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九千多日夜」好心夫妻撫養走丟童「養母橫跨千里陪兒找雙親」,結局觸動人心:人生圓滿了

5月7日,一個普通的日子,對于小伙子溫洪才來說卻是人生的轉折點。這一天意味著他終于可以見到自己 失散多年的親生父母了。

溫洪才在鏡子面前仔細整理著自己的著裝,他即將 跨越1800公里,去尋回這份熾熱的親情。

1.火車站走失

而這一切還要從1995年一個晚上說起。剛剛過完農歷新年,五歲大的謝云江(溫洪才走失前的名字)跟著爸爸謝正權從外婆家返回泗陽。

春節之后的年味還未完全散去,各地的車站都是來返的務工人員,經過中轉站的時候,謝正權想帶著兒子在這里稍作停留。

不料正值頑童年紀的謝云江一下子 被眼前的人潮吸引住了,他從謝正權的身邊走開了,穿梭到了來往的人群當中,小謝云江對著人群先是欣喜不已,再回過頭來,才發現自己已經看不見爸爸的身影了。

他更不可能想到,眼前熙熙攘攘的人群會讓自己從此 和親生父母分開26年

謝云江獨自徘徊在站臺,剛剛還尚存在內心的好奇與期待此刻都轉化為了恐懼與不安,他叫喚著爸爸,可是 怎麼也得不到回應

老溫那天也準備從這裡轉車,在站臺走動的時候,碰巧注意到了這個小小的身影。

眼前的小男孩左右張望著人群,臉上滿是驚恐與不安,險些被趕車的乘客撞到,老溫有些擔心,走上前去,用身體 護住男孩,把男孩帶到附近的長椅上,耐心的詢問了一下孩子。

幾番溝通之后,年幼的謝云江還是無法準確地說出有關自己父母的信息,顧及到孩子的人身安全,老溫只好把男孩 帶回了自己家中

回過神來的謝正權這才發現兒子不見了,他慌忙前去詢問車站的工作人員,可是孩子太小了,來往的行人也沒有什麼印象, 幾番查證無果之下,謝正權決定暫時留在這裡來尋找孩子。

面對偌大的城市,謝正權毫無頭緒,他萬不敢離開車站附近半步,一想到五歲的兒子此刻可能還在餓著肚子,哭著嚷著想要自己的爸爸媽媽,老謝就 自責不已

可那還是二十世紀末,公共場所的監控設備無從談起,想要找到一個五歲大的孩子如同 大海撈針

在苦苦尋找了一個月之后還是 杳無音信,謝正權只好先收拾行李回到泗陽和妻子回合,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此刻的謝云江跟著老溫回到了家里,一路上一直怯生生地躲在老溫的背后。李素華看到丈夫帶回來了一個小男孩,震驚不已,聽完老溫的講述才大概明白孩子的來歷。

看著眼前惶恐不安的小男孩,李素華有些心疼,又不知如何安頓眼前的孩子,趕忙給孩子盛了一碗熱湯,好安撫一下孩子不安的情緒。

步入中年的老溫和妻子李素華膝下并沒有孩子,兩人過著平淡的[夫·妻·生·活],謝云江的出現讓夫妻倆有了 新的生活的打算

那一夜老溫夫婦徹夜未眠,再三考慮過后決定把謝云江 納入膝下,當作 自己的兒子來撫養,并起名溫洪才。

就這樣,謝云江以溫洪才的身份在老溫家留了下來,過上了普通孩子的生活,從讀書到工作,也都是在百般呵護之下成長起來的。

直到2020年,老溫生了一場重病,走到生命的盡頭,他拉著謝云江,把一直埋在心里的這個有關于 身世的秘密和盤托出。

得知真相后的謝云江感覺 天都要塌了,一時無法接受這種 身份的反差帶來的沖擊。

往日里和養父母相處的場景一下子涌上心頭,又想起這26年來親生父母尋找自己所經受的 煎熬與困頓,兩種感情交錯蔓延,那幾天,謝云江都無法安心合眼。

2.幸運的尋親路

凡人皆是因父母才來到這個世界一遭,和父母走失卻是人間的一大不幸,可老天依然以另一種方式給予了謝云江得到幸福的機會。

謝云江坦然地將這場變故納入自己的人生軌跡當中,勇敢踏上了 尋親的道路,在第一時間找到相關部門,進行了血樣采集的工作。

等待消息的日子里,謝云江一直陪在李素華的身邊,一邊處理老溫的后事,一邊隨時和警方保持聯系。

李素華當然是舍不得這個自己眼看著出落成男子漢的溫洪才,可也正是這份 身為人母的情感讓她明白自己不能夠自私地把這個孩子占為己有。

終于,警察發現陳富珍和謝正權兩個人的血樣與溫洪才的血樣 符合親緣關系

接到警方的通知之后,謝云江在養母李素華的陪同下前往泗陽和謝正權夫婦團圓,推開警局的大門,謝云江看到了早早就等在這里的父母。

3.幸福的大團圓

再次站在謝正權面前,謝云江顯得有些生疏,夢境里那個模糊的身影此刻顯出了清晰的模樣,只是歲月的打磨讓眼前這個男人沒有了離別時看著的那般精壯, 滄桑的臉頰上布滿了歲月留下的褶皺。

老謝眼里泛著淚光,再也按捺不住內心對于兒子的思念。

九千多個日夜,他在心里一遍遍地描繪著和兒子再次重逢的場景,如今卻只想把謝云江攬入懷中,一家三口相擁在一起,千言萬語都匯聚成了此刻的 淚水和嗚咽聲

曾經要仰頭才能看得清面貌的父親如今卻顯得比自己矮了幾分,謝云江又重新喚起了心底里對于父母的溫情,他想著這即是老天給自己的考驗,往后的日子,要 加倍回報兩邊的父母。

一同來的李素華已是泣不成聲,陪同的鄰里鄉親眼里也滿是淚花,他們總是聽老謝念叨著自己的兒子,更知道老謝夫婦這幾年的心里有 多麼煎熬。現在終于找到了,也算是了卻了所有人 共同的心愿

抹干了淚水后,謝正權一家這才在警察的安撫下坐了下來,謝正權看著眼前生龍活虎的兒子,欣慰地笑了,拿出了謝云江小時候的照片、銀鎖還有衣服,一件一件地拿給他看,講給他聽。

這下,謝云江腦海里地瑣碎地記憶一下子又重新串聯了起來,原來那些親密地瞬間都不僅僅只是夢境,那是刻在腦海里的記憶,等著 一家三口重新團聚的這一天到來。

和養母交代好以后,謝云江跟著老謝回到了在八集的老家。看著眼前陌生卻又溫馨的小家,謝云江感到 無比的滿足

當被記者問道日后有什麼打算的時候,謝云江說自己打算在泗陽待一陣子,和父母一起重拾兒時的記憶,至于具體的安排,日后再細細盤算。

親朋好友、街坊鄰居幾十人都前來道喜祝賀。中午時分,謝正權家準備好了豐盛的飯菜,一家人在 26年后,終于吃上了 團圓飯。親人間的寒暄就著飯菜的飄香,好生熱鬧。

這趟千里尋親路注定是不平凡的,他意味著 長年累月的煎熬與等待

然而,一路上的焦灼與不安也無法磨滅父母與子女之間對于再次團聚的期待。

祝福他們,也祈禱那些還徘徊在尋親路上的家庭能夠 早日尋回自己夢中的牽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