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重癥母親離家,7歲女孩「肩挑30斤水」扛起一家責任,雙手握菜刀「顫巍巍切菜」,「熱油燙身不呼痛」網哭:我不如你

一個瘦弱的小女孩,每天需要肩挑三十斤的水走過大山。

有人說,她抗的不是水,而是整個家。

母親離家不歸,父親臥病在床,一個家庭的重擔都壓在了瘦小女孩的肩膀上。

但是她從來沒有抱怨,反而對挫折露出了微笑。

世界以痛吻我,我卻回報以歌。

陳禮燕,出生于2002年,家住漁度村。在她 1歲兩個月大的時候,母親毫無征兆的離開了這個家,這個家庭破碎了。

在母親走后,陳禮燕成為了父親唯一的希望。所以父親又當爹又當媽,總算是將她拉扯大了。

轉眼間小小的陳禮燕就到了上學的年紀, 父親將她送入了縣城的長春小學

父親沒有什麼文化,所以他只能靠賣苦力賺錢。

日子雖然過的辛苦,但是這卻是小姑娘陳禮燕最快樂的日子。

父女倆互為對方的救贖,一天勞作下來,哪怕父親再累,只要看到女兒甜蜜的笑容,他就覺得什麼辛苦都值得了。

但是,命運總是喜歡捉弄人的。

在2010年的時候,陳禮燕還在上學前班的時候,父親被醫生告知身患不治之癥。

為了女兒著想,陳禮燕的父親甚至去求弟弟,希望把女兒過繼給弟弟養。

但是陳禮燕卻拒絕了,用她自己的方式——沉默。

由于經濟壓力非常大, 他們沒有多余的錢住院,所以在父親病情稍微穩定的時候,他們就回到了自己的老家。

從此,她便肩負起了照顧父親的重任,而她也只是一個剛剛七歲的小女孩。

老家的房子已經塌了,他們 父女倆就住在一個臨時搭建的窩棚,生活物資全部靠政府救助和親戚接濟。

在2011年6月,父親由于病情加重,已經無法下床,可是她對自己父親仍然不離不棄。

小小的陳禮燕已經懂得了規劃的重要性,她拿出紙筆給自己做了一個表格,表格上規定著她每天幾點要干什麼事。

六點半,這是別的小孩還在賴床的點鐘,而陳禮燕卻已經起身做飯了。

為了能讓爸爸一睡醒就吃上熱乎飯,她連臉都不洗,就先拿著菜刀開始切菜。

菜刀對于瘦弱的她而言太沉了,她只能雙手握著菜刀,整個人都顫巍巍的,就這樣一點一點把菜切完。

她的胳膊上有很多燙傷的痕跡,這是她炒菜時被熱油崩痛的證據。

喊完父親起床后,她也不敢休息,要馬不停蹄地去挑水。

由于她力氣比較小,所以只能找兩個小桶,裝上水之后大概有30多斤重。水塘很深,她只能一瓢一瓢的把桶舀滿。

從水塘到家要爬34步梯子,這對于她來說非常艱難

她手臂太短,抓不穩桶上的繩子,因為這超過了自己承受的重量,所以有好幾次水都灑在了半路上。

這一切都完成后,她才可以去學校。

從學校回來后,她又要開始給父親做飯,她要趕在晚上5點之前把作業做完。

因為5點是她規定自己必須要開始做家務的事件。

一個瘦弱的小女孩,她不但要清洗自己的衣物,還要清洗父親的,還要收拾整個廚房。

幹完這些,她又要去挑水了。

如果做得快,她可以在晚上八九點的時候回到家,給父親洗漱乾淨之後,這才是她一天中唯一的休息時刻。

但是她根本來不及玩耍或者做些別的什麼,疲勞如潮水般席捲而來,她躺在床上就睡著了。

由于他們 沒有錢買煤炭,所以陳禮燕做飯只能燒木柴每隔十幾天她就會跑到山上砍一些木頭,然后曬干之后在用肩膀扛回家。

由于長期做這些重活,她的肩膀上和手上生出了厚厚的老繭,皮膚和同齡人相比顯得格外粗糙。

在其他小朋友還在父母懷里撒嬌的年紀,小小的陳禮燕就用自己的身軀,撐起了這個風雨中搖搖欲墜的家庭。

自從父親生病后陳禮燕很少出遠門,逢年過節去親戚家總是第一時間就往回趕。她說自己不在家爸爸連一口水都喝不到,所以自己不能離開太久。

陳禮燕沒有途徑掙錢,她唯一能夠獲得的經濟來源就是政府發的保證金,一年下來也就幾千塊。

可是自己家還欠著債呢,父親的藥也需要錢,這些錢根本是杯水車薪。

為了省錢,陳禮燕決定種菜吃。她不會呀,不會就只能學!于是她自學種菜,當她看到地裡長出嫩芽的時候,臉上的笑容都止不住。

她還 請自己的二叔幫忙種植了40多斤的洋芋,到了夏天的時候,他們就能收獲幾百斤的洋芋,這就夠她和父親吃上兩個月。

親戚們都心疼陳禮燕,于是逢年過節就會送些肉給他們吃。

小孩子正是饞肉的時候,但是陳禮燕硬是能一口都不吃,她要全留給父親。

父親是病人,父親要補身體,所以父親吃肉。

這是她的邏輯。

陳禮燕自從父親生病以來,她沒有買過任何東西,自己衣服和學習用品都是鄰居和親戚們送來的,對于她來說只要有衣服穿就夠了,從來不挑剔。

為了讓父親能夠多吃點有營養的肉和雞蛋,陳禮燕從自己的二叔那里要了幾只小雞喂養。由于沒多的糧食給它們吃,她就到 田間找些最嫩的野草,然后切碎了喂給它們吃。

她說自己養了雞就會有雞蛋吃,剩下的還能夠拿去賣錢,這麼小的陳禮燕就已經知道了如何去省錢,如何去賺錢。

這麼苦,但是陳禮燕從來沒有抱怨過。

她的臉上永遠掛著燦爛的笑容。

而且陳禮燕絲毫沒有耽誤自己的學習,她是一名成績優異的好學生,學校也被陳禮燕的行為感動,不但免除了她部分學費,還允許她比別人晚交錢。

雖然父親身患重癥,但是陳禮燕從來沒有失去過希望。

陳禮燕為了能夠讓父親快點好起來,她每天都會和父親說一些開心的事情,她說自己的愿望就是好好讀書,把父親照顧好。

一個如此幼小的孩子,在面對挫折的時候都能不喪失迎難而上的勇氣,我們身為成年人,不更應該在逆境中保持樂觀的態度嗎?

希望陳禮燕的父親能夠病情好轉,也祝福陳禮燕能夠順利長大,生活已經對他們很不公平了,希望後面的日子里,老天能夠對他們仁慈一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