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手磨出泡」5歲童凌晨四點幫阿嬤掃大街,躬身咬牙「40斤身體拉送400斤車」不流淚:我是男子漢

他從小沒有父母的照顧,和阿公阿嬤生活在一起。他用自己幼小的身軀幫助阿嬤承擔起了所有重擔,為了幫助阿嬤他成了外編環衛工人,成為了家里的小小男子漢。

袁德旗,出生于2003年3月,來自 譙城區大楊鎮袁寨村。袁德旗出生時,雖然家中沒有優渥的家境,但是至少有父母在身邊,在父母的懷抱里健康成長。

袁德旗還有一個哥哥,哥哥很疼他,從小一有時間就抱著他,哄他睡覺,逗他玩。然而生活總是充滿了未知,明天和意外沒人知道哪個會先來。

在袁德旗5歲那年,這個家庭遭遇了滅頂之災。 母親因為身患疾病,多處求醫,救治無果,終于不幸離世。

整個家都沉浸在媽媽去世的消息里,還沒來得及走出這痛苦,又迎來了一個噩耗。 袁德旗的父親因為犯下了搶劫罪,被判入獄,服刑15年。

聽到這個消息,阿公因為太過難過引發了舊疾,阿嬤也流下了絕望的淚水,整個家沉浸在一片陰霾之中。

這個家已經經歷了風風雨雨,搖搖欲墜。仿佛大風一推,就倒塌了。此時, 家中只剩下阿公阿嬤,哥哥和袁德旗。

阿公長年身患重病無法勞動,只能照顧自己的生活。哥哥在城里上國中,學業繁重,沒有閑暇時間。整個家庭的重擔落在了阿嬤肩上。

看著自己兩個未成年的孫子,阿嬤始終無法舍棄他們離去,所以 阿嬤只能用自己顫顫巍巍的肩膀扛起了這個支離破碎的家庭。

可是阿嬤已經年邁,她又能做什麼工作來支撐生活呢。思來想去,阿嬤找了一份環衛工人的工人。2007年,阿嬤來到城里工作, 每月4400元的工資

全家就靠著這微薄的工資艱難地前行。阿公就在老家一邊勉強做著輕活,一邊照顧袁德旗上小學。生活就這樣清貧地進行著。

一年后,阿公又患上了肝炎,由于病情嚴重,不能再做任何的活。為了給阿公看病,阿嬤只好把阿公和袁德旗接到城里來。

為了解決一家人的居住問題,阿嬤租了一間十多平米的簡易房,用一個木板隔成了兩間房,阿公阿嬤住一間,袁德旗和哥哥住一間并且順便當廚房。

可是因為袁德旗是農村戶口,無法在城里學校上學,阿嬤只好把袁德旗送到附近租房附近的一所私立小學上學,可是學費一學期就要4000多元。

生活似乎就這樣平靜地過著,仿佛所有人都忘了曾經的痛,每個人都表現得很平靜。生活再難也要繼續,可他們真的沒有一點疲憊嗎?

阿嬤年紀大,清潔工作對于阿嬤來說也是非常勞累的體力活。有一天晚上,阿嬤偷偷在房間里抽泣,因為生活的窘迫,因為命運的不公,因為道路的艱難,因為家庭的破碎。

此時,正在做作業的袁德旗聽到阿嬤的哭泣聲后立馬跑到阿嬤房間,看著阿嬤紅紅的眼眶,袁德旗也哭了。沒有一個孩子不希望父母在身邊,袁德旗也只是一個小孩子,需要父母的呵護。

袁德旗緊緊握著阿嬤的手,他告訴阿嬤自己已經長大了,是個小男子漢,可以幫阿嬤一起去掃馬路。他擦去了阿嬤的淚水,并且在心里暗下決定自己要照顧好這個家。

阿嬤看著自己的孫子如此懂事,心中越發感覺愧疚了。

說干就干,袁德旗每天早上凌晨四點起床,簡單地洗漱后,他就和阿嬤一起去干活了。袁德旗和阿嬤商量好,自己幫阿嬤干活,一定要非常努力,盡量把工作認真完成。

在漆黑的夜里,他們需要走上4里路才能有到阿嬤的「責任區」,阿嬤拿著掃帚掃著大路上的垃圾,袁德旗拿著電動掃帚清掃著角落里的垃圾,非常仔細。

旁邊放著幾個和袁德旗差不多高的垃圾桶,每當垃圾裝滿后,袁德旗就幫阿嬤頂著垃圾桶,把里面的垃圾倒去他們推來的垃圾車內。一年四季,春去秋來,阿嬤和袁德旗的身影在這條路上出現過無數次。

冬天,刺骨寒冷, 在經歷了幾個小時的工作之后,袁德旗的手指凍得通紅,僵硬無比。頭上確實,滿頭大汗,里面穿的衣服都被汗打濕了。

阿嬤看著特別心疼,袁德旗卻反過來安慰阿嬤,他的臉上是充滿笑容的,他為自己幫助了阿嬤而高興。

為了減輕阿嬤的負擔,不讓阿嬤干重活,袁德旗每天都要趕在上學前把這滿滿的裝滿垃圾的垃圾車運到3公里外的垃圾中轉站倒掉。這一車垃圾足足有400斤重,袁德旗只有40公斤,他卻堅持幫阿嬤送垃圾。

這段路,成了袁德旗生命中的第一次考驗,這也是對他毅力、耐力、體力的一次挑戰。 因為他身材矮小,瘦弱,必須踮起腳尖才能夠到車把手,然而一車垃圾太重了,他幾乎保持不了車的平衡。

袁德旗使出了吃奶的勁兒,臉憋的通紅,手上的青筋爆起,為了方便使力,袁德旗不得不弓著身體,低著頭,咬緊牙關,雙腳用力蹬著地,一步一步艱難地挪動。

每走一步,袁德旗遍大口大口地喘著氣。阿嬤看了非常心疼,她不讓袁德旗在繼續拉車,她說這不是袁德旗能做的事情。

袁德旗對于這些并不在意,他說等到自己熟練就好了,他可以先慢慢地挪動,等到自己熟練了就可以加快速度。

袁德旗在拉車的時候,就想著自己多努力一些,阿嬤就輕松一些,阿公的病就可以更快的治好。一想到這些,袁德旗的心中充滿了動力。

因為怕同學嘲笑自己渾身臟,說自己是撿垃圾的小孩,袁德旗每次在運垃圾的時候就用帽子把自己擋得嚴嚴實實,后來他發現在冬天這樣還能幫自己抵御寒冷,于是他就一直帶著帽子工作。

每次將垃圾車拉到目的地,袁德旗的雙腿就像灌了鉛一樣,雙臂又麻又疼,失去了知覺。

當他踉踉蹌蹌地走到路邊休息時,他才發現自己的雙手自己布滿了血泡,血肉模糊,沒有一塊兒是完整的。風一吹,傷口像針扎一樣疼,小小的年紀卻承受著本不該承受的痛苦。

由于常年累月的做苦力活,袁德旗的手上全是血泡和老繭,原本稚嫩的手掌已經失去了該有的顏色,仿佛是上了年紀的老人經歷了人世的滄桑。

工作之余,袁德旗還會在家里幫阿公按摩身體。因為阿公常年躺在床上,腹部積水嚴重,時常會感到酸痛,非常難受,但卻從來舍不得去醫院。

為了幫助阿公減輕痛苦,袁德旗每天都會幫阿公按摩,非常懂事。

僅靠阿嬤每個月的工資不能維持生活,袁德旗每次去掃垃圾的時候都會順手撿起地上可以買的塑料瓶,等攢夠了一袋子就拿去垃圾回收站賣掉。

袁德旗從來沒買過飲料喝,因為他舍不得多花一分錢。他還會去摘樹上的果子拿回家給阿公泡腳。放學后,他還要準備一家人的飯,每次他們都吃最便宜的飯菜,非常簡樸。

袁德旗用自己稚嫩的肩膀撐起了這個在風雨中飄搖的家,他是堅強的少年。這一掃就是6年,后來有好心人向他們伸出援助之手,幫助這個困難的家庭,現在他們的生活才稍微好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