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曾經撿的兩張破椅子,29年後拿去鑒寶,專家:2300萬的天價

新中國成立後,大中華日益昌盛,老百姓的生活也越來越好;自古「盛世古董,亂世金」,老百姓的生活好了,

「古董收藏」之風也再次興起,其代表就是老北京的潘家園和琉璃廠等古董集散地,「撿漏」這個詞也由此而生。

1982年,北京朝陽區的一位老人叫「張志勇」,原本是紡織廠的普通工人;

那年月的老人勤勞一輩子,退休了反而「閒不住」,在老朋友的影響下,也逐漸喜歡上了古董收藏。

不過「老張」比較特殊,他喜歡在潘家園、琉璃廠附近的古玩集散地轉悠,但很少出手;

一則為人比較謹慎,二則他喜歡看買賣雙方一來二去的「砍價」。

雖說「老張」一般不出手,但並不代表他對古董沒有興趣,他的一大愛好就是喜歡去廢品站轉悠;

當然,他的主要目的也是「撿漏」,倒不是為了撿到什麼「奇珍異寶」,

僅是看看有什麼舊書本,能二次利用的廢鐵皮什麼的。

這天,「老張」在一處沒人看管的廢品集中點翻騰了半天,收拾出不少舊報紙、廢紙箱,

正想拿到廢品站換點零錢,忽然來了一輛滿載廢品的三輪車;

仔細看,車裡的廢品沒什麼好東西,「老張」就想走,卻又被人叫住了。

原來是三輪車主,手裡拿著幾塊木頭問「阿貝,兩張破椅子要不要?

拿回去還能當柴火燒」;此時的老張愣了一下,當時北京人雖然家家戶戶都燒煤,但也少不了引火的木塊。

老張一邊答應著,一邊扭頭查看所謂的「舊椅子」。真是兩張「破椅子」,

不僅掉了色,而且結構已經散了架,有條椅子腿還斷成了兩截;不過老張發現,

這些「散架」的木頭挺沉,看來是實木的老物件,于是欣然收拾回了家。

回到家,「老張」還被妻子和兒子數落了一頓,那時候戶戶都燒煤,忽然折騰來一堆碎木頭,

既占地方也不適合燒火;「老張」挺委屈,他認為這堆木頭有用,修理一下說不定還能給家裡添兩把椅子。

就這樣,「老張」賭氣開始修椅子,好在這兩把椅子僅是散了架,結構上基本沒壞;

于是「老張」東拼西湊,竟然真的拼出了椅子的原貌,而且還是電視上「大戶人家」的太師椅。

說明一下,這裡的「太師椅」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太師椅」,嚴格來說應該是「官帽椅」;

反正「老張」不太懂,眼見自己拼湊出了椅子的原貌,本想在老伴面前炫耀一番,結果卻又被數落了一頓。

原因很簡單,兩張「椅子」是被拼出來了,但漆面斑駁,結構又不穩定,怎麼看也不像能坐人的椅子;

「老張」更是一肚子氣,乾脆把拼好的椅子往角落一扔,往後的日子裡,也只有他一個人沒事坐坐。

就這樣,兩張「椅子」在老張家呆了29年,此時的「老張」真的「老了」;

2011年,孫子準備買房結婚,當時北京的房價,想來不用多講了。

孫子要買房,「老張」也幫不上什麼忙,只能和老朋友們絮叨絮叨;

機緣巧合之下,「老張」又跟人提起當年撿的兩張「破椅子」的事。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幾位老夥計中有人半開玩笑地說「你當年撿到的不會是什麼古董吧,拍張照給行家看看?」

這話著實刺激到了老張,一溜小跑回家,見到兒子就催促給「破椅子」拍照,然後發給了北京嘉德國際拍賣公司。

實事求是地說,兒子並沒把這事放在心上,給「破椅子」拍照也僅是為了安慰一下老父親;

誰也沒想到,拍賣公司竟然回復了,還說要派專家現場鑒定一下兩張「破椅子」。

這下可把老張家的人忙壞了,趕緊收拾兩張「破椅子」,又是擦又是扶,生怕專家鑒定時,

「椅子」再散架了;當然,這些年老張沒少收拾這兩張椅子,「散架」是不會,但這漆面斑駁是改變不了的。

更令張家人驚訝的是,專家一眼就看出兩張「破椅子」的材質,竟然是黃花梨實木的;

不僅如此,專家還說這兩張「破椅子」可以修復,看年代應該是明末的「雕龍紋四出頭官帽椅」,

並再次確認張家人是否需要拍賣。

當然,「雕龍紋四出頭官帽椅」究竟是什麼東西,張家人沒聽懂,但老張知道,

2011年正流行收藏「明清傢俱」;又趕上孫子要買房,老張自然願意將29年前撿來的「破椅子」拍賣掉了。

其實也不奇怪,1982年的收藏圈還沒有「明清傢俱」這一分類,當時很多老物件都被人隨意丟棄了;

據說,馬未都就是撿了80年代的「漏」,這才在今天成了收藏大家。

單說老張家的兩張「破椅子」,經過修復後可謂煥然一新。就見這兩張「官帽椅」搭腦凸起,

靠背精雕壽字和蝠紋,扶手為四回紋造型;座面下帶有束腰,方腿直足,

腿足四角又安花牙,足間以四面平棖子相連,兩把椅子造型巧妙、雕刻寓意吉祥。

當然,畢竟是撿來的「破椅子」,經過修復後還是略帶破損的,但並不影響整體觀感;

就這樣,兩張撿來的「官帽椅」被送往拍賣會,開始就以百萬價格起拍,參加這次拍賣的竟然有100多位藏家。

後經多輪激烈競拍,兩張椅子竟然以2300萬的「天價」成交;但這裡要說明一下,

老張家的「破椅子拍出2300萬」僅是特例,畢竟當時正處「明清傢俱」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