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紅遍大江南北卻巔峰期解散「我們不是一路人」飛輪海4人如今過得怎樣?「出櫃劈腿隱婚」網友縱觀4人經歷驚呼:不起眼的反而過得好

17年前,《終極一班》橫空出世。

引無數人追捧。

上至上班族,下至小學生,準時守在電視機前,等待主角們登場。

汪大東。

手持龍紋鏊。

飆著遇強則強的戰力指數。

開口一句「party time」,瞬間讓人熱血沸騰。

王亞瑟。

武器是石中劍。

張口閉口都是莎士比亞名言。

一句「To be or not to be,that s a question」,成了流行符號。

丁小雨。

絕招是黃金左拳。

江湖人稱「要命的小雨」。

在教室彈鋼琴的側顏,又是多少人心中的白月光。

那些年的課間。

男生討論戰力指數。

女生討論人物關系。

電視劇爆紅,主演們的知名度集體飛升。

也讓一個團體,被更多人看見。

飛輪海。

由華氏溫度「Fahrenheit」音譯而來。

四位成員,分別代表四個溫度、四個季節。

笑容溫暖的辰亦儒,代表春天。

狂野熱情的汪東城,代表夏天。

氣質憂郁的吳尊,代表秋天。

冷峻深沉的炎亞綸,代表冬天。

四季不停輪轉,大街小巷始終有他們的痕跡。

小賣部售賣他們的海報。

音像店播放他們的歌曲。

校門口有人哼著《夏雪》。

「誰都知道氣候會變,更別說諾言。」

一語成讖。

成團的第六年,他們以解散的方式潦草結尾。

飛輪海成了一個音符,一場遺憾,一段當事人不愿提及的故事過往。

故事之初,花開四朵,天各一方。

在3647公里外的文萊,有人一降生,就拿了人生贏家的劇本。

他叫吳尊。

父親是地產大亨。

大伯是尊貴的「甲必丹」。

因長相可愛,文萊國王還曾想將他收為養子。

盡管家庭富裕,但吳尊從沒想過坐享其成。

長大后,他經朋友介紹,成了一名模特。

機緣巧合之下,拍攝了一部電視劇,名叫《東方茱麗葉》。

而同為模特的汪東城,就沒那麼幸運了。

16歲那年,他的父親因病去世。

與悲傷一同而來的,還有一個沉重的負擔。

為了買房,父親曾借款600萬。

這下,債務全落在他肩上。

他不得不拼命工作,身兼數職。

扮人偶。

去餐廳洗盤子。

到工地搬鋼筋水泥。

后來,好不容易當上了模特。

為了省錢,他只能用漿糊充當發膠,自己做造型。

日子過得并不體面,但他為省了錢而開心不已。

另一邊,炎亞綸每天以淚洗面。

他自小在美國求學,等到念國中時才回到台灣。

一來,就遭受同學霸凌。

便當被倒在垃圾桶。

鉛筆盒被倒調味乳。

他咬牙挺了過來。

但家庭又以另一種方式,壓迫著他的神經。

他喜歡男生。

思想傳統的父母絕不同意。

成長過程中一路對抗,讓他養成了孤僻的性子。

他想要交到朋友,得到救贖。

于是,在社交網站發了一張自拍照。

但朋友沒交到,倒是被經紀公司相中了。

娛樂圈的大門,由此為他敞開。

辰亦儒的前半生,明顯就順遂很多。

他是妥妥的富二代。

父親從事外貿生意,還兼任大學講師。

優渥的家庭,給他提供了自由的成長環境。

但他并沒有長成紈绔子弟,而是眾人眼中的好孩子。

乖巧懂事。

成績優異。

一直在重點學校就讀。

唯一一次的小叛逆,就是去參加了美少女選拔賽。

沒想到,還擠進了十強。

24歲那年,他以帥氣的男生形象,又一次參加選秀。

最終一舉奪魁。

演藝公司向他拋來了橄欖枝。

至此,四人在同一家公司效力。

不久后,一個想法在老板心中形成。

他喊來四個男孩, 「你們組一個團吧!」

吳尊一開始是拒絕的。

他不會唱歌,也害怕唱歌。

但老板反復勸說: 「這個團需要4個人,如果你不來,這個團體可能就成不了。」

無奈之下,他只得答應。

但也有條件。

他要求在合約中,加一個補充條款:「如果過程中我不喜歡,可以隨時中斷合約。」

帶著無盡的恐懼感,他加入了飛輪海。

當時的他不會想到——

這個團體將在未來,給予他無與倫比的成就感。

2009年,飛輪海巡回演唱會臺北站。

他們并肩站在臺上。

或低吟淺唱。

或勁歌熱舞。

臺下,燈牌閃耀,氣氛火爆。

尖叫聲。

吶喊聲。

響徹小巨蛋上空。

男團市場中,5566、棒棒堂、可米小子、183club各據一方。

剩下的,全是飛輪海的天下。

音樂上,拿獎拿到手軟。

影視上,亦成績不俗。

汪東城和王心凌,合作《桃花小妹》。

吳尊搭檔張韶涵,呈現了臺偶經典《公主小妹》。

辰亦儒也出演了此片。

溫柔的南風彩,令人念念不忘好多年。

團體老幺炎亞綸,也開始獨挑大梁。

和鬼鬼合作了《霹靂mit》。

拍完戲,四個人又聚在一起。

出專輯。

開演唱會。

淹沒在鮮花掌聲中。

慢慢地,他們自己也發現了問題—— 實力配不上名氣

有一次,飛輪海與東方神起同臺。

炎亞綸看著他們的表演,瞬間感受到了業務能力的差距。

不禁連聲贊嘆。

再回看他們自己呢?

不能唱。

不能跳。

更不能唱跳。

一首歌下來,基本上在斷氣的邊緣。

最經典的名場面,非《我有我的Young》莫屬。

觀眾后來一看到歌名,甚至不用走程序,就直接笑了。

實力不佳,是懸于頭頂的達摩克里斯之劍。

吳尊深有其感。

在練歌排舞時,他感到越來越挫敗。

彼時,他已經30歲。

出于多方考慮,他提出退團。

被記者問及原因時,他只說: 「多一點時間陪家人。」

而一旁的炎亞綸,突然大笑起來。

直到辰亦儒拍了拍他,才有所收斂。

解散采訪播出后,粉絲們都在問——

「吳尊為什麼離開飛輪海?」

「炎亞綸為什麼發笑?」

沒有人回答。

但,時間給出了答案。

2013年,《決定勇敢》新書發布會現場。

作者吳尊在開場前,向觀眾深深鞠躬致歉。

「我在2009年結婚了,女兒在2010年出生,她今年3歲了。」

粉絲無不心痛。

原來,他還是飛輪海成員那會,就已經當爸了。

先別急著傷心。

「偶像當爸」更心痛的,還有 「當偶像前就結婚了」

在《婚前21天》中,吳尊自曝:2004年就已經結婚。

推翻了先前「2009年結婚」的說法。

算算時間,飛輪海2005年成團。

也就是說。

吳尊以人夫的身份,逐夢偶像圈。

當初說的陪伴家人,并不是父母。

他給了妻子一次盛大的深情,卻也給粉絲編織了一場噩夢。

這樣就不難解釋,炎亞綸當時為何失控發笑。

不過現在的炎亞綸,應該是笑不出來的。

他本人,也是非議纏身。

2018年,有人爆料稱:炎亞綸劈腿了。

這還不是最勁爆的。

從爆料者附上的圖片,可以看出:他交往、劈腿的對象,全都是男生。

面對漫天非議,炎亞綸站出來發聲。

否認劈腿,卻間接承認出柜。

與此同時,「東綸」CP再度引發考古熱潮。

去汪東城房間串門。

同一天,他中午[偷.拍]汪東城。

下午汪東城給他調酒。

那時,林宥嘉的《浪費》很火。

鮮為人知的是。

這首歌的創作靈感,來自炎亞綸的愛情故事。

「多久了,我都沒變。愛你這回事,整整六年。」

巧合的是,飛輪海的成團時間就是6年。

有人便猜測:歌曲的原型就是東綸吧?

炎亞綸矢口否認。

另一邊的汪東城,則選擇沉默以對。

在舒適圈里,做自己喜歡的事。

演偶像劇。

唱原聲帶。

他最喜歡cosplay。

癡迷于還原每一個動漫角色。

卡卡西。

金木。

利威爾兵長。

憑借這些神cos,汪東城被一些小眾團體喜歡。

但他還是翻了車。

前年,他參加了一檔男團競技綜藝。

并憑借以下畫面,引發鋪天蓋地的吐槽。

存在感最低的辰亦儒,如今卻是口碑最好的一個。

在對的時間,和對的人領證結婚。

小日子過得甜蜜安穩。

在直播的風口,走上帶貨的道路。

成了帶貨界不可忽視的新星。

盡管現在不上舞臺,但他依然保持著偶像自覺。

無修鏡頭下,穿衣顯瘦,脫衣有肉。

和其他飛輪海成員一樣,他沒有放棄拍戲。

但更多的時候,還是在打醬油。

以班導的身份,回到終極一班。

可惜劇集播到第五季,口碑斷崖式下跌。

豆瓣4.0。

2分給了王亞瑟。

另外2分,給了青春情懷。

17年匆匆而逝,無數人在懷念年少輕狂,懷念如歌四季,懷念有飛輪海的終極一班。

戲里,他們拳頭碰拳頭,互相承諾:

「我們是禍福與共的好兄弟。」

戲外,他們今非昔比,漸行漸遠。

只是意難平的觀眾不愿醒來。

解散后,有個問題一直縈繞在他們耳邊。

「飛輪海現在還有聯絡嗎?」

向來耿直的炎亞綸語出驚人:

「不是玩在一起的人。」

最戲劇的是。

剛說完飛輪海不和,汪東城和辰亦儒就出現在下期預告里。

節目播出后,辰亦儒在社交網絡發布動態。

還艾特了吳尊、汪東城。

沒有炎亞綸。

仿佛在說: 四個人的電影,只有你炎亞綸沒有姓名。

不過,剩下三個人的電影,也沒有那麼美好。

前陣子,吳尊在微博上為劉耕宏打call。

有人評論:「你的好兄弟辰亦儒也在直播健身啊。」

吳尊回道: 「他也做教練?「

飛輪海的塑料兄弟情,再次引發群嘲。

經歷這麼多是是非非,不知他們會不會回想起當年。

在飛輪海巡回演唱會上,他們對著幾萬人許諾永遠:

「飛輪海只有四個。」

口號也響徹全場——

「我有,我要,我可以,飛輪海Go,Go,Go!」

誰也沒有想到,這會是最后一場演唱會。

那首《留下來》,也成了最后一首歌。

「留下來 ,留下來 ,繼續沒愛完的愛。我會實現你曾期待的期待。」

故事終了,曲終人散。

彈幕里的人,留了下來。

舞臺上的人,帶著未盡的諾言,離開了。

曾經站在巔峰的四個少年,還是放下了對碰的拳頭,轉身朝四個方向走去。

離光環越來越遠。

離各自的生活越來越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