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鄰右舍早已搬空!男子待故鄉老宅「隱居深山30年不搬」 只為一群特殊的「家人」

天尚未亮,人醒了。

晨曦從窗欞透射進來,竹林里嘰嘰喳喳的鳥雀聲此起彼伏,可是,袁林偉最想聽到的「咕咕」聲沒有響起。

噢,它們離開已經20天了。要等再次出現,大概還要8個月。

它們,是貓頭鷹,也是袁林偉的「家人」。

每年2月,袁林偉家的閣樓上都會飛來一對貓頭鷹筑巢育雛,到了5月,它們會帶著剛學會飛翔的小貓頭鷹離開,返回山林。

一代一代的貓頭鷹在他家來了又去,到今年已經近30年。袁林偉家也因此沒有拆掉老屋,也沒有進行翻修,他們生怕貓頭鷹找不到回「家」的路。

袁林偉,80后,大學畢業后,在上海、南京的網絡公司打過工,也在杭州創過業,跟朋友一起租了房子做淘寶服裝生意。2015年,他回到老家,在村里找了一份會計的工作。

他的家美得就像風景畫,位于麗水市松陽縣裕溪鄉靄溪村田寮自然村,單門獨戶,三面環山,隱藏于一片蒼翠的竹林中。

他和父母住在一樓,樓上有個閣樓,里面放了不少農具雜物。大部分時間,他都會宅在這棟老舊的黃泥房中,看悠悠青山,聽啁啾鳥鳴。

貓頭鷹來住的那段日子,每天夜里,貓頭鷹叫的時候,別的人可能會覺得太聒噪,他們一家人卻覺得這是動聽的音樂。

袁林偉能分辨貓頭鷹鳴叫的不同。「在還沒有孵育小貓頭鷹時,它們的叫聲是咕咕,等小貓頭鷹出生后能出窩時,它們的叫聲是故故,稍微有點區別,聲音會拖得更長一點,可能是在教小貓頭鷹學飛。」

他說,每晚,村里路燈亮起來的時候,都能聽到貓頭鷹的叫聲,有時是短促的幾聲,有時是連續的鳴叫。

「凌晨三四點鐘,它們也會叫一陣。」袁林偉說,貓頭鷹是夜行動物,不知道它們是不是在交流晚上行動的情況。

袁林偉第一次看到貓頭鷹,是在1989年。那年,他8歲,在屋外豬圈的空地上看到一只雛鷹,他想把它捉起來玩,但是被爺爺制止了。爺爺說,抓走小貓頭鷹,它的爸媽會傷心的。

爺爺知道貓頭鷹的窩,就建在豬圈上的稻草堆里,他小心翼翼地把雛鷹捧回了窩。

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爺爺送回窩的那只貓頭鷹,1991年帶著它的伴侶來到袁林偉家,在東側廂房閣樓頂開始筑巢育雛。

從此,每年都有貓頭鷹來這里安家。袁林偉毛估估,「有100多只雛鷹在我們家繁衍,沒有一只夭折。今年,這對貓頭鷹生了三只寶寶。」

貓頭鷹的孵育之路,并非一帆風順,尤其是雛鷹學飛期,很容易掉在地面上。這時,會有不少危險。

「小貓頭鷹學飛大多是天色暗下來以后,兩只大貓頭鷹,一只在家里,一直在竹林或房子邊的樹上守著。」袁林偉說,小貓頭鷹剛學飛的那段時間,會在樓上的橫梁上亂竄,有時會掉下來,家里養了兩條狗,狗對貓頭鷹很好奇,看到小貓頭鷹掉到院子里時,會湊上去,這時就需要人為制止。白天,他和家人如果外出的話,都會鎖上大門,就是為了防止狗狗們傷害貓頭鷹。

袁林偉也會跟小貓頭鷹一起玩,他去樓上找它,一找一個準,大多數的時間,小貓頭鷹都是在橫梁上。看到他的時候,它會站著不動,瞪著一雙大眼睛,嘴里發出「咔咔」聲。他如果轉到它的背后,它也會轉身,一雙大眼睛繼續瞪著他,萌萌的。

有好幾次,他在一樓碰到它的時候,把它抱起來送到樓上,去抱它的時候,它也蠻乖的,也不害怕。

「有一次,我爸爸在樓下把小貓頭鷹抱上樓的時候,就差幾步到樓上了,大貓頭鷹看到了,飛了過來,落在爸爸的腦袋上,來接它的寶寶。」袁林偉說,「貓頭鷹就是我們的家人,媽媽早上一起床就要去看小貓頭鷹,晚上睡前也要再看一眼才安心。」就連袁林偉的外甥女藍雨欣,也把貓頭鷹當成了家人,每年「五一」都會從麗水市專程來看小貓頭鷹。

30年過去,袁林偉的爺爺奶奶去世了,左鄰右舍也早已經搬空,在縣城買房或在村里建房,但袁林偉和父母卻一直舍不得搬離,成為這一片山林中唯一的人煙。

讓他們戀戀不舍的就是年年到來的貓頭鷹一家,不僅不肯搬,就連修繕都不愿意。「我們擔心,貓頭鷹會因為我們新建了房子,沒了熟悉感,認不出家了。」

住在山林中,除了生態好風景好以外,野生動物也會經常闖進家里來。比如家里摘的橘子放在樓上,松鼠會跳窗進來偷吃;前幾年,家里養著不少雞鴨,菜花蛇會趁著夜色游進來偷吃雞蛋;附近一個小水渠,常有野豬路過,在水里打滾。

被野豬拱過的菜地

袁林偉說,別看野豬個頭大,其實膽子很小的,「院子里狗叫時,我知道是野豬上門了,就沖到院子里大吼一聲,它就會立刻竄回山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