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元便當嫌份量太少?老闆特地給雙倍飯菜, 奧客學生把飯倒掉後「附上一張小紙條」老板哭笑不得

在台灣,從銀行業務員到便利商店店員,從王品的服務生到小吃攤的小老板,每個服務人員的職業生涯,都會遇到很多奧客。

前王品董事長戴勝益曾說過一句話:「不論客人的要求是否合理,他們不開心的心情都是真實的。」其實這種對顧客要求不加鑒別的服務理念已經近乎委曲求全了,不但會慣出奧客,對員工也是一種剝削。

王品的服務在台灣餐飲界算是標桿誠然,資本主義體制下,服務業競爭激烈,這種對員工的剝削不足為奇。但是有時候你也會發現,因為奧客多了,有些服務人員對于不會吵鬧的顧客,反而沒有那麼重視了。

于是很多人有樣學樣,奧客越來越多。如此,整個社會慢慢形成了一個奇怪的「奧客文化」。

真的是「奧客哪都有,台灣特別多」,多到快要變成「台灣特色」了。

近日有一名便當店老闆在臉書社團「爆廢公社」發文說,自己在學生餐廳工作,一份便當賣大家60元,如果吃不夠還可以免費加飯,然而有名學生吃完後,卻過來反映花錢買了便當卻吃不飽,希望可以再增加配菜。

其實每個人食量不同,若是有人吃不飽或者希望少吃白飯多吃菜,老板表示也能理解。

老闆看了之後,就答應對方,把飯用得少了一點之後,直接大放送,給她2倍的配菜量,沒想到隔天發生的事情讓老闆更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老闆表示,對方最後根本不滿意,重點是把吃不完的飯全都倒掉,讓人覺得實在是浪費。

不過誇張的是,對方竟然走過來,遞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你好!我每次吃你們家的餐點,都有吃不飽的現象,所以我都會再加點菜或單點其它東西,這是我個人意見,我建議,可以將菜的量都增加一些,或由3道菜改至4道菜!」最後更附上了示意圖,希望給店家參考。

老板看到之后實在是哭笑不得,因為實在太不解,最後過去詢問,才知道對方是覺得「菜的份量不夠,但她不喜歡吃白飯,所以才要求我們,配菜要放比平常多3倍份量給她,飯少一點沒關係,這樣她才吃得飽」

接下來的話讓老板更是傻眼,這位女生的眾多要求的前提卻是,便當不變價格的情況下,還要和之前一樣只能算60元。

跳出餐廳老板的運營成本,來提出自己的要求,這樣的態度,才是讓諸多網友及其不滿的地方。

餐廳老板貼出這張圖后,讓網友大感不解,紛紛留言積極討論:「客製化可以,啊就自己加錢啊!」、「我覺得要求沒有很過分,但是這個態度到底是有什麼問題?」、「我本身也是賣便當的,也遇過類似的客人,我都直接說『吃不飽你可以再買一份喔!』」、「把60塊當600塊再吃嗎?要不要親自為她開一間餐廳啊?」

「消費者是上帝」又似乎在演變成一種「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的傲慢。

花了錢,消費者的一切愿望就應該被滿足——當它成為了某種具有絕對正當性、不容辯駁的價值觀,我總覺得現在的很多現象在沖擊我自小以來接受的人情教育,比如禮貌待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等。

在小編看來,「消費者是上帝」是一種極端強調自我的觀念,許多社會摩擦由此產生。某種程度上來說,這種觀念出現了泛化,其實很多人沒有什麼錢的時候,總是希望用便宜的價格,買到劃算又吃得飽的餐點,尤其是學生時代,靠著學校的學生餐廳,真的是省下不少錢。

很多便當店的飯都太多、菜都太少,啊不過就自己加錢或是禮貌地跟店家講一下就好了,有必要這樣嗎?看這些照片,60元已經超便宜了好嗎?

有人評論說「消費者是上帝」這句話是徹頭徹尾的自戀。。

跳出消費者自身的自戀視角,「消費者是上帝」這句話更加是謊言了。先來看看消費者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存在吧!

更多人表示餐飲行業真的很辛苦。

「餐飲是個勤行,一刻不能停!」

做餐飲雖然不風吹日曬,但起得比雞早,睡得比狗晚,干得比驢累,屁大的地方一天要走大好幾萬步。一入餐飲深似海,從此休息是路人!

從員工到店長再到餐飲老板,一旦進入到餐飲這個行業,就得保持精神的高度緊張,應對各種狀況,既勞身又勞心。

以前都說「餐飲是勤行,賺的都是辛苦錢」,而現在,餐飲已經演變為高危行業,無數的餐飲人透支著健康,賺著微薄的血汗錢,餐飲人的無奈和辛酸有誰知!

再遇上幾次這樣的奧客,真的怕是要短命了。


用戶評論