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夫二妻隱居深山,6個孩子共同生活,備受爭議的復數戀愛

中國的婚姻制度是一夫一妻制,

一個人只有一個伴侶是社會準則。

但在美國和亞洲一些國家,

有一小部分人在實施著不同的交往制度。

一個人同時和多個人戀愛,

并保持平等、透明的相處模式。

人類學研究學者 深海菊繪 

出版有《復數戀愛》一書

深海菊繪是日本一橋大學的人類學博士,

研究復數戀愛12年。

復數戀愛(Polyamory)最開始誕生于美國, 

上世紀90年代開始盛行。

復數戀愛的形式有很多種,

開放式戀愛、開放式婚姻、

還有一起養育子女的多角戀家庭的存在。

與出軌、花心不同,

復數戀愛的交往要通過關系中幾方的同意,

在對方情愿的基礎上同時與另外一個人進行交往。

「誠懇」是復數戀愛的關鍵詞。

2015年深海菊繪出版了《復數戀愛》一書,

由此契機她認識了西山嘉克一家:

一男二女共同撫養著6孩子......

撰文 張銳嘉

西山家是一個在日本實施復數戀愛的家庭。

家里有一個男主人、兩個女友、六個孩子。但三個大人都不在戶籍上, 三人都是單身狀態

男主人西山嘉克

男主人西山嘉克今年37歲,是家里的頂梁柱。

西山由香里(左)和西山裕子(右)

兩個女友分別是:

西山由香里,37歲,主要負責打掃、換洗;

西山裕子,41歲,主要負責做飯、照顧孩子。

嘉克、由香里、裕子

七年前,嘉克和由香里結婚了,當時他們只是普通的一夫一妻家庭。嘉克是一名書法藝術家,有自己的工作室,而裕子是他的工作伙伴。

因為工作接觸,婚后的嘉克漸漸發現自己對裕子有了好感但并非出軌,裕子甚至不知道嘉克的心意。這股對裕子莫名的喜歡,成了嘉克的困擾,他不知道該怎麼辦,既不想隱瞞傷害妻子,也不想欺騙自己。

朋友勸他跟妻子實話實說,如果這種好感漸漸沒了,那事情到此為止;要是無法消除心中的好感,就跟由香里坦白自己對別的女人有了感情。

由香里知道嘉克心意后,自然十分驚訝,但也能理解嘉克對裕子工作上的日久生情。

另一邊嘉克把自己的心意告訴了裕子,決定如果被拒絕就斷情繼續現在的生活。

嘉克、裕子及裕子與前夫所生的兒子,三人合照

裕子說:「最初我是想拒絕嘉克的,因為這樣對由香里實在不公平。但我很羨慕嘉克和由香里之間的相處模式。他們夫妻之間會講很多生活上的事情,聊天總是聊到很晚。人與人這樣誠實地面對生活,是我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

我和前夫之間就不會這樣交流,所以最后婚姻也走向了終結。后來我發現自己也漸漸喜歡上了嘉克,既然他這樣直爽地告訴我他的心意,我就心動了,我回應了他,我說我也喜歡他。」

事情發生的三個月間,三個人都很迷茫,經常是一邊哭一邊吵著尋找解決辦法。由香里從來沒想過離開,嘉克也還愛著由香里,三個人陷入了窘境。

最后當嘉克提出三個人一起過的建議時,雖然有很多困惑的地方,但三個人都決定試試。

他們覺得就算一夫一妻的婚姻,丈夫也不是妻子的所有物,妻子也不是丈夫的所有物。所以結婚到底應該是什麼樣子,三個人決定一起摸索、一起面對。

三個人的「結婚照」

為了三個人的絕對平等,嘉克和由香里先失婚、又和裕子結婚并再次失婚。

如此一來兩個女人都作為嘉克的前妻,與他一起生活,他們共同的孩子都可以跟隨嘉克的姓。雖然沒有名份,但感情上三人是完全聯結在一起的。

6年前,三人一起搬到了日本佐賀縣的深山里開始了隱居生活。

三個人共同生活的這6年間里,由香里生下了兩個孩子,裕子生下了三個孩子。

由香里與嘉克的第一個孩子 西山天晴

由香里與嘉克的第二個孩子 西山彌榮

裕子與前夫所生的兒子 現在也跟西山姓 西山涼英

裕子與嘉克的第二個孩子 西山泰地

裕子與嘉克的第三、四個孩子

西山hiyori、 西山仁人

11歲的大兒子是裕子和前夫所生。

因為有5個弟弟妹妹要照顧,大兒子非常懂事,算家里的第四個家長,一家九口人,相處得非常和睦。

由香里的第二個孩子是裕子在家接生的,而裕子之后生的的三個孩子也都是由香里接生的。兩位媽媽也通過為彼此接生,更是加深感情,成了生死之交。

「法律上是不承認我們這種家庭的,但我們自己心里認同家庭的存在。6年里孩子的出生,加深了我們三個的關系,因此孩子是關鍵詞,也是我們現在的生活方式。

我們在這里迎接生命,就要做好接受死亡的覺悟。就算幾年之后三個人分開了,也不后悔用西山這個名字。」 由香里說。

早上裕子給全家準備早餐

由香里給孩子穿衣服

現在每天早上六點半,大兒子最早起床,七點開始裕子會準備孩子們的早飯,由香里給孩子穿衣服準備去幼兒園的裝備。

八點鐘,一家九口人會互說早安、開早會。九點,三個人會送5個小孩子去幼兒園,大兒子則留在家里打掃衛生。

送完孩子,嘉克、由香里、裕子會和大兒子集合到一起開早會,分享前一天發生的事情,反思生活,還會在會上盤算家里的花銷。

嘉克是一位書法藝術家,在全國各地進行活動、售賣作品,以此賺錢。這也是家庭的主要經濟來源。

西山家只有一個錢包,所有財產都是公共的,錢都歸由香里管著。

家庭用的公共記事本

「誰能賺錢就把所得放到三人的共同賬戶上,每一筆錢花在哪里三個人都要知道。比如,想買衣服要向其他兩個人報備。如果一件很貴的衣服真的很喜歡,把自己喜悅的心情說出來也是可以的,其他兩個人也會因此很開心。「由香里說。

西山家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平時吃的菜都是家里后山上自己種的。

每個孩子也會種下自己的菜,并在每棵菜上標記自己的名字,這也是西山家茶余飯后的家庭活動之一。

現在三個人晚上一起睡覺,三個人一起照看5個年紀小的孩子。

在西山家,兩個女主人的角色是絕對平等的。但兩個人的性格不一樣也給三個人的關系帶來新鮮感。

裕子的性子很急、容易生氣;而由香里的性格很溫和,幾乎從來不吵架。如果有兩個人吵架,第三個人就會做調節。

由香里說:「當初如果和嘉克兩個人過日子了,時間久了可能會像老爺爺老奶奶一樣沒有刺激感,但有了裕子就不一樣了。打比方像去游樂園的話,本來坐旋轉木馬就很開心,但裕子加進來像是云霄飛車一樣,人生有了變化,這樣很有趣。」

真正的做夫妻就是要坦誠相待。

西山家庭三個人6年的交流全部透明沒有隱瞞。嘉克反思說,兩個人的婚姻容易相互隱瞞引起矛盾,但三個人就會更加考慮其他兩個的喜怒哀樂。

嘉克說:「社會對我們家庭有很多負面的評價,有人寫信來說我們的孩子很可憐,老婆也很可憐,到頭來最可憐的會是我自己。但這是我們自己的選擇,我們還是會過好每一天,因為知道一家人的心在一起,就不會害怕。」

談到愛是什麼,嘉克認為愛是距離感;裕子說愛是和喜歡的人在一起;由香里說愛是展示最真實的自己。三個人的回答也恰恰是西山家庭能夠在長久在一起的原因。

婚姻是一場邂逅自己的游戲,選擇權在自己,也讓他們更看清自己;西山家庭認為婚姻狀態可以三年更新一次。

三年后大家都有選擇權,如果都覺得生活很開心,就繼續在一起;如果到時候雙方都遇到了更適合的人,或者對這段關系失去了信心,那麼就互相感謝三年來的付出和陪伴,就此別過。

很意外,家里的兒子對這樣的婚姻、生活方式特別適應,裕子曾經問他,如果三年后媽媽要離開這個家,你會怎麼做?

大兒子對裕子說:「要走你走吧,我希望留下來跟由香里媽媽和嘉克爸爸繼續生活。」

據粗略估計,日本實施復數戀愛的人群,在過去的12年間持續增加,現在在千人左右,從18歲到60歲不等,其中年齡段25-35歲占大多數,男女比例相當。

生活中普通人對復數戀愛的認知還在少數,法律上也不支持重婚,因此像西山家庭的案例中,三個人戶籍上都是單身的狀態。其他案例中也有一方結婚,另外有男女朋友的情況。

大部分日本人對這樣的價值觀仍舊持否定態度。但據2017年美國Gallup的統計數據,美國人對復數戀愛的接受度達到歷史新高,從2001年的7%增長到2017年的17%,僅次于同性婚姻的接受度。

深海菊繪說沒有國家在法律上認可復數戀愛。在阿姆斯特丹、巴西分別有一例認可三人婚姻的案例,在美國舉也辦過一些復數戀愛的游行,但這些并不是法律對復數戀愛的認可。

《復數戀愛》書中列舉的復數戀愛形式

深海菊繪表示復數戀愛的形式很復雜也很繁多,沒有非常清晰的劃分。

但從婚姻關系角度劃分,開放式戀愛是指兩個人都沒結婚,雙方都同意尋找其他伴侶的情況;開放式婚姻是指婚后雙方同意伴侶和其他人交往。

從戀愛人數角度劃分,三角關系是指關系中的三個人互相有愛意,也就是說關系中其中至少有一方是雙性戀或同性戀。多角關系則是這個戀愛關系網的人數超過三個人,現實生活中10個人的復數戀愛是存在的。

西山家庭一男多女性伴侶的形式只是復數戀愛的其中一種。由于女性對自己身份認知的提升,當今一女多男性伴侶的情況也不在少數。 性別平等是復數戀愛的特征之一。

  復數戀愛開始的契機:

每個人進入復數戀愛的契機也是多種多樣的。

比如,結婚后幾年遇到了其他喜歡的人,心中產生罪惡感,就跟伴侶坦白了情況,雙方都不想分開,結果三方采取復數戀愛的形式,多數人表示這樣的過程會讓兩個人的極度痛苦轉化為三個人的愉悅。

這樣的情況不在少數,西山家庭就是類似的情況。

又比如,美國有一個女生瑪麗,在高中時喜歡上了隔壁班的女生,大學的時候又喜歡上一個已婚男人。她很苦惱自己喜歡的都是不能喜歡的人,甚至覺得自己有病,但發現自己對愛的理念和復數戀愛相同——愛的形式由自己決定、注重愛和家庭的多樣性,于是進入了復數戀愛的世界。

又或是喜歡上的人碰巧是復數戀愛,通過和那個人的交往,自己也變成復數戀愛式思維,想與多個人相愛。

當然,多角戀享受多個伴侶的「優待」同時,也承受著相當大的痛苦。

上村小姐參加復數戀愛游行

 痛苦A:罪惡感 

上村小姐是一名實施復數戀愛16年的女生,最多一次同時有4個伴侶,也是東京復數戀愛組織的成員之一。

 「從大學開始就一直非常煩惱,為什麼自己總是同時喜歡好幾個人,覺得自己有心理疾病,想要得到治愈。」上村小姐說。

18歲到28歲,上村小姐有過一段10年的婚姻,期間喜歡上過很多人,也出軌過很多次。10年間上村小姐都很痛苦,一邊不想向喜歡的人撒謊,一邊無法控制自己同時喜歡多個人,希望能改變婚姻綁定的生活方式,于是離了婚加入了復數戀愛。

上村小姐和交往7年的男友

上村小姐現在有兩名男友,一個交往7年時間,一個交往1年。5年前喜歡上當時的新男友時,她和第一個男友大吵了三個月、兩個人一邊哭一邊尋找解決解決辦法,不想傷害感情中的任何一方。

盡管現在上村小姐有兩個男友,但第二個男友不允許第三個人的加入,如果上村小姐再喜歡上第三個人,則表示自己會離開。

上村小姐和交往1年的男友

在上村小姐交往第二個男友后,第一個男友也慢慢嘗試復數戀愛,但在三四年后他發現自己不適合復數戀愛,后來一直都只有上村小姐一個女友。

上村小姐表示普通人和復數戀愛實施者其實沒有一個明確界限。普通人可以發展成為復數戀愛,反之像上村小姐的第二個男友,復數戀愛也可以變回一對一戀愛關系,完全取決于個人選擇,但無論如何,坦白才是拯救自己的唯一出路。

 痛苦B:嫉妒 

克服嫉妒是復數戀愛人群中至關重要的命題。

因為同時交往多個伴侶,嫉妒也會加深。面對嫉妒,多數人會選擇用心理咨詢、和伴侶面對面交流,甚至是與自己溝通,明確自己究竟是因為因為什麼具體原因產生嫉妒,從而找到控制嫉妒的方法。

據深海菊繪介紹,復數戀愛的人有自己的一套嫉妒管理方法,有的人選擇靜心療法,通過做瑜伽或者冥想讓內心平靜;有的人通過給嫉妒起名字緩解,比如把嫉妒命名為「艾麗」,每次看到伴侶和別人在一起產生嫉妒的時候,就會對自己說「艾麗,不要出來哦」;也有選擇客觀面對嫉妒的,比如在伴侶有了新戀人后和伴侶進行約定,和新伴侶可以做哪些事情、以及每周在一起的時間限制等等。

上村小姐的兩個男友一起活動

很有趣的是,復數戀愛中的嫉妒,還存在一種反向情感,---「豁達」。

是指看到伴侶愛上其他人,自己也會感到很幸福的感情,無論感情方面還是性方面。比如看到伴侶和其他人幸福地約會后自己變得很開心;或看到自己伴侶和別的戀人發生性關系時,得到性興奮。但不是所有進行復數戀愛的人都能做到這一點,這是一個很艱難的過程。

上村小姐和兩個男友共享的日歷

上村小姐和她的兩個男友完全了解互相的安排、會共享日歷,兩個男友也是朋友關系。如果沒有上村小姐,兩個人也可以快樂地聊天,這是讓上村小姐感到幸福的事。「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我的戀人們和睦地互助地生活下去。」

有人會將復數戀愛歸因于想和很多人發生性關系,深海菊繪表示[性.行.為]絕不是復數戀愛的主要目的。

區別于普通人,復數戀愛的大部分人雖然受嫉妒困惱,但同時認為嫉妒是有用的。

嫉妒讓他們認真思考自己希望和伴侶是什麼關系、是否想繼續這段復數戀愛、如何處理多人之間的關系。嫉妒反而讓他們成長。

 建立健康的人際關系 

「一夫一妻制伴侶會認為伴侶是屬于自己的,兩個人是所屬關系。但復數戀愛不同,因為有多方伴侶的參與,他們則更注重怎樣和每個人維持健康的關系。」

實施復數戀愛這麼多年,上村小姐認為最重要的還是誠實地對伴侶表達自己的想法。

因為伴侶變多,傷害和嫉妒也會變多,所以多角戀的人更在意自己內心的感覺,并努力摸索健康的戀愛關系,最終會找到讓自己最舒服、對方也舒服的生活方式交往下去。

盡管深海菊繪不是復數戀愛的實施者,但這麼多年對復數戀愛的研究讓她更注重人與人之間的交流。

無論是復數戀愛還是一夫一妻,重視自己與別人的關系都是最大的挑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