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旬老人獨居深山,門口有棵「搖錢樹」5萬他不賣,長啥樣

在家休息了兩個多月,終于等到了一個星期天,按奈不住性子,與影友相約驅車50多公里去山西晉南中條山里一個小山村采風,經過一個村子時,當地老鄉告訴我們,那個山村只有一戶老人和兩個養殖戶,大部分村民都搬到新規劃的村子里,小編和影友決定前去一探究竟,沿著蜿蜒的山路小心行使,翻過一道溝,站在土塬頂上往溝底望去,零散的房屋掩映在碧綠樹叢中,我們把車停在一處較寬的地帶,在暖暖的陽光下沿著土路進入山村的小巷道。

攝影師們轉遍了整個小山村,整個山村約有10來戶人家,院子的大門不是掛著生銹的鐵鎖就是房屋坍塌院子長滿雜草,十分凄涼。

攝影師們沿著一條窄窄的土路找到了山村里唯一的住戶,院子的大門敞開著,走進院子只見大媽一個人坐在地上用菜刀剁青菜,院子十分寧靜,大媽面對突如其來的造訪者顯得很吃驚,仰著脖子不停地打量著我們,影友們說明來意后,大媽和我們拉起了家常。圖為大媽在用鉤子摘樹上殘留的皂角。

一位影友在大門胡同的墻邊看見了半袋子皂角,從袋子里拿出了一個好奇地詢問大媽「這是啥東西?」大媽告訴他這是皂角,是大門口的樹上結的果實,在很早前,農村人拿皂角當肥皂洗衣物,現在有了洗衣粉和肥皂都不皂角洗衣物了,皂角都賣給收購商了。圖為大媽收集的干皂角。

大媽今年74歲,她說,村里的住戶都搬走了就剩她一家留在這里,兒子在外打工,不愿意在新村子里蓋房,想攢錢為孫子在城里買房子,覺得重復投資蓋房意義不大。他老兩口住在老房子李種地還方便些,家里現在還有20多畝坡地,種了些花椒樹和果樹,一年還有幾萬元的收入。圖為影友在拍攝大媽勾下來的皂角刺。

大媽一邊撿落在地上的皂角,一邊和攝影師開玩笑:「我這皂角樹就是我們家的搖錢樹,在樹上一搖落下來的就是錢。」攝影師被大媽的幽默逗得哈哈大笑,歡樂的笑聲在小山村上空飄蕩。

小編查詢了度娘,皂角刺是一種中藥材,具有消腫托毒、排膿、殺蟲。屬殺蟲止癢藥。皂角皮應用在工業洗滌產品,用于動物毛皮制品的清洗加工。皂角豆是美容美發產品的天然原料。圖為大媽剝開皂角拿出皂角逗讓影友觀看并說皂角豆發芽就可以長成皂角樹。

在影友和大媽你一言我一語,熱鬧地聊著天,大爺從院子里走了出來,大爺姓黨76歲,他給大伙講起了這棵皂角樹,他說,這棵皂角樹已有40對年樹齡了,皂角樹木質硬,發木慢,做出的木件不變形,曾有山外人出5萬元他都沒舍得賣。每年皂角能賣一兩千元,他為了這棵樹沒少出力氣。圖為黨大爺回憶在這棵皂角樹的情景。

黨大爺說,當時大門口只有一條窄窄的土路,為了出行方便,他硬是一撅一鍬從大門旁邊的土崖取土墊進大門另一旁的溝里,只要農閑他就刨土墊溝,他墊出十多平米平地用了一年多時間,他說這棵皂角樹就是那時栽上的,這棵樹可以防止土坡下滑,又可以乘涼,長了40多年了實在是舍不得賣。圖為他和老伴及影友站在皂角樹下拉家常。

大爺說,山里的各種雜樹很多,唯獨沒有這麼大的皂角樹,每年到了秋季,就有人上門收購皂角。袋子里是樹上殘留的,到了冬季皂角曬干后自然掉落下來的,他收集起來還可以賣掉。圖為枝葉茂盛的皂角樹上殘留著為數不多的皂角。

黨大爺把進出家門的土路邊種了幾棵杏樹和一些花草,門口的幾棵杏樹就是給親朋好友吃的,他說,再過一個多月,這些黃杏就成熟了,山里的空氣好,長出的這些黃杏特別甜,這些黃杏自然生長,屬于綠色食品,熱情好客的大爺,再三叮嚀影友等黃杏成熟了一定要到他這里品嘗。

熱情淳樸的黨大爺,非要留影友們吃了中午飯再走,影友們不好意思再繼續打攪他平靜的生活,他陪送著影友一直走到村邊,影友們帶著深深地感動繼續在這片沃土上用鏡頭記錄著純樸的鄉村生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