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學良長女:通曉七國語言,直言要嫁就嫁布衣,今106歲仍健在

1961年的秋季,張閭瑛終于如愿在台北,見到了闊別28年之久的父親張學良。

「爸爸!」張閭瑛幾乎是帶著哭腔喊了出來,撲向了不遠處藤椅上的父親。

誰能想到,她口中這位滿臉倦容,體態已經略顯佝僂的父親,是曾經叱咤風云、風流倜儻的張學良先生。

父女倆骨肉分離之時, 張閭瑛不過20多歲,還是剛出落得水靈的少女,如今也有了幾分滄桑。

看著眼前的女兒,早已黯淡的雙眼,終于閃爍出了幾分往日的神采,這是他被軟禁以來,最高興的一天。

這次見面機會,是父女倆好不容易才爭取來的,自然是相談甚歡。他興致勃勃地講著女兒小時候的趣事,還問起了妻子于風至。

轉眼探視時間就要結束了,在門外特務不斷催促時,張學良才想起來,自己的女婿陶鵬飛也在一旁。

原來張閭瑛身旁,這位和她一同探視父親的先生,正是她的丈夫陶鵬飛。

而這樣一位大家閨秀的丈夫究竟是何許人也呢?為何張閭瑛拒絕了一眾豪門之子,最后選擇與毫無背景的他結為連理?

異鄉相遇,亂世情堅

其實,兩人的緣分開始于二戰期間的倫敦......

九一八事變之后,日本守軍一直蠢蠢欲動地駐守于長城外,對熱河一帶虎視眈眈,其通過占領熱河而后直取北平的野心可見一斑。

熱河原本由奉系軍閥掌控,也就是東北易幟后的東北邊防軍。

戰役打響后,東北軍在敵軍的強烈攻勢下逐漸落得下風,士氣不斷低落。將領湯玉麟更是在關鍵時刻棄軍潛逃,日軍兵不血刃地奪取了當時熱河的省會承德。

最終,在12萬東北軍鎮守下,熱河卻在12日內全面淪陷,于1933年3月7日宣布失守,就此落入日本賊寇之手。

而當時作為第一集團軍總司令負責指揮戰斗的張學良自然是難辭其咎,全國上下罵聲四起,最終其迫于輿論壓力引咎下野。

也因此,張學良終于有時間回歸家庭,陪伴家中的妻子兒女。他協同妻子于風至一道,帶著自己的兩個兒子,還有女兒張閭瑛,游歷了歐洲各國。

于鳳至

此前,家庭條件優越的張閭瑛,早已接觸過國外傳來的先進思想,對當時國內的封建迷信感到深惡痛絕,很是向往歐洲的思想和學術氛圍。

此次親歷其中,更是對途中的種種風土人情產生了興趣,被深深吸引。

于是,她便決意留在歐洲學習先進思想。

此前,由于擔心女兒的安危,張學良始終不愿松口讓女兒離家獨自前往異國他鄉。

但一直以來,他對自己這個唯一的小棉襖寵愛有加,當成珍寶捧在手心上,可以說是有求必應。

面對女兒的一再請求,最終他還是心軟答應了。

二戰

張閭瑛如愿以償地留在了歐洲,前往意大利求學。但張學良還是放心不下,就讓自己兩個兒子也留下來讀書,以便有個照應。

而母親于風至不忍讓自己的孩子們獨自留在異國他鄉,也選擇了留下來照顧他們。

不久后意大利突然宣布支持日本帝國主義,加入法西斯陣營。

由于緊張妻兒的安危,張學良立即聯系上妻兒,告知其立馬離開意大利,前往英國繼續求學。

當時戰火基本已經蔓延到了整個歐洲,英國境內也是深受其害,開始受到納粹德國的長期轟炸。

圖源網絡

張閭瑛在整日擔驚受怕之余,還要擔心處于國內戰火之中的父親。

不久后,張學良暗中聯合楊虎城,兵諫蔣介石,要求其停止剿共,優先抗日,史稱「西安事變」。

雖然在中共方面的共同努力下,蔣介石最后總答應聯共抗日,西安事變得以和平解決。但事后蔣介石對張頗有不滿,命人在南京將其扣押,并且軟禁起來。

收到父親被困的消息,張閭瑛十分擔憂。身在亂世的異鄉的她,又遇到家中變故,正是需要一個肩膀依靠之時。

陶鵬飛就是在此時闖進了張閭瑛的視線。

初遇時,陶鵬飛正在一個籃球場上與好友們進行籃球賽。

他在球場上揮灑汗水的陽光身影,與張閭瑛從小見慣的那些玩世不恭之人可以說是有著天差地別。

與那些自詡滿腹詩經的書香門第之后相比也是與眾不同,自然是給她留下了極好的第一印象。

就這樣,經過共同好友的牽線搭橋,兩個東北老鄉漸漸熟識起來。

那段時間,兩人總是一起相約在圖書館,交流學術見解;也會一起參加當地的華人聚會。

張閭瑛夫婦

經過進一步的接觸,張閭瑛發現這個自己一眼鐘意的少年,除了擅長運動,在學識上的造化也并不淺。

他有著開放的進步思想,尊重女性,并且博學多才。閭瑛覺得兩人交談起來十分輕松愉快,也總有說不完的共同話題。

加上他之前就讀的東北大學,正是張父所創立并擔任校長,他對張父無不欽佩,對張家這位非同凡響的天之驕女也是早有耳聞。

兩人認識后,他發現閭瑛并非尋常富貴人家的大小姐那般嬌生慣養,而是非常有自己的想法與主見。

面對這樣獨立自強、清新脫俗的女生,陶鵬飛很快便為之傾心。

張閭瑛

很快,他們便墜入愛河,成為了彼此的靈魂伴侶。兩人在亂世之中開始了一段佳話般的愛情,并始終相互扶持,互相鼓勵。

最終修成正果,帶著母親于鳳至的祝福,于1941年共同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張閭瑛終是跟隨了自己的內心,對抗世俗的眼光,與自己心儀的少年郎廝守終身。

而出身名門,貴為少帥之后的張閭瑛,為何一心想要嫁給一介布衣呢?

不甘父母之命的愛情

其實,她對包辦婚姻的抗拒,源自于對自己父母在婚姻中的不幸。

張閭瑛的母親于鳳至與張學良的婚姻,便是一場奉父母之命,循媒妁之言的聯姻。

當時張閭瑛的爺爺——張作霖,在走上軍閥之路時,曾經蒙恩于于鳳至的娘家。

張作霖發跡之后,一直與于家私交甚好,自是在一早便為兩家的兒女定下了婚約。

當時,張作霖前往于家拜訪于文斗,見到了于家小女兒于鳳至。

于風至從小便討人喜歡,她彎彎的柳葉眉透著幾分英氣,一雙靈動的丹鳳眼又顯得楚楚動人,不自覺地便叫人心生憐愛,是眾所周知的古典大美人。

不僅面容姣好,體態端莊,尚且年幼的于鳳至便已展現出了大家閨秀的氣質,5歲便入私塾讀書的她,飽讀詩書,成績很好,是公認的才女。

這樣優秀的女子,本就是張作霖心中兒媳婦的不二人選。加上于家有恩于張,兩家就此決定立下婚約。

而當時兩人還分別只有11歲和8歲,沒錯,比張還年長3歲。而這也正好應了當時東北民間的舊觀念:女大三,抱金磚。

在世人看來,他們的方方面面都極其般配,完全是天作之合。

但從小受到西方開放思想影響,并且年紀輕輕便慣有風流之名的張學良,卻不這樣認為。

一開始,他對這樣所謂的父母之命十分抗拒。但迫于張作霖給出的壓力,即便是張學良,也不敢公然違抗他的意愿。

雖是口頭應承下來,心不甘情不愿的張學良,也是一拖再拖,遲遲不肯和于鳳至相親。

而于鳳至那邊,起初也并不接受這樣一樁被當作籌碼的婚約。她認為兩人是「門不當戶不對」,心有傲氣的她不愿意攀附權威,討好張家。

而對于張學良的一再推脫,她更是自覺被怠慢輕視了,于是一氣之下請求父母為其解除婚約。

但于父始終不愿失信于張作霖,不肯毀約,而張學良也迫于父親的獨斷專行,只好答應了赴約和于鳳至的相親。

見面后,兩人卻漸漸對對方有了改觀。

雖說此前并沒有感情基礎,但一方是聰慧過人的大家閨秀,一方是大帥之子,兩人也有了些互相吸引之處,并于1916年結為夫妻。

兩人婚后也算得上是相敬如賓,張學良雖說風流成性,但也算尊敬自己這位結發妻子。

日復一日,于鳳至心中對張學良的感情也越來越深,她從心里愛上了自己的丈夫。此后,她為張學良傾其所有地付出,還為他誕下了一位女兒和三名兒子。

甚至面對丈夫身邊的鶯燕紛紛,她也表現出了萬分的大度。她說:「我相信他決不負我。」

對她來說,只要丈夫不將除自己之外的女人帶回家,她便可以忍受。

對于自己這位聰穎賢惠又識大體的太太,張學良向來以「大姐」相稱,他心有敬佩之情、欣賞之情,也給了她尊敬和信任,卻唯獨沒有愛情。

趙四小姐

最終,張學良還是負了自己這位對他忠心不二的妻子。他愛上了趙家的四小姐趙一荻。

面對丈夫如此的背叛,于鳳至心有不甘、有屈辱。但她的愛之深切,還是選擇了妥協。

面對與家里斷絕關系,無家可歸又懷有身孕的趙一荻,善良的她還是于心不忍,答應了讓對方搬進家中,并接納了對方與自己丈夫的孩子。

就這樣,于鳳至在這段感情中受盡了委屈,卻始終無悔地付出著自己的愛。

母親在這段感情中所受的委屈委屈和一直以來的隱忍,都深深地影響著年幼的張閭瑛,以至于她從小便對舊社會的包辦婚姻深惡痛絕。

趙四小姐

出國之前,家里曾經給她相中過許多出身名門望族的青年,也有許多爺爺、父親的好友為其做媒,但都被她拒之門外。

其中就包括當時的當時的中華民國財政部長孔祥熙之子孔令侃。

要嫁,就嫁布衣!

孔家的祖輩是文學大家孔子,家底殷實,在民國時期也是數一數二的幾大家族之一。

而孔令侃的母親宋靄齡的家族更是被稱為「民國第一家族」,在當時享有極高的威望,家中姐妹三人都名聲顯赫。

作為兩大家族之子,孔令侃自然是從小便有眾星捧月般的待遇,沒想到卻在張閭瑛這里吃了閉門羹。

當時孔令侃不乏一些風流緋聞在身,身旁最不缺的就是花季少女,也有不少傾慕孔家的人上門提親。

但當時孔祥熙與張學良交往甚密,對于張家這個才貌雙全的小女兒十分滿意,曾經多次明里暗里地,跟張學良表達想讓閭瑛做自己兒媳婦的想法。

孔祥熙

與這樣一個大家族結為親家,對張家來說自然是一件好事。

當時所有人都覺得這是一樁門當戶對的婚姻,兩人在外人看來是郎才女貌,結為夫妻是情理之中的事。

卻不想這被年輕氣盛的閭瑛毅然決然地拒絕了。

她知道自己的母親的一生便是被困在了包辦婚姻的枷鎖之中,決不愿再讓自己踏入同樣的境地。

而打小便對女兒寵愛有加的張學良,雖然心中惱怒,但也不愿意勉強她,希望她能擁有自己想要的幸福,不愿其跟自己一樣被困在一段不幸福的婚姻中。

面對世人的不理解和議論紛紛,她更是表示:「我媽一輩子受的委屈我都看到了,我不干。要嫁,嫁給布衣 !」

而在那個年代,就能有打破舊思想禁錮的覺悟,和敢于和封建傳統斗爭的魄力,和她從小的生活環境不無關系。

天之驕女

張閭瑛是夫妻兩誕下的第一個孩子,也是唯一的女兒。全家自是對她寵愛有加,給了她最好的生活條件。

1928年,張作霖在日軍的襲擊下被害身亡前,張學良還未子承父業時,他把所有的心思和空閑時間,都花在自己的寶貝女兒身上。

那幾年在父親的陪伴下,張閭瑛度過了一個無憂無慮的完美童年。

不僅如此,張學良還從小讓其接受最好的教育。

在那個年代,社會思想還沒有完全覺醒。受「女子無才便是德」這樣舊社會糟粕的影響,很多女性都沒有機會接受正統的教育。

但張學良本人早年間便受到西方進步思想的影響,深知教育和知識的重要性,又得益于良好的家庭背景。

在小閭瑛8歲時,父親就把他送到了小學讀書。

此外,秀外慧中的于鳳至也是十分重視對女兒才情的培養。自小便讓她跟從張大千、齊白石這樣的大家學習美術。

天資過人的張閭瑛也從沒有令人失望,成績一向是十分優異,常常受到老師的夸獎。

她在9歲時便能夠熟記大量的唐詩宋詞,對論語這樣深奧的內容也頗有一番見解,在繪畫上也是極具天賦。

曾有老師對她做出了極高的評價:

「沉靜好學,延師授國文英文,諸科均有相當程度。聰慧過人進步急速,習國畫四五年,或筆致勁健或瀟灑天真或肅穆有逸氣......」

之后她還入讀了奉天省立女子師范學校,在校時也是屢屢被老師當做榜樣標桿。

留學之后,她也始終對自己高標準、嚴要求,習得并掌握了七國語言,并獲得了哥倫比亞大學的碩士學位。

優越的家庭背景和良好的教育條件,培養出了優秀的張閭瑛,同時造就了她極高的心性。自身條件過硬的她,對自己的伴侶自然也有著更高的要求。

最終她遇到了心中王子陶鵬飛,婚后夫妻兩人一同投身教育事業,還在美國舊金山創立了華人社團。

而就在事業愛情雙豐收時,自己的兩個弟弟卻分別于1954年和1958年相繼去世,原本安定幸福的家庭幾近破裂。

張閭瑛變賣掉了在紐約的別墅,和丈夫一起帶著母親移居舊金山。

由于兒子接連英年早逝,白發人送黑發人的于風至悲痛欲絕,常常以淚洗面。經歷著喪子之痛的他,還終日掛念著自己多年未見的丈夫。

為了了卻母親的心愿,加上彼時張閭瑛也已有二十余載未見到自己的父親了,她開始設法找機會去探視父親。

就在此時,她和丈夫突然收到一封來自台灣的邀請信,信里邀請兩人參加蔣介石在台灣舉辦的海外華裔學者的研討會。

團聚

收到邀請后,張閭瑛當即決定和丈夫一同前往台灣。

當時蔣介石并不知道邀請的名單里包含著張學良的后代,但陶鵬飛夫妻二人當時在海內外都已是享有相當聲譽的學者了,很快便被一些媒體認出并曝光了身份。

蔣介石得知后震怒,下令責罰了負責統計與會人員的一眾下屬。而對于張閭瑛夫婦的探視請求,也是態度強硬地予以了拒絕。

但二十多年來第一次距離自己的父親如此之近,她怎可能就此放棄。

她開始四處奔走,托父親的一些老熟人和舊部下幫忙,希望能在蔣介石面前為其父女言說一二。

但時過境遷,人走茶涼,始終沒人愿意冒著得罪蔣的風險,去賣大勢已去的張家這個面子。

就在女兒為此事焦頭爛額,束手無策之際,張學良得知了此事。

那天他獲批在人監視下外出,到街上采購生活物品時,無意間聽到路邊小販在議論,才知道自己的女兒女婿此時竟就在台北!

了解到台灣當局不同意女兒來探視自己,他又氣又惱,也開始著手想辦法,想與自己日思夜想的女兒見上一面。

這時,他和女兒不約而同地想起了一個人或許能夠幫到自己。

此人就是張群,他與蔣介石曾是義結金蘭的兄弟,在國民黨中也是甚有威望,蔣對其也是很尊敬和器重。

父女兩人先后給張群發去信件。張群被二人的父女情深打動,想起自己家中兒女,和早前已經夭折的長女,起了惻隱之心。

不忍再見到這樣近在咫尺卻不得相見的骨肉分離,他決定嘗試去說服蔣介石。

最終,通過父女二人共同努力,和張群的游說之下,是蔣勉為其難的答應了,讓這對父女在張學良的居所里短暫地見上一面。

在離開之時,張閭瑛向父親轉達了母親對他的思念之情,告訴他母親在美國很好,也有了一雙孫子孫女的陪伴。

看到女兒有陶鵬飛的陪伴,和兩人的相互扶持、情比金堅,張學良也放下心來。

而張閭瑛見到了自己一直掛念的父親,也算完成了母親的夙愿。回到美國后,便一直悉心照顧母親。

直到1990年3月,思念成疾的于風至最終因病去世。生前她一直盼望能夠再見上張學良最后一面,但終是沒能等來她的漢卿,抱憾離世。

同年,出于對張學良在抗日問題上所做努力的肯定,和其在國共兩黨關系的正確主張,我黨多位將領專門去信台灣當局,希望能讓張學良出獄安享晚年。

被軟禁54的張學良終于獲釋,從前意氣風發的他,如今也是垂垂老矣。

此后,張閭瑛在美國陪伴父親一起走過了他人生中的最后11年。

如今的張閭瑛已經是106歲高齡,回顧她這一生,是即平凡又傳奇的一生。

她不屑于嫁入所謂的豪門世家,做一位養尊處優的富家太太,她認為那樣雖然能享受物質生活的雍容華貴,精神世界卻會貧瘠不堪。

「我夢寐以求,是真愛和自由」,她堅定地選擇了自己向往的愛情,也選擇了她想過的人生。這樣不畏世俗的精神,也是現代女性需要學習和追求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