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豪宅來都不換!7旬女兒陪94歲父親養老,地坑院建得像花園,城里人用樓房來換

黃河之濱的山西中條山,至今仍保存著獨具特色的民居。當地人常稱它為地窨院。這種古老的建筑形式在黃河流域流傳了4000多年。地下窯已被挖掘。溶洞不僅可以避風避雨,還可以保暖,冬暖夏涼,最大限度地發揮窯洞的優勢。雖已進入現代21世紀,但仍有一些年長者始終依依不舍,不愿離去。主要是因為四季恒溫、平靜自由、接地氣,對身體相當有好處,長壽老人自然很多,成為了城中不少人的羨慕和向往。近年來,許多人甚至花很多錢,在這里購買了農民不能居住的院子,返鄉回歸農村生活后,原住民也意識到了自己院子的價值,整個地坑院也

變得越來越珍貴。近日,一位攝影師和一群人發現了一個四面環山的特殊家庭。讓我們走進這里,看看我們70歲的女兒與94歲的父親隱居的故事。

這家人的院落,一直隱藏在山的曲線之中,不仔細觀察很難找到。聽了當地村民的介紹,我們找到了這個地方。走進院子,就看到了相距約20米的兩座,該井占地約2畝。從井道上看到的是一口地道的黃土井。黃土壁四面各開鑿8孔窯洞,僅附有紅楹爐。表面采用青磚材料,早已形成一層泥色的黃色砂漿,與周圍的黃土融為一體。從這里可以進入第二個內院。原來的兩個院落相連并完好無損。這在當地是很少見的,明清民居院落中的第二個院落也是如此。

穿過20米長的溶洞走廊,就進入了后面的坑場。似乎給人一種山洞的感覺,令人感到重見天日的喜悅。這里是另一個天堂。地窨院子顯然是上個世紀的產物,黃土墻壁經過特殊處理,用黃粘土。坑頂和爐面用青磚加固。天井上的花座散發著淡淡的花香。姐姐在洞前忙著做家務。我們毫無征兆地到了,「姐姐,你好啊,你在家做什麼?」「嗯,你是誰?我們不認識吧?是不是第一次來,快到家里吃點飯

」主客立即拉近了問答的距離,進入一瞬間,他們就成功地成為了熟人和朋友。似乎我們就是回到了自己家

山洞深處坐著一位老爺爺。他還親切地邀請我們坐下來一起吃飯。姐姐給我們端來了一鍋熱乎乎的大饅頭,還客氣地叫我們吃東西。客套的推辭抵擋不住主人的熱情,他們三人掰了一個大包子,夾著姐姐剛做的韭菜,坐在小桌邊,和爺爺閑聊起來。老人說他90多歲了,住在院子里,忘記了自己的年齡。他只報了生肖,讓我們算一算。院子前面的一個洞是長輩留下的老院子,后面的地窨院子

是他1960年代他親手打造的,兩口井相連,世代相傳。現在孩子們都在外面打工,家里人里就只有七十多歲女兒陪著他,照顧他,雖然住在大山里,但生活得很好,也很從容。

姐姐做家務很勤快,洞里干凈整潔,是個利索干凈的人。他告訴我們,孩子們現在都在外面打工,以后應該不會再回來了。父親如今已年老,身體狀況良好,這是托了新時代的福氣。家里的土地承包給別人了。父親和女兒都有農村老人的養老金。孩子們也孝順和睦。生活還算不錯。雖然我也年過古稀,但我家中還是有一寶的,我得照顧我的老父親。山里的人習慣住在院子里,舍不得離開自己的窩,所以拒絕了孩子的好意,陪著年邁的父親住在老人院里。

吃完飯,爺爺拄著拐杖從山洞里出來了。他說他也能不用拐杖,握在手里打招呼,這是他的第三條腿。很多人問我長壽之謎,事實上,我沒有秘密。非要說就是多勞動多鍛煉,年輕的時候在農村是下過大苦的,干了一輩子農活甚至到了90歲那年還在堅持

。然后我就聽從了女兒的話,生怕她擔心。飲食也都是家常便飯,沒有什麼特別的愛好。女兒做的什麼都可以吃。都是當地鄉村的家常菜。包子、面條、小米湯,吃了一輩子了。院子里幾乎全是黃土,冬暖夏涼,四季恒溫。家鄉的氣氛相當濃厚。我女兒和我一樣有種花草的愛好。花園里到處都是花草,不僅住得舒心,心情也舒暢自然。然后,老爺爺指著院子里一盆用藤條種植的橘子樹給我們看綠色的橘子。

爺爺說,老了要大方聰明,不要給孩子添麻煩。你必須接受孩子們的建議,而不是一個人特異獨行。孫子們現在都有自己的家庭需要照顧。有女兒陪我養老也很舒服。我在花園里度過我的空閑時間,悠閑自由地生活。我累了就在炕上休息。如果天氣不好,我就坐在炕上聽廣播看電視。天天保持一個放松開朗的心態很容易長壽。老人帶著一副祖父留下的水晶石鏡。他說不僅眼睛很舒服,而且感覺很自在。先人留下的舊物,都能感受到親人的氣息,院子里自然也是一樣。院落北側的主洞,種植著冬青等圓形綠樹。爺爺告訴我們,這是一棵南方的桂花樹,叫金桂。那是1960年代中期新坑院落成后的第二年,我請人買了兩株桂花樹苗種在院子里。這種南方樹種在北方的坑場里已經生長了幾十年。這確實是一個新奇事物。可見,坑場內的溫度與南方氣候非常接近。至少冬天不會太冷,不會被凍壞。這你看看這先人們留下來的地窨院子的好處有多大?

每年農歷八月中旬,都會開出金色的小花。滿園的桂花香氣撲鼻,甚至可以持續2個月,尤其是去年開過兩次,花香一直持11月中旬。是不可思議。

我們還在第一個地窨院子看到了一棵老梨樹。粗壯的樹干雖然只留下一根細細的樹枝,卻依舊是碩果累累。姐姐告訴我們,當地人都很喜歡在地窨院子里種梨樹。這里種植梨樹。第一,寓意吉祥。第二,可以吃水果。三是利用根系吸水,幫助排雨水,也可作為景觀樹觀賞。

談話的話題從來沒有脫離過院子里的生活。姐姐說,她的女兒住在大城市。一再要求來接她去市里生活,但是她想和她父親住在一起。前幾年去城里幫忙帶孫子,所以不太適應城里的生活,吵吵嚷嚷,沒好處,出門進門誰也不認識,說話溝通也不一樣,都是用當地方言,交流很困難,一般只局限在公寓樓里和呼吸,感覺很不舒服,我們鄉間別墅的美怎麼可能存在?空氣清新而堅實,寬敞的院子里長著花草,飼養著土狗、貓和雞,生活自在。保護老人就是關心拉法葉。父女倆心情好,吃喝不愁的地方,院子里的這個山洞可以換城里的好房子,但是給她換個樓在城市她都不要了!

姐姐在花園里建了一個小花池,種滿了玫瑰和玫瑰。花園地板上有很多盆景花,看起來很漂亮。他說,上半年的大部分時間,花園里都是鮮花。天冷時,盆景花草在冬天搬進洞里,依然盛開。地窨院子就像一個四季如春的小花園。

站在地窨的院子里,我們看到周圍綠樹成蔭,甚至還有一小片竹林。院落雖然隱蔽,難怪在外面極難找。俯瞰庭院,黃土庭院是一個地下庭院。中路野紅花的前祖父默默地坐在那里,身后的女兒跑著做家務,就像奇幻世界里的兩位老神,靜靜地在兩個新舊相連的院落里。真像爺爺和姐姐:相依為命,女兒跟著父母,父母照顧女兒,延續了中華民族尊老愛幼孝順的優良美德。祝姐姐和爺爺身體健康,生活幸福,安靜淡然。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