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超瓊大婚2年后,陳百強離世:你為我哭嫁,我為你扶靈

01

1991年,何超瓊大婚。

婚禮斥資2000萬,轟動一時。名流權貴、明星名媛,都趕來慶賀。

大婚三日,迎來送往。

但觥籌交錯間,她臉上沒有笑容。仿佛心事重重。

陳百強也來了。

他看著她——

看她披白紗,

敬賓客。

看她穿上新嫁裳,嫁為他人婦。

神色黯然。

她嫁的人,同為豪門貴子,門當戶對,兩家聯姻,互相成就,是無上的良緣。

他知道。

在富可敵國的豪門眼中,他財淺志疏,實在不配。

婚禮之后,默默而返。

此后很少有笑容。他深陷痛苦,為往昔,為世事,郁郁不平。

后來患上憂郁癥。

1992年,陳百強給朋友電話:

「如果我死了,你會送什麼花給我?」

還沒等到回答,又接著說:

「我死了,你送我一貨車的白玫瑰,我愛白玫瑰。」

1993年,他吞下大量安眠藥。此后昏迷不醒。17個月后,離開人世。

葬禮那天,何超瓊來了。

以人妻身份,扶靈而行。

她破天荒的舉動,令港澳轟動。

懂得的人卻因此淚奔:「當年你為我哭嫁,今日我為你扶靈。」

再之后的很多年,她也離了婚。

一生不曾再嫁。

也無子無女。

她戴著他曾經送她的珍珠耳環,參加各種盛會。宛若仍在當年。

當年,她還不是身家百億、手段一流的女強人。

他還在人間。

當年,她只是一個名叫何超瓊的女孩。

他只是一個歌手。

情投意合,出雙入對。

可惜,世事總無常,深情難久長。

現實以不可違逆的力量,拆散了一對璧人。

02

那時候,在港澳,無人不知陳百強。也無人不知何超瓊。

她從一出生,就擁有潑天富貴。

賭王身家驚人。

富可敵國。

她雖是二太所生,但因出生自帶吉瑞,好運連連,被賭王另眼相看。

以為是天降福星。

此后,她一生被嚴格要求。

母親要爭寵。

要奪利。

要在四房太太中冒出頭。

但年老色衰。

拼不了風情,擠不出媚色。

最好的方式,就是讓4女1子出人頭地。

尤其是何超瓊,作為「天選之子」,必須優秀,不能落于人后。

賭王也以接班人的方式,去培養她。

她不負厚望,自小成績優異。

后遠赴異國,在美國圣克萊大學,就讀商學院。

一切順遂。

畢業后,本來按計劃,她該進入家族集團,學習經商。

但此時她只向往文藝。

1981年,她簽約香港TVB,想用另一種方式,闖出一番名堂。

也就在此時,她認識了陳百強。

03

陳百強,1958年生于香港。

家境不錯。

家族做鐘表生意,也算小有家底。

他是庶出。物質上,沒受過苦。但精神上,難免壓抑。

所以舉止優雅得體,氣質卻敏感脆弱。

在港娛,他一直有「浮世翩翩佳公子」、「王子」的美名。

加上才華出眾,自然紅得發紫。

他成為香港第一代偶像歌手。

有人說:

「如果你在八十年代的香港街頭,大叫一聲丹尼,一定會聽到震耳欲聾的尖叫聲。」

那時候,張國榮尚未成為神級人物,名氣都在陳百強之下。

1985年,演唱會上。

張國榮對陳百強說:

「我對陳百強非常‘不滿’。

因為他創作的歌實在太好聽了。

我對他也非常失望。

因為他永遠都沒有給我寫過歌。

拍電影,永遠都是他是忠,我是奸。

如果我們是女人的話,那就更慘了。他肯定是余麗珍,我就是李香琴。」

他衣品好,審美一流。

哪怕打麻將,穿衣都賞心悅目得令人過目不忘。

梅艷芳會向他請教穿衣。

張學友和他討論創作。

張國榮、譚詠麟成為他的對手和朋友。

......

但繁華是他人的。屬于陳百強的,只有敏感和孤獨。

陳家瑛是他的經紀人。

陳百強離世后,她回憶過去時說:

「他喜歡看月光。」

每到一個地方,就會一個人登台,去看半晚的月光。

直到月光西斜。直到夜露深重。

也喜歡純粹的白。

衣服愛白。花愛白。形象也要潔白無瑕。

出了交通事故,第一反應,不是看有沒有受傷,而是看演出服有沒有破損。

這種純粹令他美好,但也令他受苦。

他曾公開說:

「希望早日找到一個伴侶,在我身旁出現。」

但現實是。

多年以來,陪伴在他身邊的,只有一只寵物熊。

有一回,他在酒吧遇見一個女孩。一見傾心。

不敢表白。

只是天天去酒吧,偷偷看著她。

對方卻一無所知。

他悄悄買來一輛跑車,為車子取下和女孩一樣的名字。

朋友們笑他。

「他真的太被動,太內向了。」

他唯一一段為人熟知的感情,便是與何超瓊。

可惜,

也是落花流水。

無法善終。

最終天各一方,情深緣淺。

1981年,因合作《突破》,二人相識。

在那部劇里,他是男主角。

周圍美人如云。但合作下來,只對何超瓊情有獨鐘。

此后,在公開場合,他們都以「孖公仔」(連體嬰)出現。

你會在會場,見到他們相依輕笑。

她靠在他肩上。

毫不忸怩。

他轉頭看她,眼神中盡是寵溺。

言笑晏晏,歡娛不盡。

他們一起見友人。

一起赴宴。

一起相依看演出。

他曾寫下一首歌:《深愛著你》。

這是送給何超瓊的專屬情歌。

在歌曲MV里,她第一次,也是人生中唯一一次出演。

只為以歌訴情。

大大小小的酒會,有陳百強,必有何超瓊。

反之也一樣。

他們多次被記者拍到共同出行。

陳百強生日那天。

何超瓊也來了。

一襲華服,珠翠環繞,艷驚全場。

那一晚,她坐在女主人的位置。

無人有異議。

酒過三巡,陳百強喝醉了,枕在何超瓊的肩上。

一個在笑。

一個微醺。

有人拍下這一幕。

但彼時無人知道,這一幕,將成為世紀經典,也將成為何超瓊一生的疼。

在年少的情誼里,日子是金粉洋洋的。

歲月是漫長無盡頭的。

他們唱歌、出行、赴宴......金童玉女,無人不羨。

有一回,他們合體接受采訪。

陳百強滿臉甜蜜幸福。

「這里,我想介紹一下,我的紅顏知己——何超瓊。」

她說話時,他一直看著她。

臉上笑意濃郁。

何超瓊說:「陳百強是個明事理的大孩子。」

當一個女人,說一個男人是孩子,那是真的動了心。

七八年里,兩人不止有吸引,還有太多付出與懂得。

有一次,陳百強丟了一只金表。

價格昂貴。

非常惋惜。

何超瓊懂得這個表的珍貴。

立馬買了一只一模一樣的送過去。

當何超瓊心情低落,陳百強便會不厭其煩地打電話。

直到她開心。

他才安心。

后來,每一屆頒獎典禮,何超瓊都陪他出席。

主持人調侃:

「每次陳百強得獎,第一個鼓掌的都是何超瓊。」

那些日子里,情感天真而燦爛。

所有人都以為,他們會一直走下去。從香港街頭,走到婚禮紅毯,走向寧和的余生。

可是。

1991年,何超瓊結婚。

新郎不是陳百強。

04

新郎名叫許晉亨。

香港另一豪門之子。

他們三人,本來也是朋友。

陳百強與許晉亨甚至品味也相似。同樣的皮夾克,同樣的墨鏡牛仔褲。

卻不曾想,搶走心上人的人,就是身邊人。

可他毫無辦法。

她生來不是平凡之人。

無法擁有平凡的婚戀,也無法擁有平凡的幸福。

她必須承家業,入商海,將家族產業做大做強。

而聯姻是最好的路。

也是幾近于宿命的路。

她懂得。

他也懂得。

他轉過身,像年少時暗戀一樣,將滿心動蕩、千般痛苦,都放在心口。

不發一言。

不再提及他們的往昔。

1991年,轟動全港的婚禮舉行。

婚禮舉辦了三天三夜。

賭王準備10億港元作為嫁妝,送何超瓊風光出嫁。

豪車如流,繁花如云。

那3天,她是全港最受矚目的女子。

但個人滋味,只有自己知。

宴席間,有人歡聲笑語。

有人愁緒萬千。

婚禮上,陳百強和其他賓客,一起前來。

以朋友的身份。

默默看著她迎來送往,

向賓客敬酒。

走向她的丈夫。

「你在婚禮上,使用紅筷子。我在向陽坡,栽下兩行竹。」

我不知道,彼時的陳百強,是什麼感受。

只知道,回來以后,他推出專輯《只因愛你》。

在歌里,他唱:

「若要跟旁人相戀,便覺生無可戀」。

他要他的滄浪水,要他的巫山云,縱使只是徒勞一場。

深情空付。

現實難度。

他在舊事里沉淪,哀毀骨立,黯然銷魂。

他唱到:

「這個世界只有一種鄉愁,是你不在身邊的時候。」

也在《只因愛你》里唱到:

「愛難避,記憶中總有你。」

一年后,他幾近于萬念俱灰。開始準備告別。

此后一連舉辦3場告別演唱會。

用歌曲,和歌迷告別。

也跟這個世界,悄悄道別。

那時候,很多人都知道他不快樂。

1992年,有人在蘭桂坊,看到他獨自吃飯。

郁郁寡歡。

兩三個月后,也就是1992年5月18日,他用酒服下大量安眠藥。

在醫院昏迷17個月后,離開人世。

他離開時,有人說,一代翩翩貴公子,一生何求終成殤。

歌迷悲痛不已。

友人哀傷難抑。

張國榮前去探望。

出醫院時,神色黯然。

「我好難過。他為什麼要糟蹋自己呢?自己不愛自己,誰還能愛自己?我常常勸他要開心,可他就是想不開……」

可誰能想到,10年以后,勸陳百強要「開心」的張國榮,自己也選擇了一躍而下,告別這人間。

當然,這是后話。

人間行路難。

癡情更辛苦。

有幾人能全身而退?有幾人能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陳百強做不到。

何超瓊也沒有。

她向來堅韌,強大,處處以大局為重。在商場翻云覆雨,巧用計謀,打下一片天地。

多年斗智斗勇,早已令她沉穩、隱忍,胸有驚雷卻面不改色。

但在1993年的秋天,她失態。

她不顧人妻身份。

也不顧「人妻扶柩不吉」的說法,執意為陳百強扶靈。

世人議論紛紛。

她不管。

賭王為此盛怒。

她也不顧。

她執意以這種方式,為逝去的情人,做最后的告別。

05

再后來,她發現,自己所嫁非人。

許晉亨的風流,超乎她想象。

他流連花叢。

玩女明星,泡模特。

賭王曾對此忿忿不平:「他有一個這麼有學識、這麼漂亮的太太都不滿足,還要出去玩!」

而李嘉欣,以極其下作的方式,插足他們的婚姻。

何超瓊不想糾纏。

也因對許晉亨絕望,簽字失婚。

不過幾年,物是人非。婚姻破碎,舊人故去。

放棄一腔深情,換來滿目蒼涼。值嗎?

她應該也有過片刻的埋怨吧?只是沉穩如她,不會說出口。

2021年,賭王離世。

葬禮上,何超瓊用影像的方式,回憶賭王這一生。

其中有張照片,令人感懷不已。

在這張照片里,陳百強與賭王同框。所有人都在笑。

那時,陳百強未離開,父親未老。氣氛融洽,如同一家人。

她終究沒有忘記他。

這是她一生的意難平。

在時過境遷的余年末日里,她為了這個情意結,倔強地,用這個方式,讓逝去的父親與初戀情人,同聚一堂。

舊情若不散。

戀人不受阻。

會不會,有另外的結局?

再之后,她一生不再嫁人。

無子無女。

這在豪門,是不智的。也是不妥的。

他們需要傳承,需要女性開枝散葉,讓何家枝繁葉茂。

何超瓊依然倔強地不婚、不育。

她一心經營信德集團。

打造「澳門塔」。

以283億身價,成功登頂香港女首富的寶座。

后接掌何氏集團。

賭王離世以后,她名下股價,不降反升。由此可見她的才干。

世人說,她是真正的女強人。

也是真正的企業家。

她這一生,冷靜、威嚴、殺伐決斷。

像銅皮鐵骨。

無心無肝。

只在某個不經意的時刻,透露出不經意的傷感。

今年年初,她在一個視訊里露面。

素面朝天。

短發清爽。

但耳朵上,卻戴著兩粒珍珠耳環。

這對耳環,是陳百強在她19歲時送給她的。

她從未丟棄,悉心珍藏。

而她珍藏的,何止是兩粒珍珠。

還有19歲那年的時光,以及時光里的那個人。

歲月一晃而過。

故事中的人,要麼離去,要麼已經老了。

但香港風云里,無論如何激蕩變幻,一定有一筆,寫下了他們的遺憾與錯過。

也一定有人,在聽到他的歌曲時,看見一場故去的深情。

人生若只如初見。

君未訣別我未老……

END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