,就由著她下樓去了,完全忘記了鄧麗君來找自己的理由,不知他們即將分別,

第二天,成龍在酒店里找到了鄧麗君給他留下的卡帶:《把我的愛情還給我》

這邊將鄧麗君打入了冷宮,那頭又與林鳳嬌聊得火熱,兩人之間的差距也逐漸顯現了出來。

鄧麗君屬于比較喜歡安靜的那種人,成龍也曾給她打上過高貴、很干凈的標簽,

問題在于,成龍身邊一般都會有三五成群的兄弟們打打鬧鬧,

鄧麗君根本和這幫兄弟融不到一塊,她只要一來,成龍的兄弟們便會刻意避開,這就讓當大哥的成龍很難堪。

林鳳嬌卻很不一樣,每次來找成龍都會和那幫兄弟打成一片,

成龍還沒說什麼,兄弟們就給林鳳嬌冠上了「大嫂」的稱呼。

于是諸如「鄧麗君不行啦,鳳嬌姐才是我們的大嫂」此類的旁風,經常在成龍耳邊扇著,

沒過多久,成龍便下了決定:要兄弟,不要美人兒。

提出分手后,鄧麗君用一句「你應該嫁給你那班兄弟」結束了二人短暫的感情,

這段戀情雖然不長久,卻足以讓鄧麗君刻骨銘心。

此后,他們又重新開始了自己的故事,只不過后來的故事中,依然能時不時見到對方的身影...

04

再次回到台灣的時候,鄧麗君轉頭便投進了香格里拉董事長郭孔丞的懷抱,

也許是為了刺激成龍,以往面對戀情傳聞時既不承認也不否認的鄧麗君這次一反常態,公然承認郭孔丞是她唯一的真命天子。

1981年10月28日,這天可能是鄧麗君這輩子距離結婚最近的一次,

當天晚上,她與郭孔丞在香港的香格里拉秘密舉行了訂婚儀式,只不過,豪門真有那麼容易進嗎?

當他們一起回到新加坡,與長輩們商量結婚的細節時,意外出現了,

郭家向鄧麗君提出了三個要求:

鄧麗君要以書面形式向郭家把往的歷史交代清楚;

結婚后退出演藝圈;

斷絕和演藝圈所有朋友的來往。

這三點要求毫無疑問被鄧麗君所拒絕,1982年,鄧麗君決定退婚,兩人的婚姻,還未開始,就已結束。

四段的感情歷史全部都無疾而終,鄧麗君再也不敢輕易的涉足感情怪圈,也許,還有一種可能,是她還未完全忘記成龍...

后來鄧麗君與成龍的再次相遇,是發生在一次頒獎典禮上,成龍作為頒獎嘉賓出席典禮,為鄧麗君頒獎,

當看到成龍拿著獎杯走出來的那一刻,鄧麗君的表情中有驚訝,有惶恐,有悲傷,她扭頭就走,寧愿不接受獎杯,也不要成龍給他頒獎,

成龍追在她后面,嘴里喊著:「不要這樣,Teresa(鄧麗君),不要這樣,很難看啊……」

最后,鄧麗君為了顧全大局,才不得以從成龍手中接過了獎杯,但她依舊沒有給成龍什麼好臉色,頒獎結束后扭頭就走。

很顯然,她對成龍依然還有不小的怨念,但與伴隨怨念的,不正是那刻骨銘心的回憶嗎?

1990年,鄧麗君結識了比她小15歲的保羅,開啟了一段姐弟戀,

他沒有成龍有名,沒有郭孔丞有錢,沒有林振發細心,沒有朱堅體貼,

但只有這位法國小男友,陪她走到了最后。

鄧麗君斥資200萬,為他買下一堆攝影器材,滿足保羅的愛好,而保羅用著她賣的器材,拍下了鄧麗君的美好,

只不過,雖然男朋友就是攝影師,但照片中的鄧麗君,依舊顯得孤獨和惆悵...

1995年5月8日17時30分,一代歌后鄧麗君因支氣管炎發作而不幸離世,年僅42歲,

在一生被病痛折磨的過程中,她努力且美好,優秀且善良,唯一的不幸,就是去世前幾天那個打給成龍的電話并未被接通。

誰也不知道當時的她想對成龍說些什麼,

是如同老朋友般敘敘舊,還是像當年一樣聊聊天,又或者是痛斥成龍當年做出的那些事,

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那時的鄧麗君,依舊時常回憶起成龍,回憶起那年新加坡街頭的那對年輕男女...

以至于成龍后來回憶起鄧麗君,能夠勇敢的說出那句:我對不起她。

也許確實留有遺憾遺憾,2002年,成龍運用虛擬技術,在歌曲《我只在乎你》中完成了與鄧麗君的隔空對唱,他說:

「希望這首歌可以穿越時空,幫我帶去對她永遠的歉意。」

在MV中,他同樣說了一句話:愛過的人,錯過的魂,曾經擁有,就是永恒。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