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兒子離世娘家無人,八旬老人獨居深山自食其力,老人想念親人

許奶奶年過八旬,她居住的兩口窯洞位于半山腰上。一孔住人,一孔做飯放雜物,老人也不知道這兩口窯洞的年代。

許奶奶的丈夫去世多年,幾年前老人家再一次承受了失去親人之痛,許奶奶的兒子由于騎摩托車發生意外而離世,悲痛的許奶奶頭髮白了很多。

她經常上山挖草藥,在山間采藥的時候,渴了飲一捧山泉,餓了吃幾顆野果。盡管年過八旬,但她眼不花,耳不聾。圖為許奶奶采藥時的情景,一手握著一顆樹,另一只手努力的往上夠著長在石頭崖子上的藥草。

這個跳躍的動作叫做虎撲。這是許奶奶堅持了數十年的晨練方式。起床后,她先擰開從山里引來的自來水洗把臉,再跨出院門開始在窯洞前的場院里晨練,一天虎撲幾百次。

晨練結束,許奶奶在窯洞前的石墻邊開始準備一個人的早餐。早餐很簡單,杏仁稀飯。杏仁都是在上山采藥時在山間所拾。老人說,這些野生的杏仁比城里的好吃。

吃完早飯,許奶奶從窯洞里拿出魚皮袋,再從院墻的石縫中取下一個鐮刀一個小镢頭,她鎖上院門前準備上山挖草藥。離開家門前,她會和院門口的小黃貓說會兒話。

挖采草藥是個體力活,許奶奶時而用手中的鐮刀把做拐棍,時而坐在地上從石板上的青苔往下滑。臨近中午,魚皮袋內的藥材也漸漸鼓脹。老人家趴在石縫間喝了點山泉。她說山泉水最甜,喝山泉不得病。

許奶奶每次采藥累了的時候,就會來此歇息,來此看看。這是她的娘家,這里有她的童年。娘家的房屋已經荒廢,三間土坯瓦房子被竹林掩映。娘家以前有一大家子,她爹,她娘,她叔,她嬸,有牛有羊。現在人都走完了,門板摘走了,床也沒了。

下山的時候許奶奶選擇了一條新修的石階路,不時有游客與她擦肩而過,當來此爬山旅游的老人每走幾步就開始坐下來休息的時候,許奶奶卻如履平地。

很多城里人來許奶奶這里買草藥,他們的做法非常暖心,不少城里人會順便給老人帶來米面油,不少相識多年的老顧客認許奶奶為干媽,這幫城里的干閨女干兒子會輪流著給老人家帶來衣服和被褥。

有時,許奶奶會這麼安安靜靜的坐著,一個人的窯洞,一個人的大山,仿佛時光就在那一刻已經靜止。許奶奶想念親人,她想丈夫,想兒子,想娘家的爹娘,想娘家的叔叔和嬸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