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焯華涉案7000億與珍寶海鮮舫沉沒:一個家族乃至一個時代的拐點

「當一艘船沉入海底……你不知道他們為何離去,那聲再見竟是他最后一句…」

——《后會無期》

2003年,《無間道2》上映。

最大反派倪永孝由吳鎮宇扮演。

倪永孝這個人物是《無間道2》里最大的亮點,他的形象不同于傳統打打殺殺的香港黑社會,倪永孝更偏向于西方黑手黨。

用八個字形容:深藏不露,老謀深算。

韓琛對這一點深有感觸,在《無間道3》里他對陳永仁說:「有一種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對你好,什麼時候要殺你…」

《無間道2》里,倪永孝背負著讓家族重振旗鼓的使命。

戲里作為轉折點的回歸晚宴,正好在何鴻燊交給二房長子何猷龍打理的「珍寶海鮮舫」取景。

巧了,那是倪永孝的父親生前最常光顧的餐廳。

去之前,倪永孝看似平靜地說:「搞定這次,我們倪家以后就可以抬起頭來做人。」

然而,最終他死在弟弟懷里,終究沒能看到家族揚眉吐氣的那天。

現實中,「珍寶海鮮坊」那年虧損980萬,當然,對于富可敵國的賭王家族,這點錢不算什麼…

那麼,6800億呢?

港府2021年財政收入為5911億。

泰國半個財年的財政收入為12768.72億(約為2553億人民幣,全年大約為5000億人民幣)。

6800億這個數字,超過大部分東南亞國家一整年的財政收入。

這是港媒昨天剛剛曝光,號稱「澳門小賭王洗米華」周焯華「非法博彩洗錢案」的涉案金額,富可敵國不是說說而已。

本月11日,賭王二太藍瓊纓因病在香港養和醫院去世,享年79歲。

后事由何超瓊操辦。

母親去世后,何超瓊有整整十來天沒有在公眾面前露面,再出現時,她姿容憔悴,臉上兩個大大的眼袋。

兩年前,賭王何鴻燊去世時,何超瓊也是葬禮的主辦人。

當時她雖然不施脂粉,但整個人看上去戰斗力爆表,一個人沖鋒在整個家族前面面對媒體和外界。

父親的三妻四妾,十幾個子女都在她身后,她是家族的領路人。

如今,她少有的在媒體前流露出疲態,大家姐累了!

五天前,「珍寶海鮮舫」在無數市民的注目下被緩緩拖離香港,五天后,最新消息傳來。

這艘大船在公海翻沉,從何鴻燊2013年金碧輝煌的生日宴到停業,虧損離港,沉沒,九年時間。

而周焯華洗錢案的情況,幾乎在同一天公布。

冥冥中,仿佛有命運的大手操控一切,拎出了這個「樓起樓塌」故事中橫跨世紀的草蛇灰線。

船翻了,偌大的家族該何去何從?

2020年,距離澳門1000多公里外的溫州,警方打掉了一個以張寧寧為首的特大網絡賭博集團。

經過多日查證后,發現這個集團幕后首腦直指澳門Suncity Group集團。

澳門Suncity Group集團在內地關系網強大,在警方啟動調查程序后,消息迅速傳到澳門,媒體又輾轉得知了進展,唇亡齒寒,危險的訊號籠罩Suncity Group上空。

傳聞有兩個方向:一,Suncity Group陷入財務危機;二,Suncity Group參與非法洗錢活動。

Suncity Group集團CEO,江湖人稱「澳門小賭王」的周焯華在深夜發布澄清視訊,他黑著臉說:

「Suncity Group是一間澳門守法經營的公司,我們從來沒有派駐任何一位同事在內地推廣或者進行任何博彩業務。」

視訊昏暗的背景,周焯華飄忽不定的眼神,故作鎮定的神情,如今看來,破綻百出。

澄清視訊發布之后,表面上看起來一切風平浪靜,但周焯華暗中以骨折價出售Suncity Group股份的消息暴露了他的慌亂。

2021年12月26日,圣誕節Party剛剛開完,周焯華在澳門落網。

隨著案情進一步明朗,周焯華的網絡賭博模式逐漸曝光。

Suncity Group集團在內地有199個股東級代理,12000個賭博代理,8萬多名網絡客人。

這些賭客每人轉賬10萬元就可以成為會員,平台每年流水近萬億。

暗流涌動,巨大的資金流失。

周焯華言之鑿鑿的合法經營事實上是一條龍的賭博服務,他們在境內成立資產管理公司,幫助賭客用資產換取籌碼,之后再利用地下錢莊轉移資金。

當初周焯華背后的靠山是誰,大家都心知肚明。

現在每天含飴弄孫的四太梁安琪曾經就是周焯華背后的最大靠山。

如今,四房急需的就是如何將自己從這場巨大的風波中撇清,讓觸碰了法律底線的人永遠停留在周焯華這個層面。

周焯華落網早有征兆。

早在2019年7月,《經濟參考報》發表過一篇文章,將周焯華的「Suncity Group」稱為「一朵罌粟花」。

周焯華落網之后,首先受到牽連的肯定是博彩業內部的人。

安以軒老公陳榮煉,吳佩慈男友紀曉波,都是江湖上曾有名的疊碼仔,如今下場都很難看。

兩年前,賭王何鴻燊的葬禮上,何超瓊親自發話,周焯華及他帶的人不允許進入儀式現場。

周焯華帶著小弟在街邊默默坐了一會之后,灰溜溜離開。

之后,何超瓊又通知三房四房和周焯華的「Suncity Group」及陳榮煉的「勵駿」劃清界限,多虧何超瓊深謀遠慮,盡管疫情嚴重的當下,何家損失也是數百億,但他們的根基還在。

如今何家龐大的博彩帝國多數掌握在二房子女的手上。

何超瓊主要掌管米高梅,同時她還是香港各界婦女聯合協進會主席。

她60歲了,她這生疑似最愛的人去世都已經快三十年。

她的妹妹何超鳳是信德CEO,同時她還當選了香港保良局主席。

米高梅和信德主業都是賭場,這幾年的情況大家都知道,何超瓊姐倆身家縮水也不是小數目。

目前只要下半年賭牌不要旁落,那麼二房還能再戰五百年。

只是不久前,一個不起眼的消息這樣說:霍家三代成員霍啟山和霍啟中加入澳娛董事會,與何家二房的三個席位平起平坐。

何家二房拿到這三個席位,經歷了多少事?

霍家三代的霍啟山和霍啟中口碑有多糟?

二房子女放棄個人幸福:何超瓊放棄和陳百強的感情,接受與船王家公子許晉亨聯姻;

「綁架」老父親:2011年何家聲勢浩大的爭產,何鴻燊被二房三房要求在鏡頭前念協議,承認將股份轉至二太及三太公司名下,他看似老眼昏花口齒不清,然而轉頭四太把他接回大宅時,他馬上精神抖擻的聲討自己最愛的女兒何超瓊,并聲稱要告二房和三房。

如此費勁爭來的東西,到了霍家這個更正牌的豪門前面,人家只是派出家族里公認的幾個不成器的子弟,來做一下這份閑職。

呵,你們爭得死去活來的,竟然是別人不要的…

若你是二房幾個能干姐弟,你會不會也有心生怨懟的時候?

「珍寶海鮮舫」最輝煌的時候,像極了一個海上皇宮。

鼎盛時期,最多可以容納2300人同時用餐。

位于金鑾殿正中的龍椅,花費兩年才完工,營業時提供租借龍袍打卡服務,五十元一位,價平物美。

1995年,好萊塢電影中哥斯拉來香港一日游,就專門要搞一搞珍寶海鮮舫。

星爺曾經在這里憑「黯然銷魂飯」取勝;

倪永孝在這里接到了警方拘捕令。

表面上看,「珍寶海鮮舫」只是賭王名下眾多產業其中的一個,然而,只有當它沉沒,我們才會驚覺,這座大船的意義。

它就像是光芒璀璨的大樓上,不可或缺的霓虹燈;

就像澳門何家領銜表演的博彩業,曾經浩浩蕩蕩輝煌了半個世紀,積累巨額財富,成為港澳地區燈紅酒綠的代名詞。

現在是不是也到了曲終人散的時候?

賭王一生四個女人。

大太黎婉華不必說,人生的后半場幾乎就是在各種手術和治療中度過。

二太藍瓊纓,她的小女兒何超儀曾經說:「媽媽作為一個女人,當然不高興。但她和爸爸不同,生了我們五個,她還能到哪里去啊?」

關于三太陳婉珍,何超蓮說:

「我爸爸是我媽的初戀來的。

為了我們,她放棄了自己的社交,犧牲了很多。

年輕時候有挺嚴重的抑郁癥,吃很多藥,以前老哭,每天睡不著。」

三個太太除了「與人斗與天斗其樂無窮」的四太,都有多多少少的心理隱疾。

就連最絞盡腦汁,手眼通天的四太,也有眼角低垂,口氣怨懟的時候。

到了三代的子女,最掌權的二房,卻都不肯生孩子,四房太太爭了一輩子寵,十幾個子女親眼目睹母親在婚姻里的絕望與傷痕。

又目睹母親們爭奪的核心——那龐大的博彩帝國,那些光怪陸離,世態炎涼。

多少人在那里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某大V曾爆料,因為疫情和周焯華案的原因,台灣賭王Jack Ku在Suncity Group貴賓賬戶里的3.17億提不出來了。

一開始,Suncity Group說7折提款,Jack Ku團隊的人還不愿意,后來變6折,5折,如今全部凍結。

何家本身呢?

在家族分產里分到「漁人碼頭」的何超蓮說,「我現在很窮」,她也因為疫情賺不到錢,只好盯著竇驍在娛樂圈的進賬,好好的賭王女兒被嘲吃相難看。

二房同樣損失慘重,有財經媒體統計過,何猷龍在八年里身價縮水了近百億,他曾在2014年的時候身家最多,是香港富豪第12位,現在大幅跳水,有趣的是,盡管如此依舊在50名內,可見這幾年富豪們集體掉價了。

后記:

有陰謀論說,「珍寶海鮮舫」是故意拉到公海沉船的,不知道船上有什麼秘密,值得如此操作,我們只知道,所有的細節,隱隱約約中仿佛暗示了一個時代拐點的到來。

曾經聲勢浩大的博彩業,恐怕已走到強弩之末;

曾經為無數八卦雜志提供了大量素材的亞洲賭王,或許將成為傳說。

時代如此的倉促,毀滅,重鑄,再譜寫,宿命里誰知道哪是傳奇,哪是終點。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