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中救出老板兒子「容貌盡毀」,「無情老板卻遠遁他鄉」,多次被問直言「從不后悔」,真相大白賺足眼淚:都是好人

為救孩子,他奮不顧身地沖進火場,孩子得救了,他卻被大火燒成「焦人」。

他舍己救人的事跡令無數人動容,然而當他還在病床上時,被救孩子的父親卻只留下一點金錢,沒有只言片語,便遠遁他鄉。這其中是否另有隱情?

毫不猶豫沖入火海救人

陶恩德,1982年出生在一個貧寒的家庭里,在此之前家里面有了幾個女孩,作為來之不易的兒子,便起名為恩德,意味著這是上天的恩賜。

在他上國中二年級的時候,母親生病無法工作,家中所有人的開銷全部壓在父親的肩膀上,貧寒的家庭早已無法支撐陶恩德的學費。

才十二三歲的他為了分擔家庭的重擔選擇了外出打工,掙錢養家。這般年幼的他又能做些什麼呢?

在工地灰頭土臉的搬過磚,在飯店埋頭刷過盤子,后來經人介紹,終于迎來了自己真正意義上的第一份工作——在一家家具廠打工,他很珍惜這個來之不易的機會。

這家家具店的老板叫做祁維疆,平日里一家三口都住在工廠里面,經常和工人們聊天,待人親厚,和大家的關系都很好。

祁維疆的小兒子名叫祁忠文,當時才三歲。年紀尚小的他,活潑可愛,時常在工廠里面玩耍,見到陶恩德總是喊著:哥哥,陶恩德也十分喜歡這個孩子。

在這個陌生的城市,一個活潑的小孩總是能輕易地拉進彼此的關系,連帶著和這個城市的距離都被拉進,心靈被溫暖。

一場突發事件悄然來襲,一天晚上,陶恩德等人已經下班,正聚在一起聊天,老板還在辦公室里面忙著工作,而老板娘已經回了娘家。

沒看到祁忠文的陶恩德順口問了句他的去向,這才知道他已經回去睡覺了。陶恩德也并沒有放在心上,繼續和大家一起聊天。

突然大家聞到了一股燒焦的味道,莫非是哪里著火了?

大家的心中升起了這個疑問,這個工廠是家具廠,主要材料都是木材,一旦著火損失將是不可估量的,心生警惕的眾人立刻起身尋找著火點。

「老板的臥室著火了。」

眾人連忙趕往著火點,火警還沒有到達現場支援,大家紛紛行動起來,調動一切的資源進行滅火。

大火一發不可收拾,當老板趕來的時候,面對失控的場面,沙啞地喊到:「忠文還在里面。」

回想起忠文甜甜地對著自己喊哥哥,又看看眼前一發不可收拾的大火,沒有過多的猶豫,陶恩德將一桶涼水潑在自己的身上便奮不顧身的沖向了火海。

身后還響著同事們的呼喚:「太危險了,你不要命了,快回來!」

此時此刻的陶恩德也想不了那麼多,火海里面煙火環繞,嗆人的味道沖入口鼻,身上的水迅速被蒸發,肉體被炙烤的感覺遍布每一塊肌膚。

來不及猶豫,抱起昏迷在床上的忠文便沖了出去,到達外面后,因為傷勢嚴重,陶恩德終于忍不住昏了過去。

被送到醫院后,醫生迅速展開了治療,陶恩德全身上下被重度燒傷高達50%,而受到陶恩德保護的祁忠文只有皮膚裸漏的地方有一些輕度燒傷。

祁維疆萬分感激陶恩德的奮不顧身,對他表達了深深地感謝,并為其支付了10萬5千元的醫療費。

這場嚴重的燒傷事故,使得陶恩德在重癥監護室度過了痛苦的一個月,好不容易可以隨意走動,無意間看到自己面目全非的臉。

心中涌現出無限的痛苦,但是一想到自己救出來了小忠文,便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在陶恩德住院期間,祁維疆并不經常來看望陶恩德,這場大火帶來的后果無疑是可怕的,客戶的訂單無法上交,家中所有的財產也葬送在大火之中。

一夜之間,祁維疆便從意氣風發的大老板變成了落魄的窮人。忙于奔波的祁維疆不但無法支付陶恩德的醫藥費,甚至連自己孩子的醫藥費都支付不起。

老板一聲不吭離開,生活雖苦也不后悔

陶恩德的事跡得到了熱心網友的捐款,很快在大家的支持下收到了社會捐贈的17萬元醫藥費,他從里面拿出來了4萬元讓祁維疆支付祁忠文的醫藥費。

并且貼心的問候了祁忠文的情況,被告知祁忠文的身體恢復的很好,陶恩德的一顆心終于放了下來。

同年的12月祁忠文的身體逐漸恢復,祁維疆悄悄地為自己兒子辦理了出院手續從此一走了之。

這件事情被媒體曝光,無數網友為陶恩德抱不平,得知此事的陶恩德卻顯得淡然而平靜:「他可以逃,只要他可以覺得心里過得去。」

在長達三個月的住院過程中陶恩德想了很多,他反反復復的問自己,如果重來一次,他還會選擇去救祁忠文嗎?會的!心中有個聲音在回響。

出院之后的陶恩德頂著一副面目全非的臉根本就找不到工作,無奈之下只得回到村子里,面對年邁的父母,他頓時之間不知道說些什麼。

雖然這樣的他不能夠外出打工,但是為了幫家里分擔重擔,還是經常下地干活。

村子里的人很多人會跑過來關心,唏噓嘆息這個孩子怎麼這麼傻,為了一個老板的兒子將自己搞到如今的這個地步。

村里面閑言碎語,小孩子玩鬧時嬉笑他是丑八怪,一切的事情讓他無法面對,燒傷不僅讓他的身上留下來不可磨滅的傷痕,心上更是有無法痊愈的創傷。

每當夏天來襲,這些燙傷便開始瘙癢難耐,一旦抓破便會開始化膿流水。無數的人都會問他:你后悔了嗎?答案從未改變:不后悔。

老板匿名幫助,結局圓滿

又過了幾年,正值新年來臨之際,鎮上的領導來到陶恩德家中慰問,還給了他由一名愛心人士送來的8000元善款。

一直居家待業的陶恩德由于容貌問題四處找尋工作無果,此時恰好一位好心的朋友聯系了他,并提出可以讓他領取物件到家里,按時上交,計件算工資。

通過起早貪黑的工作陶恩德終于也存下了一些積蓄,好景不長,他的母親患上了肺炎,這位朋友直接幫他預支了工資,母親病好后陶恩德加班加點工作還清了這筆錢。

第二年,陶恩德獲得了第四屆道德模范提名獎,有了名氣的他開始有媒婆為其說媒,但幾番相親下來,還是接受不了陶恩德的燒傷。

后來一個名叫袁玉香的女孩十分敬佩他,并說自己由于聽到一名南方人對他的贊嘆才決定和他交往的。

2015年有關領導拿著慈善機構和愛心人士捐贈的44萬元錢讓陶恩德拿去重新整一下皮膚。

多年來總是有人不斷幫助他,這讓陶恩德覺得過于巧合,通過打聽這位神秘人正是當年不告而別的祁維疆。

原來這些年間祁維疆慢慢將自己的債務還清,還攥下了一點點錢,又以愛心人士的名義捐給陶恩德。

隨后還找熟人給他介紹活兒干,四處奔波幫他申請「見義勇為英雄」,甚至連袁玉香也是他委托朋友找的。

最后祁維疆拿出了自己的全部積蓄,相關部門也為陶恩德籌集了手術費,陶恩德的外貌變得比以前好很多,相隔十年,雙方終于坦誠相見,還好誰也沒有被辜負。

奮不顧身的陶恩德值得我們每一個人敬仰,英雄的印章將永遠蓋在他的名字上面。祁維疆默不作聲的離開,刺痛著每一個知道這個故事人的心。

相隔10年,所有的真相被撥開,打通電話的人泣不成聲,還好善良的人總不會被辜負,正義永遠不會籍籍無名,陶恩德心中的冰塊得以消融,愛和正義將我們包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