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民夫婦為生兒子,躲進深山12年,卻連生5女,堅決稱:不生出兒子不下山

2011年3月的一天,員警走了一個多小時的山路,來到了一個深山溝里。

這個山溝里環境惡劣,連野草都不愿意在這里生長,黃色的土壤裸露在地面上。

在山坡山,有兩三間用木頭搭建的破舊房屋,還可以看見炊煙升起的痕跡。

看到房子之后,民警們眼睛一亮,翻山越嶺的疲憊感頓時消散無蹤。

他們悄悄地靠近這幾間房屋,看見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之后,立馬圍了上去,把他撲倒在地上。

「你們干嘛啊,我只是生了五個孩子,并沒有違法亂紀。」男子一邊掙扎,一邊大喊著。

屋外的動靜很快就引起了屋里人的注意,緊接著一個中年婦女帶著四個年紀不大的女孩跑了出來。

「有人舉報,我們要把你帶去警察局審問。」員警從衣兜里拿出了工作證和拘捕令。

「你們誤會了,我們都是好人,這些孩子都是我們夫妻自己生的。」中年一把拉住一個民警的袖子,苦苦哀求。

這對夫妻是誰?這些孩子真的都是他們所生的嗎?這件事情最后是如何解決的?

「沒有男孩就抬不起頭」

袁鐵明是一個普通農民,出生在上個世紀七十年代。

雖然那個時候政府大力宣傳「生男生女都一樣」、「婦女能頂半邊天」,但是在袁鐵明所在的偏遠小山村還是有著根深蒂固的老思想。

他們認為,男孩才是家里唯一的頂梁柱,如果家里沒有男孩那在村子里有沒有辦法抬起頭來過日子。

袁鐵明家有三個兄弟,他是家中的老二,老大五歲的時候就因病早夭,老三外出打工之后就多年沒有回來。

所以,只有袁鐵明一個人留在了嵩縣小章村生活下去。

他和妻子守著5間父輩留下來的老房子和兩畝田地,在這塊土地上安安心心地過著自己的小日子。

雖然生活非常窘迫,但對袁鐵明來說,這樣平靜的日子著實還算不錯。

1997年,袁鐵明的妻子謝娥懷孕了,夫妻倆滿懷期待,盼望著這一胎是一個男孩。

袁鐵明只上了半年的小學,其他的大道理他并不懂,他只知道生個男孩傳宗接代就是他這輩子最大的事情。

特別是大哥早亡小弟失聯,老袁家傳宗接代的重任就全部落在了袁鐵明一個人的身上。

袁鐵明經常輕輕地撫摸著妻子的肚子,幻想著兒子出生之后的場景。

他想,他會成為一個慈祥的父親,湊錢讓兒子去學校讀書,也會把自己的一身種地的本領全部傳授給他。

等兒子長大之后,他們父子倆就可以共同在田間勞作,這也不失為一件美事。

可惜的是,袁鐵明的美夢還沒有做多久就破滅了,因為他的妻子謝娥生下了一個女兒。

袁鐵明失望極了,對他來說,兒子才是命根子,才是整個家族的根。

「沒有兒子,我們在這個村子里就抬不起頭,要一直被人戳脊梁骨。」

在袁鐵明的催促下,謝娥于1998年年底再次懷孕。

雖然那個時候的計劃生育非常嚴格,但還是有很多抱著跟袁鐵明同樣想法的人頂風作案。

他們想著,被抓到之后大不了交一些罰款就可以了。

但是,袁鐵明家沒有錢,根本交不上這一筆超生罰款。

袁鐵明只能四處找人打聽,一聽說計生人員要來村里檢查了,他立馬帶著懷孕的妻子躲到親戚家。

等他們走了之后,袁鐵明才會慢悠悠地帶著妻子回來。

由于他們經常東躲西藏,所以袁鐵明地里的莊稼因為無人打理,長勢完全比不上其他人。

那一年,因為沒有足夠的糧食,一家三口的生活都過得很凄慘,常常吃了上頓沒下頓。

但是袁鐵明覺得,只要能夠有一個兒子,無論怎樣辛苦都是值得的。

可是,沒過多久,袁鐵明的希望再一次破碎了,這一胎又是一個女兒。

袁鐵明非常失落,顧不上剛生產的妻子,坐在地上一直念叨著「對不起袁家的列祖列宗」。

1999年8月23日,袁鐵明的二女兒出生沒多久,鎮上的計生人員突然找上了門。

他們讓袁鐵明和謝娥夫妻去醫院中做結扎,還要他們快點把催生罰款交上來。

袁鐵明被這次突襲震得五雷轟頂,兒子還沒有生下來,怎麼可以結扎呢?

此時,他的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逃」。

「不生兒子絕不下山」

但是,袁鐵明的逃跑計劃還沒有來得及實施,就被鎮上的計生人員強制性地送到了縣城里的醫院中。

不過好在,謝娥當時患上了高血壓,并不適合做結扎手術,所以袁鐵明夫妻才幸運地逃過一劫。

醫生的本意是想等謝娥的身體狀況有所好轉之后,就給她進行結扎。

但是,在返回的路上,袁鐵明立刻把自己的逃跑計劃告訴了妻子, 「我們逃到山里去,讓他們抓不到我們,把兒子生下來之后再回來。」

謝娥只考慮了幾秒鐘,就立刻點頭同意了丈夫的計劃。

他們行色匆匆地回到了家里,草草地收拾了一點行李,立刻就帶著兩個女兒往深山溝中走去。

他們一家漫無目的地走著,袁鐵明也不知道要到什麼地方才稱得上「安全」。

夜晚悄然而至,袁鐵明和謝娥在一處開闊的斜坡上找到了一個山洞,一家人就在這里停留了一晚。

夜晚的狂風肆意地呼嘯而過,遠處還有各種野生動物的號角聲,這一切都是如此的令人害怕。

袁鐵明的大女兒害怕得想要發出尖叫聲,卻被袁鐵明及時呵斥住, 「不準哭,弟弟還沒有出生,我們就要一直這樣過下去。」

第二天一大早,袁鐵明夫妻就帶著兩個又累又餓的女兒匆匆上路。

袁鐵明和謝娥帶著兩個女兒走過了狹窄的山路,走過了危險的懸崖峭壁,一直走到了一處人跡罕至的山坡才停留下來。

這處山坡離袁鐵明原來居住的小村莊并不遠,只需要走一個多小時的山路就可以到達。

但是要直接到達這個地方,就需要走好長一段懸崖峭壁,就算是對山里非常熟悉的獵人都不敢輕易來到這里。

袁鐵明對這個地方非常滿意,于是在山坡上挖出了幾個窯洞,在外面蓋了幾間木屋當成一家人的住所。

這里的土壤非常貧瘠,連荒草都很少在此處生長,但袁鐵明硬是在山坡上開墾了幾畝田地,種下了蔬菜和玉米。

后來,他還悄悄地從外面帶回來了一只小羊羔,每天都會趕著小羊羔到處放牧。

但是,袁鐵明一家的生活并不好過。

木頭房子搭建得并不好,很多地方都漏風漏雨,冬天北風呼嘯,一家人只能擠成一團取暖。

不僅如此,有時候遇到暴雨天氣,袁鐵明還要擔心是否會遭遇泥石流。

而且, 這里離村里的小學也非常遠,孩子去讀書的話需要走一個多小時的山路,外出非常不便。

因為這個原因,袁鐵明的大女兒只讀了小學三年級就輟學回家了,二女兒則堅持讀完了國中。

除非去買生活必需品,袁鐵明并不會輕易地到外面去。

一家人就這樣生活在這個與世隔絕的地方,與自然界中的草木蟲魚作伴,仿佛回到了原始時代。

后來,偶爾來狩獵的獵人發現了他們一家,獵人非常同情這家人的遭遇。

于是,他有時候也會把家中的舊物品帶來給袁鐵明,這才讓他們的生活過得越來越好。

這期間,謝娥再次懷孕了,袁鐵明非常激動,認為事不過三,這一胎一定是個兒子。

他經常去山坡上捕獵,把家中的好吃的也盡量留給妻子,只希望能夠把這個還在腹中的「兒子」養得白白胖胖的。

因為不能外出,也沒有辦法請到產婆,袁鐵明只能自己上手為妻子接生。

但是,不巧的是,這一胎又是一個女兒,內心十分失望的他發狠似地說, 「不生兒子絕不下山。」

但是,上蒼好像是在故意跟袁鐵明一家作對一般,他們一連生了五個都是女孩。

他們的五女兒出生在2011年,但那個時候袁鐵明已經養不起這麼多孩子了。

無奈之下,袁鐵明和謝娥夫妻只能把這個剛出生五天的女孩送給別人收養。

收養這個女孩的是袁鐵明的一個親戚,親戚非常同情袁鐵明的遭遇,于是給了他8萬元的「營養費」。

因為生的孩子太多,再加上生產之后沒有好好調養,謝娥的身體情況越來越差,根本不適合再懷孕生子。

袁鐵明被這個消息打擊得消沉了很久,才慢慢地接受了這個事實,絕了想要生兒子傳宗接代的心。

重新下山安置

2011年3月4日,第五個女兒被送走沒多久,袁鐵明就被抓進了派出所。

雖然袁鐵明一再解釋那個孩子是自己的親生女兒,但他的辯解并沒有效果,因為他的確收了錢。

后來, 謝娥繳納了1.5萬元的保證金,才讓袁鐵明重新獲得了自由。

那個時候的互聯網已經非常發達了,袁鐵明一家的事跡被知情人爆料到了網上,他們也由此成了網絡紅人。

因為他帶著五個女兒在深山老林中躲躲藏藏了將近12年,他們也被網友們稱為「現實版超生游擊隊」。

與此同時,袁鐵明一家也得到了當地政府的幫助。

政府工作人員勸說袁鐵明一家重新回到村子里生活,還幫他們解決了早已注銷了的戶口問題。

因為袁鐵明對生兒子一事已經不再抱有希望,于是他也就順從了工作人員的安排。

在政府部門的幫助下,袁鐵明一家早在11年前就搬回了村里。

但是由于老房子長久沒有人居住,很多地方已經雜草叢生,屋頂也破了一個大洞,根本沒有辦法居住。

于是,袁鐵明從一個村民那里買了一個二手房,一家人就在這棟房子里生活。

他的大女兒在2014年的時候嫁給了隔壁村的一個小伙子,兩人現在已經生下了一兒一女。

他的二女兒國中畢業就出去打工了,每年過年都會回來,每周也會給父母打電話。

袁鐵明的三女兒現在在洛陽的一所大學學習電子商務專業,是家中唯一的大學生。

他的兩個小女兒現在也還在讀書,有時候三女兒回家也會給他們輔導功課。

袁鐵明非常滿意現在的生活,對當初的所做所為也感到后悔。

「不應該那麼執著要兒子的,不然也不會在山上生活這麼多年,讓一家人過了12年的苦日子。」

「我現在最對不起的就是我的大女兒和二女兒了,如果我能早點下山,她們也能多讀點書,也許現在也是大學生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