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父親「為兒追兇」16年「一夜白頭」花光半生積蓄,庭上怒吼「我不要賠償,就要他的命」,沉冤昭雪惹鼻酸:兒子,安息吧

前言

2001年9月,時年17歲的林鵬在福清市的一家桌球店永遠地離開了認識。

林鵬是福清本地人,父親王國華在日本做生意,家境頗為殷實,作為家中獨子,林鵬平日里備受寵愛。

出事之前,王國華讓妻子和兒子搬去日本與他一同定居,為此他們還特地去辦理了簽證,等待著一家人團聚的美好時刻。

2001年8月31日,林鵬和高中同學一起在桌球店玩耍,遇到了18歲的何禮達。

何禮達父母開水產店,仗著家里有點錢,平日里十分霸道。那日,他在桌球店樓梯間遇到林鵬同行的女同學,見其漂亮便語氣輕浮調戲起來。

女生將此事告訴了林鵬等人,雙方便在桌球店里起了爭執,最終不歡而散。

心高氣傲的何禮達覺得丟了面子,懷恨在心,想要給林鵬一行人教訓。

9月6日,林鵬和朋友再次來到這家桌球店玩耍,他們的行蹤被何禮達的朋友泄露。

何禮達當即叫來十幾個同伴,前往桌球店找回面子。情急之下,林鵬躲進了桌球桌下躲避,何禮達在桌外踢踹不到,越發氣憤,他拿出隨身的水果刀威脅林鵬,想讓他從桌下出來,但林鵬并沒有理會他。

氣急敗壞的何禮達無可奈何,雙方僵持中,何禮達失去理智,連續捅了林鵬幾刀,其中一刀刺入林鵬胸部主動脈,現場瞬間難以控制,何禮達意識到自己闖出了大禍,慌亂之下,逃離了作案現場。

之后,林鵬被送醫搶救無效身亡。

悲痛回國

9月6日下午,王國華接到兒子遇害的噩耗后,當場暈倒在地。

醒來之后,王國華腦海中只有一件事:回國。

他想回國見兒子最后一眼,更多是想搞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

等待簽證的四天時間里,王國華一夜白頭,流淚不止。回國之后,看到兒子的遺體靜靜躺在冰棺之中,他顫抖著雙手,淚如泉涌,極力想要打開冰棺摸一摸兒子的臉,白發人送黑發人的無奈、不甘,讓他咬牙切齒。

摸著林鵬冰冷的遺體,王國華下定決心,傾家蕩產也一定要讓兇手付出代價。

警方告訴王國華,殺害他兒子的兇手何禮達已經逃逸,下落全無,茫茫人海中要想找到一個人,如同大海撈針,雖然已經發出了通緝令,但進展十分艱難。

王國華不愿盲目等待,決定主動調查,然而他唯一擁有的線索僅僅是警方發出的通緝令上,何禮達的照片。

問詢

何禮達也是福清市本地人,雖父母在外地做生意,但當地認識他們家的人不少。

王國華為了得到線索,將他回國時帶的大筆錢財用在了廣撒網式的懸賞中,讓人失望的是,錢用光了,卻沒有得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

為了繼續追查,王國華變賣了家里的別墅。這個別墅是他在1989年時專門買給妻兒居住的。當時他在日本做裝修建材生意賺了些錢,因為聚少離多,為了彌補妻兒的親情,他只能給予他們經濟上的支持。

當時王國華花了200萬買這套別墅,2004年,他以280萬的價格賣了出去,2019年時,別墅已經漲到2000萬元。

即便如此,王國華也從未后悔過,對于他來說,兒子的死亡使他的人生失去了賺錢的動力,找到兇手才是支撐他活著的唯一念頭。

彼時,妻子十分支持他的做法,但長久的堅持讓她倦于活在喪子的悲痛中,兩人在此之后便協議失婚,妻子遠赴日本定居,王國華徹底成為了一個人。

42歲時,他帶著賣別墅所得的全部家當,踏上了征途。

因為從商,王國華人脈廣泛,他在自己的調查下,很快得知何禮達父母的信息。

為了得到線索,他經常在何家的水產店附近蹲守,但除了店還開著,何禮達一次都沒有出現過。

他還收買了大量的情報,只要有一點消息,他便會驅車趕往線索地,十幾年間他輾轉多個地方,然而一無所獲。

即便是遠在海外,王國華也毫不猶豫只身前往。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有人告訴他,在悉尼橋下的咖啡館看到像是何禮達的人,于是他立刻便坐飛機前往,待了一周沒有見到。直覺讓他相信,何禮達曾經來過這,是他晚了一步。

長期的奔波蹲守使得王國華出現嚴重的腰椎問題,不規律的飲食拖壞了他的身體,他長期依靠藥物維持。

每逢春節,便是王國華最為痛苦的日子,家破人亡的他花光了自己的半生積蓄,前路卻依然迷茫。

他每年都會在過年前夕蹲守在何禮達的家門口,希望有一天能夠看到回家過年的何禮達,但十幾年來,一次都沒有。

只要有一絲的可能,他便會在報信人說的地方蹲守至少一周時間,如此堅持了十六年。

除了林鵬的照片,王國華將何禮達家族每個人的照片都印在了心里,他一輩子忘不了這些人的面孔。

另外一邊,警方的偵察沒有任何線索,對于王國華來說,如果他不堅持,林鵬九泉之下不瞑目。

電影《失孤》中有一句話:「你尋找,則緣聚。你不找了,則緣散。」

十六年如一日,王國華的堅持,讓他終于在2017年,得到了關鍵的線索。

發現

十幾年過去,王國華已經滿身風霜,一度想要放棄的他,在即將60歲時,終于等來了關鍵的消息。

或許是時間太長,讓何禮達放松了警惕,有人發現了他,并告訴了王國華。

會是他嗎?王國華立即動身,這一次,他成功見到了這個疑似何禮達的男人。對方長相和照片基本一致,身高相符,王國華有一種強烈的直覺,他就是何禮達。

但激動之情并沒有沖昏他的頭腦,他清楚的明白,只有司法機關能夠合法的制裁他。十幾年的偵察,讓王國華很快得知了這個人的名字。但奇怪的是,對方姓朱,并不姓何。

王國華認為,何禮達很有可能購買了假的身份證,以此改頭換面躲避通緝。他將這個關鍵信息告訴了福清警方。

通過17年先進的刑偵技術,警方快速確認了,這個姓朱的男人,便是何禮達本人。根據王國華提供的大概范圍,2017年9月30日,警察成功將何禮達拘捕歸案。

但對于王國華來說,此刻尚且不是他放松的時候。他要親眼看見這個逃避罪責的兇手,獲得懲罰。

庭審

何禮達被捕以后,王國華十六年追兇的案件迅速被媒體關注。等待庭審的過程十分漫長曲折。因為社會影響力極大,警察取證十分細致,從2018年6月直到2019年3月,在第五次推遲開庭日期后,何禮達終于坐上法庭。

原來,案發當時,何禮達慌亂回家后,當天晚上被父親何道明在親屬謝飛的幫助下,通過貨車跑到外地避風頭。此后不久,何禮達購買了道縣朱軍洋的真實身份證,從此改名換姓,過上了輾轉各地的逃亡生活。

此后十數年,何禮達因為平靜的日子,認為沒有人再關注這件案子,便放松了警惕。他娶妻生子,成立了自己的家庭,最終回到故鄉,在布吉街道開了一個電腦維修點店維持生活。但他沒有想到,王國華從未放棄過尋找。

經過兩個小時漫長的庭審,何禮達因故意傷害罪被判處極刑,緩刑兩年,附帶民事賠償金320萬余元。其父親何道明,親屬謝飛因窩藏包庇罪被一同起訴,何道明判處有期徒刑四年。

對于這個結果,王國華并不能接受。抓捕當天他便聯系上了前妻,兩人一同出現在開庭原告席上,兒子是他們之間唯一的牽絆。十八年過去了,他想要的從來不是道歉和賠償,他只希望能夠一命還一命。

王國華再一次提起上訴,但二審維持了原判,律法自有嚴格的程序,他無可奈何。

在跟記者的交談中,王國華表示自己曾通過中間人和何禮達的父親有過聯系。對方詢問王國華要幾百萬能了結這件事情。王國華傾家蕩產追尋兇手,早已不將錢財放入心中。道歉不能補償他一個圓滿的家庭,況且對方絲毫沒有悔過的心意。

當記者詢問他是否想過放棄時,王國華說到:「尋找第四年,第五年的時候,有一天我突然發現他們的水產店關門了,人也不知道去哪了。當時下著雨,我就有自我了斷的念頭。后來看著春節,下雨,我都想過了斷。」

找到兇手的執念使他撐了下去,最終沉冤昭雪,他終于能對林鵬和過去的自己,有一個交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