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患血液病,哥哥舍身施救,兄妹情感人淚下,他含淚道出8年前舊事:妹妹曾舍命救過我

1

2017年5月初,正在上班的王玲突然身體發生異樣,雙腿不聽使喚,整個人動彈不得,身邊的同事們都被嚇到了。

當他們把人送到醫院之后得到的診斷結果居然是:急性淋巴細胞性血液病。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醫生說她如果不盡快接受治療,生命只能維持3-6個月,讓她立即把家人叫來商量。

這消息對她和家人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靂,等家人趕到醫院,看到有氣無力的王玲心疼不已,其中最難過的就是王玲的小哥王江。

他看到妹妹的診斷書后自責不已,說這一切都是他害的。

這種情況只有選擇骨髓移植,王江緊緊握住主治醫生楊永功的手說要拼上性命救自己的妹妹,反正自己這條命是妹妹給的,不怕被她拿了去,王玲卻死也不肯。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王江和妹妹王玲之間發生過什麼?

2

一切還得從頭說起。

王玲出生于一戶普通的農村家庭,父母都是老實本分的農民,膝下有三個兒子一個女兒,王玲排行老幺。

平日里,三位哥哥都很照顧這個唯一的妹妹,尤其是小哥王江與妹妹關系最親。

雖然那個年代家家都很窮,只有逢年過節才舍得吃一頓好的,但一家人在一起其樂融融,也不曾有過什麼煩惱。

1973年,家中長子王海當兵,退伍后參加工作。五年后,次子王緒春緊隨其后。不久,王江受到兩個哥哥的影響,也去當了兵。

1999年,王江被分派到某公安分局工作,然后在當地結婚生子,大哥二哥和小妹也陸續成家立業。

由于小妹和二哥留在老家,離父母最近,所以平時他們與父母相聚機會更多,其他人一有空就會電話聯系,逢年過節會回老家團聚。

美好的日子似乎過得更快一些,轉眼到了2009年10月,一個壞消息打破了這個家的寧靜。

王江在一天值班時突發高燒,他強忍著難受去了醫院,醫生一照面就要求他立即抽血化驗,結果出來發現血小板數量比普通人少了很多。

醫生說他病情比較嚴重,建議臥床休息。可他沒當回事,覺得自己以前不是沒發過燒,打個針休息幾天就沒事了。

沒成想第二天他就進了血液科,做了骨穿以及進一步檢查,檢查結果為:重度再生障礙性貧血。

這種疾病是骨髓造血功能出現問題導致的,嚴重者會伴隨出血和感染等癥狀,非常危險,目前國際上認可的治愈率最高的方法就是骨髓移植,但是配型是個大問題。

第三天,王江的妻子把這個噩耗告訴了其余兄妹,他們趕到病房后抱頭痛哭,不敢面對現實。

此時主治醫生楊永功嚴肅地說道,必須盡早安排骨髓移植手術,不然王江隨時會有生命危險。

他還表示,如果等骨髓庫的配型,不知道需要等多久,直系親屬配型成功率高,治療效果好,可以考慮。

后來兄妹三人召開了緊急家庭會議,他們一致同意,誰的骨髓能跟王江匹配上就用誰的。

檢測結果顯示,兄妹三人唯有妹妹王玲配型成功。事不宜遲,他們在醫生的安排下開始了手術。

原本只需要從王玲的手臂上抽血提取出造血干細胞即可,過程僅需要幾分鐘,創傷很小,沒什麼痛苦。

可是幾天后醫生又通知她采集骨髓造血干細胞,原因是王江的病情惡化超出了預期,治療方案不得不改變。

當時王玲已經45歲了,并且患有嚴重的腰肌損傷,「敲骨吸髓」對她的身體來說是個不小的挑戰。

但她為了救自己的哥哥義無反顧地向前踏了一步。

2009年11月19日,王玲上了手術臺。她在半麻醉狀態下看到兩個醫護人員分別在她腰部左右兩側扎針抽取骨髓,反復抽取了7次,耗時3小時左右,一共抽取了1040毫升骨髓。

她的腰部有52個針孔,簡直被捅成了「馬蜂窩」。此外她還獻出了200毫升左右的造血干細胞懸浮液,配合醫生完成手術。

手術結束后,王玲強忍身體的不適,在家人的攙扶下來到王江跟前為他打氣,給他鼓勵,王江眼含熱淚,感激妹妹的同時又很擔心她的身體,這個場面令每一位在場的人感動。

那麼骨髓移植手術成功了嗎?王玲后來得病跟她捐獻骨髓有關系嗎?

3

幸運的是王江的骨髓移植手術很順利,之后恢復得也很好,他漸漸有了食欲,還能獨立下床走動。

術后近一個月左右,檢查顯示沒有產生排異反應,醫生告訴他們,手術成功,王江再靜養個半年時間就能出院了。一家人喜極而泣,所有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

出院后的王江身體恢復得很快,不久后還回到了原單位繼續工作,可他心里一直沉甸甸的。

他身體里九成的造血干細胞是妹妹給的,他的血型也從AB型變為了跟妹妹一樣的A型,這條命是妹妹給的,他擔心妹妹的健康是否會受影響。

王玲深知哥哥的惦記,所以很努力地保持一個好的精神狀態,好讓哥哥放心。

日子一年一年地過去,一切風平浪靜。

就在大家逐漸踏實下來,慢慢忘記這段痛苦往事時,天上一個炸雷劈下來,壞事再度降臨在這個家族中:2017年,王玲被查出了白血病。

王江連夜聯系了當年自己的主治醫生楊永功,把妹妹的檢查數據告訴他,楊永功說她的病情比王江當年更嚴重,他們只有一個選擇:造血干細胞移植手術。

王江心里一沉,頓時頭暈目眩。其實多年來他一直很擔心妹妹的身體狀況,生怕那次手術給她帶來后遺癥,這下他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他只有一個念頭:八年前妹妹救了他,眼下他要用妹妹給他的造血干細胞救她。這是在救親人,也是在報恩。

可是他們還要面對三個問題:

首先,王江接受王玲的骨髓移植已經長達八年,是否發生了變化,是否能夠配型成功是他們擔心的問題。

其次,王江本身就得過血液病,如果再經受一次大手術會不會損傷身體?畢竟沒有人愿意一命換一命,兩條人命都要保。

第三,兄妹二人先后都得了血液疾病,有沒有家族遺傳的可能性?如果有的話,就意味著王江不適合捐造血干細胞給妹妹了。

好在這些問題都被主治醫生楊永功一一排除了:

王江體內有九成骨髓是王玲給的,這八年當中沒有發生過任何問題,王江連血型都跟妹妹一樣了,把她自己的骨髓還給她自然不成問題。

骨髓移植會不會對王江的身體造成影響,雖然沒有十成的把握,但是當時醫學技術已經很發達了,多個臨床研究證實捐獻骨髓造血干細胞并不會損傷人的身體。

至于家族遺傳因素,后來也經過專業機構的測試排除了,加之骨髓庫一直沒有等到合適的資源,王江是救治王玲的最合適的人選。

王江的妻子也在安撫王玲,說他們支持王江,希望王玲不要有心理負擔,一家人先闖過這一關,好日子還在后面。

楊永功那邊一切準備就緒,接下來的手術對于王家來說,是第二場人生大考。

可就在這緊要關頭,王玲卻擅自做了一個決定,她叮囑楊永功不許告訴她的家人們,尤其是哥哥王江。她給醫生說了什麼?

4

王玲一直擔心哥哥王江的身體,她畢竟經歷過骨髓移植手術,了解那種痛苦和危險性。

為了盡可能地降低哥哥承擔的風險,她堅持讓醫生抽取王江的外周血干細胞,而非骨髓造血干細胞。

可是這種方法的成功治愈率會從99%降低到75%,她能攤上這只有七成的幸運嗎?楊永功也表示只能竭盡全力而不能確保萬無一失。

王玲心意已決,任何人都無法勸動她。最后楊永功決定,如果第一次外周血干細胞移植不成功,他就要跟王江溝通骨髓移植了。

12月12日,王江在病床上躺了足有6個小時,他的造血干細胞混懸液被順利抽出,有300多毫升,隨后被送到了50米外的無菌病房,注入到了王玲的體內。手術過程很順利。

12月14日,王玲還在無菌病房接受觀察,王江在病房門外拿起電話與妹妹交談,兄妹二人互相關心、問候,感動了身旁的人們。

事后楊永功說道,直系親屬先后骨髓移植的案例,可以說十分少見了,好在他們始終選擇不離不棄,賭上一切去爭取,最終都恢復了健康。

現如今,王玲和王江的身體都沒有大礙,各自的工作和生活也都正常運轉起來了。經歷過這兩次重大人生考驗,一家人之間的關系更加緊密、感情更加深厚了。

后來,他們的故事被傳到了網上,很多網友紛紛表達了自己的感動和祝福。

災難和考驗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還未嘗試就喪失信心。 只要一家人的心在一起,勁兒往一處使,辦法總會有的,勝利總會到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