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慶幸用親子鑒定找回丟失娃,不料26年后卻被另一個孩子喊「媽媽」,女子:「到底誰是我的孩子?」

失而復得最是讓人欣喜,對于朱曉娟來說也不外乎如此。她的孩子在1歲的時候竟然被保姆私自帶走,好在依靠親子鑒定,朱曉娟重新找回了自己的孩子。在朱曉娟的悉心照料下,兒子不但健康順利地長大了,而且還過上了不錯的生活。

就在兒子27歲的時候,一個女人和孩子的到來打破了朱曉娟平靜的生活。

而面前的這個陌生的男孩,居然開口對著朱曉娟喚了一句:「媽媽。」

朱曉娟本來是一名護士,在27年前,她和丈夫擁有了屬于自己的第一個孩子,這個孩子生得玉雪可愛,就連鄰居都對孩子夸贊不已。

身為護士的朱曉娟工作非常忙,而丈夫也抽不出時間來照顧孩子。為了能夠讓兒子順遂長大,他們請來了一個保姆。

如果給朱曉娟一個機會讓她重新做決定,她一定不會找這個保姆。

一天,朱曉娟突然接到電話,說大兒子被保姆帶走了,聽到這話朱曉娟大腦一片空白:什麼叫被保姆帶走了?

不明所以的朱曉娟打車回家,院子已經被鄰居團團包圍了,從鄰居的口中,朱曉娟得到了一個她最不愿意相信的事實:可惡的保姆居然把孩子私自帶走了!

雖然朱曉娟及時報案,但那個年代找一個人不亞于登天之難。更何況朱曉娟對這個保姆并不了解——甚至,這個人都不是保姆!她假冒了保姆的身份。

這個保姆帶走朱曉娟的兒子,顯然是早有預謀的。

到這尋找兒子唯一的線索斷了,朱曉娟也徹底絕望了,但她沒有輕易放棄,而是到處刊登尋人啟事, 可三年過去了卻是一無所獲,在此期間,朱曉娟又生下了一個兒子,然大兒子始終是她的心病。

又過了幾年,朱曉娟從網上看到了一則消息,內容是警方在一次行動中解救出十幾個和大兒子有同樣遭遇的孩子,抱著僥幸心理,朱曉娟夫妻急忙趕了過去,讓他們開心的是,還真有個小男孩很符合他們的描述。

小男孩名叫盼盼,名字是警察給起的,寓意是希望他可以早日找到父母。看到盼盼的第一眼,朱曉娟的丈夫就十分激動,說盼盼長得很像大兒子,然朱曉娟卻不這樣認為,為了驗證,朱曉娟夫妻決定做個親子鑒定

檢查結果很快就出來了,這個盼盼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兒子!

雖然朱曉娟還是覺得有些別扭,但是親子鑒定怎麼會出錯呢?于是她打消了自己的疑慮,安心地照顧起兒子來。

夫妻二人給孩子改了名字:程俊齊。為了彌補兒子遭受到的傷害,朱曉娟甚至放棄了前途和出國的機會。

盡管后來朱曉娟和丈夫離了婚,但是她依舊咬牙堅持,硬是將兒子培養成人、成才。

可就在一切都步入正軌、穩步前進的時候,還沒來得及享受天倫之樂的朱曉娟接到了一個電話:你的兒子是不是曾經被人帶走過?

朱曉娟不明所以,這件事已經過去很久了,怎麼還會有人問起?

打電話的原來是一個記者,他先是詢問了她關于大兒子當年被保姆帶走的事情,然后又拋出一個驚天大消息,說她養育了二十多年的程俊齊并非親生,真正的大兒子其實另有其人!

「你是騙子吧!」朱曉娟懷疑道,「親子鑒定還能作假嗎?」

不信邪的朱曉娟上網搜索相關信息,沒想到越搜索越心寒:26年前,有個叫何小平的婦女,她因為孩子夭折而假冒身份,以保姆的身份私自帶走了一個1歲多的孩子,并且為孩子取名——劉金心,就和她夭折的孩子名字一樣。

這個自私的女人不知道為什麼于26年后良心發現,竟然要找到劉金心的親生母親,理由是:我要贖罪 。

看到關于何小平的報道后,朱曉娟有些慌了,因為何小平描述的細節,跟她家的情況太相似。

隨即,記者還發來了一張劉金心的照片,看到照片的瞬間,朱曉娟頓時感覺眼前一黑,因為劉金心和她的小兒子長得實在太像了。

她知道等待自己的,是自己最不愿意相信的事實。

朱曉娟和劉金心重新做了親子鑒定,鑒定結果讓朱曉娟險些暈倒:劉金心是自己的親生兒子,而程俊齊卻不是!

看到劉金心的那一刻,朱曉娟淚如雨下:年輕的兒子,居然是滿頭白發!

原來何小平的丈夫一有不順心的事就會對劉金心動手,根本不把他當兒子看待。劉金心不僅國中就輟學了,而且還在打工的時候受傷,甚至流浪街頭。

雖然現在自己已經成家,但是婚姻卻仍然無疾而終。借酒澆愁的劉金心沒有辦法排解自己的痛苦,整個人年紀輕輕的就滿頭白髮,哪裡還像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

看到兒子這樣,朱曉娟不但心如刀絞,而且怒火中燒:她要讓那些人付出代價!

朱曉娟將做親子鑒定的高院所和何小平告上了法庭,如今,何小平已經被警方監視居住,在不久后就會得到她應有的懲罰。

何小平本來是不幸的,她接連夭折兩個兒子本應得到同情,但是她不能將自己的痛苦轉移到別人身上,甚至用別人的痛苦來為自己療傷。更何況帶走別人的兒子后,卻連最基本的「善待」和養育都做不到,這個自私的女人最終也要吞下苦果。

當然了,做親子鑒定的高院也逃脫不了責任,當初若是能負責任做好鑒定的話,相信也不會有兩個家庭走到今日痛苦的地步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