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小龍:「頂級功夫童星」的唏噓情史和被雪藏之謎

上個世紀90年代,一部電影《笑林小子》在兩岸三地掀起了一陣「功夫喜劇」的熱潮。

令人難以想象的是,在電影票還是幾塊錢的年代,這部電影僅台灣的票房成績就高達2.6億台幣。

這部電影成功讓林志穎一夜爆紅。與此同時,在電影里武藝超群的小沙彌和古靈精怪的皮少安這對活寶,也迅速火遍大江南北。

距今《笑林小子》一晃過去了28年,這對活寶如今也長大。再見面,「皮少安」的扮演者郝劭文早已在父母的安排下,退圈學習回歸普通人的生活。

「小沙彌」的飾演者釋小龍還在堅持表演,但卻從昔日的功夫童星頂流到一度無戲可拍,甚至可以說是逐漸消失在大眾視野里。

2歲學武,5歲出道,6歲就達到事業巔峰的釋小龍,到現在的查無此人,這一切都太反常了。

那麼為什麼曾經的「功夫小子」,會淪落到無人問津?鮮少人有人知道這28年的星途背后,他都經歷了什麼?有著怎樣的故事?

今天就讓我們為您一一道來,釋小龍的大起大落人生,以及年少成名的他面對的都是怎樣的生活。

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可以說是家長永遠繞不過的育兒觀。

孩子,是選擇雞娃教育還是快樂教育?這可以說是讓不少父母難以抉擇的選擇題。

「雞娃」是近幾年的網絡用語,起初是指家長們的一種教育方式,為了讓孩子考出好成績,不斷給孩子打雞血,安排各種學習任務。

一些家長認為,周圍的孩子都在跑,自家又沒有礦,孩子除了加入,別無選擇。為博得一個好的未來,犧牲掉孩子的童年也沒關系。

一些家長認為,雞娃是能讓孩子獲得好的考試成績,但同時也會消耗掉孩子的底層生命活力以及自驅力,取而代之的是外在機械的評判標準,這樣得不償失。

最近,雞娃是這幾年才出現的流行詞,但早在上個世紀80年代末的河南登封,距離少林寺不到100米的地方,就有一個叫陳同山的爸爸開始「雞」自己剛出生的娃。

只不過陳同山不是「雞」孩子學語數英,而是「雞」孩子學武術。1988年,對于陳同山來說是特殊的一年。

這一年的他,事業家庭雙豐收,先是被提拔為少林寺武術學院的校長,后迎來了愛子的出生。

1988年1月6日,這一天他忙完回到家,兒子已經出生了。一回到家,滿身塵土的他就不管不顧抱起了兒子親了一口。

妻子袁相云心疼兒子,說孩子剛出生抵抗力低,讓他放下兒子。看著懷里被他嚇到哇哇大哭的兒子,他笑道:「拳師的兒子天生剛強哩。」

釋小龍與媽媽合影就這樣,「拳師的兒子」就成了這孩子一輩子,怎麼撕也撕不掉的標簽。陳同山對兒子的期待有多高,從他兒子的名字中也可以窺見一二。

他說:「南方有李連杰、成龍,北方也應該有條龍。」于是,陳同山給兒子取名陳小龍,其后廣為人知的名字釋小龍是少林寺賜的法號。

對于普通孩子來說,2歲正是全家人圍著轉,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快樂時刻。然而,對于釋小龍來說,2歲是他噩夢般童年的開端。

釋小龍童年練武哭成名后的他是這樣形容自己的童年:

「小時候的生活有種壓抑感,看到父親會非常害怕,不想看到他的身影,會繞著走。」

為什麼他會這樣說呢?

因為他2歲時剛學會走路,就被父親「扔」到了少林寺拜師學武。

無論酷暑寒冬,每天凌晨5點半就被父親從被窩里揪出來練習一些甚至連成年人都無法承受的高壓練習,例如一個馬步一扎就是一上午,一跑就是幾百階樓梯,下腰不到位被直接摁下去導致韌帶撕裂。

早上起來練武的釋小龍長大后的他,直言自己對凌晨5點半的鬧鐘是有陰影的。

他曾經嘗試用哭鬧來反抗,但換來的并不是父親的疼惜,而是厲聲呵斥和更加嚴厲的訓練。

母親袁相云看著兒子身上青一塊紫一塊,心疼不已,曾無數次指責丈夫怎麼能如何心狠。但這一切都阻止不了陳同山「望子成龍」的執念,他堅信只有吃不了的苦,沒有成不了的才。

更讓陳同山堅信自己信念的是——1992年,4歲的釋小龍在鄭州國際武術節上獲得了少林通臂拳一等獎和羅漢棍二等獎。

要知道出生在武術世家的陳同山第一次獲獎是14歲時,而自己的兒子釋小龍卻遠比自己早10年獲獎,這在某種程度上讓陳爸爸堅信自己的教育方式是正確了。

獲獎后的釋小龍,隨嵩山少林寺文化團訪問台灣時,在機緣巧合下邂逅了自己一生的貴人——導演朱延平。

導演朱延平一眼看中了顏值高、功夫又打得好的釋小龍,邀請他出演電影《笑林小子》中武藝超群的小沙彌一角。

接到導演的邀約電話,父親陳同山笑得見牙不見眼,立馬就答應了。就這樣,這釋小龍的演藝生涯被拉開了序幕。

1993年,5歲的他出演的第一幕戲是被鋼絲吊在中空中,拍攝「飛檐走壁」的鏡頭。因為他還太小,沒有合身的威亞衣,只能用大力膠把鋼絲固定在衣服上,勒得身上都起血泡了。

武術指導在地面上沖他喊:「跑,跑起來,做跑的動作。」5歲的他被嚇到眼淚直流,看到導演都不忍心了,想讓替身拍攝這些鏡頭。

導演朱延平說:「他的眼淚都滴到了,甩到了我的身上。」

但父親陳同山卻拒絕了,并說道:「少林寺出來的弟子都要靠真武功,哪能讓替身代替?」于是,陳同山對著被吊在高空中的兒子大喊:「釋小龍!做個男子漢!」

聽到這一番話,導演忍不住搖頭說道:「才四歲,做什麼男子漢啊。」

但神奇的是,聽到父親喊話后,也許是出于對父親威嚴的恐懼,也許是父親給了他勇氣,他的眼淚立即止住了。

以后,他就收起了自己的眼淚,不僅把自己的武打戲份都親自拍完了,連小伙伴郝劭文的武打戲份也都是他替為出演的。

那時,比他小一歲的搭檔郝劭文要媽媽全程陪著,而且要媽媽和導演連番哄著才肯拍戲。

對比之下,從來不會哭鬧,導演讓干啥就干啥,父母不在身旁的釋小龍就懂事得讓人心疼。父親陳同山怕兒子釋小龍懈怠,還特意找了一個人監督他練功。

好在他的努力和付出沒有被辜負。

1994年,憑借《笑林小子》中小沙彌一角,他一夜之間成為了炙手可熱的功夫童星,還被不少人稱為「小李連杰」,片約紛沓至來。

憑借著這股東風,他也迎來了事業的高光時刻。他爸爸幫他接了大量的工作,他先后接連搭檔金城武、吳孟達、周杰、蔡少芬、任泉等人主演了

《新烏龍院》《十兄弟》《少年包青天》《少年黃飛鴻》《水月洞天》《薛仁貴傳奇》《中國龍》等多部影視作品。

不到10歲的他,就實現了名利兼收。同時,他父親陳同山的公司和武術學校掛上了他的名字后,也賺了上億家產。

然而,凡事都有兩面性。過早暴露在聚光燈下,過早地消耗,有時會灼傷孩子向前走的步伐,孩子很難走得長遠。

同樣,過多的內耗也會導致孩子認知混亂,甚至是帶來巨大的心理壓力。

雖然古代《傷仲永》的故事有點極端,但卻依然有不少早早成名的童星最后銷聲匿跡,命運之轉變同樣讓人唏噓不已。

當童星的十幾年里,釋小龍已經超負荷趕進度,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劇組度過的,并沒能享受他本該擁有的校園生活,與同齡人早早失去了交集。

經過學校時,看著操場上成群結伴的學生,聽著校園里傳來朗朗的讀書聲,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了一絲羨慕。

與王寶強合影他想放下高強度的演藝工作,想要回到學校讀書。然而,他的爸爸卻不同意,認為:「現在退出太可惜了,可以一邊拍戲一邊學習。」

可在資本的裹挾下,他的片約一部接一部,連休息睡覺的時間都不夠用,連病都不敢生,何談一邊拍戲一邊學習呢?

2003年,15歲的他對父親說:「我不想再打了,不想再演了,我想去學習。」

于是,父親只能選擇妥協,由于在大陸沒法安靜學習,上學有人堵,放學有人堵,所以最后父親把他送到了美國曼哈頓私立國際藝術高中學習,主攻影視制作。

與父親合影他這一去,就去了3年。

這3年里他第一次體驗到自由的快樂。在國外沒有人認識他,沒有人追著他要簽名合照,他交到了朋友,大家一起去運動,一起學習。

3年的留學生活,彌補了他童年的遺憾,但同時他的事業也開始走下坡路。

2006年,他學成回國后搭檔鍾漢良、甄子丹、洪金寶等人先后出演了《火線追兇》《包三姑外傳》《七種武器之孔雀翎》《葉問2》《十二生肖傳奇》《蓋世英雄方世玉》《自古英雄出少年》等影視作品,但反響平平。

一是因為長大后的他失去了昔日的少年感,二是因為演藝圈長江后浪推前浪,新生代演員輩出,本屬于他的流量早已被瓜分得七七八八。

事業不溫不火,為數不多引發觀眾關注的是——2010年,他與「超女」何潔被拍到在北京三里屯十指緊扣的約會照,導致兩人的戀情意外曝光。

這段姐弟戀的意外曝光,激起了千層浪。兩人因戲生情便走到了一起。

對于兩人的這段戀情,大部分網友都抱著祝福的態度,希望自己從小看著長大的童星和超級女生何潔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誰料這段戀情來得快,去得也快。

沒過多久,在節目中當主持人問及這段戀情時,何潔表示:

「對他不感興趣,不想提。我覺得我比較傾慕的男生,年紀比我大。然而我還希望他能會照顧人,有孝順心,脾氣又很好。」

這一番話,可謂是把事業本就沒有起色的釋小龍打入了谷底,無端被扣上了「脾氣大、不會照顧人、不孝順」的帽子。

對比何潔的明嘲暗諷,釋小龍在采訪中卻說道:「她是一個很好的女孩,性格蠻好的,笑起來很可愛,眼睛像月亮。」

俗話說得好:分手見人品,失婚見人性。茫茫人海中,兩人既然相愛過,又何必互相傾軋。起碼,釋小龍并非流言中的如此不堪。

縱使事業、感情雙失意,但這并沒有讓他沉淪太久。

凡是不能把他打敗的,都會讓他變得更強大。

痛定思痛地他決定開始健身,漸漸地肚子上的贅肉被甩掉了,取而代之的是肱二頭肌、腹肌等數不清的肌肉。

5

顏值回歸后,他的事業也漸漸有了起色。

2013年,25歲的他受邀參加大陸一檔明星跳水勵志類節目《星跳躍》第二期。誰料這檔綜藝不僅沒能讓他翻紅,而且還讓他成為了眾矢之的。

節目拍攝期間,他的18歲隨行助理不幸溺水身亡。要知道隨行助理是他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兄弟。

得知好友的噩耗后,悲痛欲絕的他推掉了不少工作,一度產生了隱退的念頭。

可這并未能平息網友的怒火,網友指責他:「只顧賺錢不顧身邊工作人員兼好兄弟的生死。」

而6年后的一場風波,更是把他推向了風口浪尖,險些被釘上了「罪人」的恥辱架上。

2019年,一個7歲女孩被父母送到河南登封市小龍少林武校習武減肥。可令人萬萬沒想到的是,這位女孩入讀僅幾天后,就命喪黃泉。

一時間,這所武校被推向了輿論的漩渦。網友抽絲剝繭之中發現了這所武校的創始人是陳同山,也就是釋小龍的爸爸,而這所武校的代言人就是釋小龍。

也許釋小龍怎麼也想不到,小時候那個逼著他學武的那個人,長大后會用武術險些毀掉他的事業。

一連串的打擊后,昔日的功夫小子再也達不到曾經的高度,只能混跡在人群中,偶爾接拍一些不出彩或戲份較少的角色。

如今的釋小龍年僅34歲,但卻早早體會了人生的順境與逆境,酸甜與苦辣。萬幸的是,無論人生是處于那個處境,他都沒有迷失自己,不卑不亢。

作家余秋雨說:「人生的路,靠自己一步一步去走,真正能保護你的,是你自己的人生選擇。」

生活波瀾,命運起伏。面對人生低谷,釋小龍樂觀地回應道:「腳踏實地就好,該來的總會來。」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近年來他的演藝事業不溫不火,但十幾年的童星生涯早已讓他實現了財富自由。

他可以說是妥妥的隱形富豪,偶爾還會和當年一起主演《笑林小子》的林志穎一起去玩玩賽車。

沒有誰的人生能一帆風順,與其一昧地沉溺于失敗和低谷的痛苦中,不如吸取養分,不斷強大自己,找到解決的方法。

只要永遠不放棄,只要勇敢地往前走,也許等待著我們的會是前程似錦,一路繁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