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軍人雪地救下一老人,獲贈「小泥球」,36年后堅定,竟然價值9個億

1971年冬日里的一天,內蒙古赤峰市正下著鵝毛大雪,阿魯科爾沁郵電局的司機王占奎正小心地駕車行駛在荒郊野外的一條小路上。

身為一名草原上的郵政工作者,他經常要駕車穿行在茫茫曠野之中。

今天這雪下得太大了,雖然道上沒有什麼別的車,王占奎還是開得很慢。開著開著,突然王占奎看到車前面,路邊雪地里趴了一個人……

證明這是夜明珠

夜明珠,古稱「隨珠」、「懸珠」、「垂棘」,傳說秦始皇地宮中用無數夜明珠模擬星空,慈禧入葬前口里含的也是一顆夜明珠。

現代以來,天然的夜明珠仍然是珠寶中十分名貴的一種,一般的值個幾百幾千,稀有的則上萬上億。

2017年8月1日,在大佛寺展出的一顆重達2.58噸的特大夜明珠,估價達到70萬新臺幣。

世紀初的某一天,珠寶鑒定中心的李世偉接待了一個風塵仆仆的老漢, 老漢自稱有一個珠子想要鑒定一下。

李世偉身為珠寶鑒定專家,是見過世面的,奇珍異寶也見過不少,可剛一見到這名老漢拿出來的珠子,李世偉就眼前一亮。

這顆珠子雞蛋黃大小,土黃色的像個泥丸兒一樣,但質地卻挺硬。李世偉總覺得自己在哪兒見過類似的東西。

老漢打斷了李世偉的思路,他說自己名叫王占奎,之所以千里迢迢來這里鑒定, 是因為這顆珠子是夜明珠!他想知道,這到底值不值錢。

李世偉對這顆珠子的硬度和導熱性進行了檢測,看完結果后,李世偉告訴王占奎一個好消息, 這的確是一顆夜明珠,而且是一種十分少見的「鉆石夜明珠」。

王占奎聽了有點發懵,這顆珠子在陽光下可是土黃色的啊,這是鉆石?

李室韋解釋道,鉆石,或者說金剛石可不是非得有棱有角、晶瑩剔透的。

這顆珠子的成分確實是金剛石,可它的晶體結構跟一般的鉆石不太一樣,所以并不晶瑩剔透,而是能自發光。

而且李世偉繼續跟王占奎解釋道,他之所以一看到這顆珠子就十分重視。

因為他之前在美國華盛頓博物館里看見過一顆極為類似的夜明珠, 而那顆名為「朗斯代爾」的珠子是一顆極其珍貴的「隕石鉆石夜明珠」,是從天上掉下來的。

李世偉經過進一步的檢測,以及查閱資料、與其他專家討論,最終認為,王占奎拿來的這顆珠子,同樣是一顆隕石鉆石夜明珠。

于是天津珠寶鑒定中心給王占奎開具了一張鑒定證書,證書是多位專家聯合署名, 證明王占奎的這顆珠子是隕石鉆石夜明珠。

王老漢拿到證書高興極了,從此對這顆珠子細心呵護,真的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然而沒過幾天,王占奎卻接到了一個電話,珠寶鑒定中心通知他,那個證書要作廢!這是怎麼回事?

原來是當時聯合署名的專家之一薛教授 ,在深入了解情況后覺得這個結論自己并不認同,于是對登報撤回了自己的認證

王占奎仿佛一下從天上掉到了地下,心都涼了,當晚一宿沒睡,好幾天茶飯不思。

他去找李世偉詢問這到底是什麼情況,李世偉見王占奎幾天不見人都憔悴了,于是就建議王占奎,去找更大的機構去檢驗一下。

李世偉告訴王占奎可以去找地質大學,那里有更多設備更多檢測方式。而且李世偉告訴王占奎,薛教授之所以收回了認證,主要是懷疑這個珠子有可能是人工制造的。

而想排除這個可能,需要紅外線檢測,珠寶鑒定中心沒有紅外線檢測的設備。

王占奎于是拿著珠子來到了地質大學找到吳國忠教授。

吳國忠教授先是把這顆珠子放到顯微鏡底下進行了觀察,沒有發現任何人工加工的痕跡。之后吳國忠教授又對珠子進行了紅外線檢測。

紅外線檢測的結果是,沒有在這顆珠子中發現任何有機物成分,這意味著這個珠子不是用任何粘合劑粘到一塊兒的, 吳國忠教授據此斷定這顆珠子不是人造的,是天然的。

但是這并不足以證明它就是珠寶鑒定中心一開始所說的隕石鉆石夜明珠。

想要判斷它是不是,需要從珠子上取一點樣本去檢測,也就是刮一點粉末下來。

這可讓王占奎犯難了——萬一檢測出這真是價值連城的寶珠,值個幾千萬的話,那刮下來的粉末豈不是相當于好幾百塊錢?

可是如果不做這個檢測,又無從知道它到底是不是價值連城,王占奎陷入了矛盾中。

王占奎當時沒有同意,拿回珠子回了老家。他在家考慮了整整三個月,一開始他想要不就等等吧,把這珠子當傳家寶傳給兒子,沒準兒到兒子那個年代,科技發達了,不需要刮下粉末也能檢測了呢。

可是等了三個月之后,王占奎沉不住氣了,他決定做這個檢測。

王占奎再次把珠子帶去檢測,周教授取了珠子之后就讓王占奎回家等待結果。

王占奎于是又回赤峰等了一個月,終于有一天,王占奎接到了周教授的電話。周教授在電話中說: 「老王,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啊,你那個珠子,確實是鉆石夜明珠!」

驗明正身

王占奎在苦等一個月后終于傳來好消息,他的珠子確實是天然的,鉆石夜明珠。王占奎喜出望外。

周劍雄教授給王占奎詳細地進行了解釋。

說起來王占奎雖然學問不高,但由于他對這顆珠子的事格外的關心,俗話說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這幾年在赤峰、天津、北京來回奔波的過程中, 他自己也查閱了不少礦物學的資料,成了小半個業余專家了。

周劍雄教授解釋道,他對刮下來的樣本進行了電子束照射,如果是金剛石接受到這種照射,會像閃光燈一樣發光。

而在實驗中,樣品在與電子束碰撞后發生的反應跟金剛石是一模一樣的,于是他斷定樣品的主要成分就是金剛石。

王占奎疑問道: 「金剛石不就是鉆石嗎,我聽說螢石、鋰輝能自發光,鉆石也能自發光嗎?」

周教授笑道: 「發光現象說白了就是能量的轉化,夜明珠就像電池一樣,只不過它儲存的不是電,它是個‘光池’,自然界中有一些礦物,在受到外界光照后,它的原子中的電子會吸收光能,在光的刺激下躍遷到高能級,等外界光照結束,這些高能的電子又回落到低能級,把之前吸收的能量再以光的形式釋放,于是就產生了夜光現象。」

「有這種特性的礦物有很多,金剛石中有好幾種都有這種性質。」

周教授一番解釋讓王占奎心里石頭落了地,心想不愧是專家,就是專業!

可這時周教授話鋒一轉,表示現在我證明的只是這顆珠子是鉆石夜明珠,這樣的東西并不是特別珍貴!

王占奎知道,一開始天津的李世偉教授之所以說這個珠子很珍貴,是因為他認為這是「隕石鉆石夜明珠」。

這樣的夜明珠世界罕見,跟王占奎這顆差不多樣子的美國「朗斯代爾」,價值數億,保存在華盛頓博物館里。

可是周教授之前做的電子束檢測不能判斷這珠子是產生于地球還是地外,要想進一步檢測也不是不行,但以周教授這里的設備,要想判斷珠子是不是隕石,就得破壞這顆珠子——這無疑是王占奎不能接受的。

但周教授也說,這顆珠子確實跟美國華盛頓博物館里那個非常相像, 這樣的夜明珠據他所知在地球上沒有發現過,但并不能排除它是地球上產生的可能性。

想要排除,可以去石油勘探研究院,那里有一臺十分先進的「x射線衍射儀」。

于是王占奎就又帶上他的珠子,去找石油勘探研究院。

想當年王占奎在雪地中救人一命,獲贈了這顆泥丸一樣的珠子,雖然如今看來這珠子確實是一份厚禮,但王占奎為了證明這顆珠子值錢,也是付出了相當多的辛勞。

在石油勘探院,負責檢測的吳教授對王占奎解釋道: 「這個寶石啊,它都是晶體,礦物原子組成面網,面網又一層一層疊在一起,形成像威化餅干一樣的結構,而這個層和層之間的間距,就像這個礦物的指紋一樣,可以反映它的身份、身世。」

「我們的x射線衍射儀,就是觀測這種間距的……總而言之,如果你這個珠子能打出六根衍射線,并且能跟美國那顆‘朗斯代爾’的衍射數據印證得上,那就說明你這是跟朗斯代爾一樣的隕石。」

王占奎懷著忐忑的心情把珠子交給實驗人員,這一次他沒有等多久,結果很快就出來了——他這個珠子確實是隕石鉆石。

于是,經過紅外線、電子束、x射線的三重檢測,分別確定了王占奎這顆夜明珠是天然的、是鉆石、是隕石。

2007年7月,包括吳國忠教授在內的多名專家聯合署名,給這顆珠子出具了鑒定證書。

按當時的市場估價,這顆夜明珠價值2500萬美元,也就是大約9億新臺幣!

有一位香港富商不知從哪得知了消息,愿意出9億向王占奎買下這顆夜明珠。

按理說王占奎家里也不富裕,如今得了這個寶貝,肯定要發一筆財了。 不過王占奎沒賣,最終他選擇把這顆珠子捐給了佛教學會。

這是為什麼呢?其實這跟這個珠子的來歷有關。用王占奎的話說,捐給佛教學會也算物歸原主。

救人獲贈

時間回到1971年,那年冬天出奇的冷,在一個鵝毛大雪天兒里,時任阿魯科爾沁郵電局司機的王占奎在送信途中,在郊外荒無人煙的道邊發現一個凍僵的人。

王占奎嚇了一跳,趕緊下車查看,只見一個老人僵臥在那,已經凍得神志不清了。

王占奎是個退伍軍人,他沒有猶豫,先是拿雪給老人搓了搓手和臉,看老人稍微清醒一點以后,就趕緊把他背上車,把他拉到了附近一個朋友家。

草原牧區對這種情況也是司空見慣,這個老人就這樣在王占奎朋友家緩了一晚上。第二天才緩過勁兒來。

原來,這個老人是附近一所佛寺的住持,因為不久前自己的佛寺失火被燒毀,所以他去投奔附近另一個寺廟, 沒想到卻在大雪之中迷了路,兜兜轉轉,最后被凍倒在雪地里。

如果沒有王占奎路過,老住持恐怕會有生命危險,因此他十分感激王占奎,一邊對王占奎說著感激的話,一邊從懷里掏出一個肥皂盒大小的黃布包,硬往王占奎手里塞。

王占奎把包袱皮打開一看,里面是一個很精致的骨頭雕成的盒子,上面還鑲著兩顆紅寶石。

王占奎本想推脫,可老人十分堅持,王占奎就收下了,隨手就揣在軍大衣兜里。

之后王占奎和老人就此分別,王占奎也沒把那個小盒子放在心上,以至于回家之后都忘了拿出來。

直到二十多年后,有一次王占奎收拾一堆多年不用的雜物,結果從一件羽絨服里翻出了這個小盒子, 當天王占奎沒什麼事,他突然好奇起來,這個盒子里裝的究竟是什麼呢?

這個骨質的小盒子十分精致,看起來應該是一個珠寶盒,打開之后,里面灌滿了蠟,蠟里面隱隱約約好像封著什麼東西。

王占奎于是找來工具,小心地把蠟剝開, 最終,一個土黃色的,雞蛋黃大小的珠子出現在王占奎眼前。

這是個啥?像個泥丸兒一樣,但質地卻挺硬,王占奎看了半天,斷定這就是一個磨圓了的石頭子兒,于是隨手就扔在魚缸里面了,就沒再管它。

結果當晚王占奎起夜摸黑路過魚缸的時候,卻嚇了一跳。

魚缸里,那顆珠子竟在黑暗中發出熒熒綠光,這是一顆夜明珠!

王占奎趕緊把它撈出來。王占奎這才想到,裝這個珠子的盒子都那麼精致,上面還鑲著紅寶石,這顆珠子怎麼可能是個石頭子兒呢?

王占奎想要鑒定一下這顆珠子到底是什麼寶貝,于是就有了上面的故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